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開闢演義 第 33 頁


補遺:史記帝王世次雲,昌意曾孫敬康,與堯四從兄弟,為舜高祖,則舜為堯四世從孫,與堯同時。堯以二女嫁之,是舜以曾祖姑為妻,已若可疑。又禹與堯亦四世從兄弟,舜亦禹四世從孫,乃先受堯之天下,而後授之禹。又舜五世從孫,乃殛五世從祖于羽山,有是理哉。 ...
作者:周游 / 頁數:(33 / 56)

補遺:史記帝王世次雲,昌意曾孫敬康,與堯四從兄弟,為舜高祖,則舜為堯四世從孫,與堯同時。堯以二女嫁之,是舜以曾祖姑為妻,已若可疑。又禹與堯亦四世從兄弟,舜亦禹四世從孫,乃先受堯之天下,而後授之禹。又舜五世從孫,乃殛五世從祖于羽山,有是理哉。第鯀為國怠政,殛之理也法也,曾祖姑為妻而為天下,亦理也。今人無得論其微而失其大。先聖但知大而不顧其微,乃聖賢度量,非聖人不知其道也


第四十六回  舜帝即位召八愷

卻說堯帝既崩,諸侯成立舜為天子。于丙辰年即位,以土德王,建都于蒲版。國號有虞氏。舜帝乃黃帝八代孫也。父瞽叟,母握登,見大虹意感而生舜于姚墟。正月上日,受命于文祖,攝行天下事。群臣朝賀,山呼拜舞畢。舜帝知高陽氏有八才人,天下謂之八愷,顓頊朝曾同勾龍征滅九黎,八人皆老邁。帝登基,命召至朝,使主后土。八愷名曰蒼舒、憒凱,檮戭、大臨、龐降、庭堅、仲容、叔達,皆賢能。又高辛氏有才子八人,天下謂之八元,曾同堯帝諫摯帝無道,亦皆老邁。舜知其賢能,命召至朝,封為種穀侯,使教人種布五穀于四方。八元名伯奮、仲堪、叔獻、季仲、伯虎、仲熊、權豹、季狸。又封禹為司空,進宅百揆。封棄為后稷,教民稼穡。封契為司徒,敷五教。封皋陶為上師,明五刑。封垂為共工,理百工。封益為虞侯,治山澤。封伯夷為秩宗,典三禮。夔典樂,龍作納言。是所謂九官也,各執一務。

舜帝自察璇璣玉衡,以齊七政,以象星辰之位。廣開視聽,求賢自輔。立誹謗之木,設旌諫之鼓,以廣直言之路。訪不逮于總章,養國老于上癢,養庶老于下庠。憲其行止,責德尚齒。藏金銀于巉岩之山,捐珠玉于五湖之淵。杜邪淫而絶覬媚。作米廩以藏帝籍,立兩學以教國士。戴其功以加四海。

恭已無為。而天下大治。麟鳳呈祥,雲霞獻瑞。但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四十七回  舜帝歌南風之詩

卻說舜帝自即位以來,無日不以天下民為念,乃彈五弦之琴,歌南風之詩:


南風之薰兮,可以解吾民之慍兮。

南風之時兮,可以阜吾民之財兮。

帝又思之樂教天下。一日昇殿,文武朝見已畢,帝問群臣曰:「朕欲正音樂以教天下,誰為可任?」重黎出班奏曰:「夔足可任。」帝悅,即以夔為正樂官,命延益八弦為二十五弦之瑟。夔領旨。於是造九韶之樂,布六列六英,以明帝德。樂成,舜帝早朝,夔進樂器,奏曰:「臣前領旨,製造八弦為二十五弦之瑟,呈上陛下,龍目觀看。」帝取于禦案視之,巧妙極甚。

帝大喜,命夔從首至尾,演彈整操,看其果否何如。夔領命,乃一彈操,遠近聞之,爽心通竅,悅耳開目,草木亦為生輝。真可正六律,和五音,以通八風,帝曰:「卿何以識之?」夔奏曰:「臣以四方四維配合而成。」帝曰:「夫樂,天地之精,得失之節。故惟聖人和樂之本。今卿能和之,則天道正而四時序,人民安而五穀登。用平天下,一夔足矣。」命作太平筵宴,以待群臣。帝自歌南風之詩,調七弦之琴,彈二十五弦之瑟。命禹與九韶之樂。帝重加賞賜,群臣謝恩而退。

自此天下太平,萬象明德,皆自帝始。時景星出,卿雲興,風凰來儀。近臣奏知,帝登殿,百工相和而歌。帝乃偶之曰:

卿雲爛兮,禮縵縵。日月光華,旦復旦。

八伯咸進,稽首曰:

明明上帝,爛然星陳,日月光華,弘于一人。

帝聞奏大悅,群臣慶賀。君臣筵宴,日暮而散。

第四十八回  舜帝命禹征三苗

卻說堯帝朝,有四諸侯。一渾沌氏,二窮奇氏,三檮杌氏,四饕餮氏,皆不開通其行,俱好奇貪財嗜食。堯時謂之四凶,每欲削其職,值多事未能。舜帝即位,命使曉諭,皆不聽從。帝大怒,遂逐之四裔之地為民。四凶見帝明德威嚴,不敢遷延,只得前去。正是打草驚蛇。時有三苗者,亦三諸侯。一名共工,二名歡兜,三名政鯀。此三侯,亦貪名好利之徒。一聞帝削去四凶之職,流竄為民,恐罪及己。三人暗通文書,出下榜文,謡言帝欲滅各國,剝民之財,煽惑苗民。三侯于苗地,先行謀逆,各會定不遵帝訓。

消息傳入京都。帝一日昇殿,群臣奏曰:「今三苗侯反逆,乞主上遣將征伐。」帝聞奏,召禹曰:「三苗作反,卿可領兵三萬討之,仍命益佐卿。但至其處,以理先諭之,如其不然,方可制兵。」禹、益頓首領命,各賜禦酒三杯,辭帝而行。群臣朝散。早有細作飛報三苗,言帝命禹、益領兵三萬征進。三苗聞報,議曰:「前朝九黎背反,被其絶滅。今我三人,只不出戰,亦不受召,其奈我何!」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