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施公案    P 24


作者:佚名
頁數:24 / 0
類別:推理懸疑

 

施公案

作者:佚名
第24,共0。
且說施公到了關家堡,見那邊樹下,有人亂跑。他一溜一點,走到一人跟前,一看,原是老叟,鬚髮皆白。含笑問說:「借問一聲,此地何名?」老叟見有人問話,抬頭打量,是買賣人打扮,站起帶笑回答說:「不敢。客官要問此地,往南去,名叫飲馬河。」老者復又往東一指,說:「那邊有樹圍繞,那裡叫作關家堡。可惡得緊!千萬不要往那裡去。」老叟才要往下說,卻聽見那壁廂一片馬蹄之聲。閃目細看,但見是一群人馬,蜂擁而來。老者一見,只嚇得魂飛天外,把舌頭一伸,轉身磕頭,慌忙奔走而去。施公不解何故,才要回步,那一群人馬來至面前。施公舉目細看,有贊為證:

惡人妝扮膽氣豪,前排頂馬帶腰刀。



  
家奴萬惡多任意,英英耀耀眼眶高。

人人纓帽紅映日,個個短褂配長袍。

獨霸此方文武懼,性好貪花任逍遙。

豪奴三鞭舉頭上,專打黎庶災殃遭。

前呼後擁多威武,揚鞭打馬四下瞧。

三五成群頻搶婦,敗興無遇一多嬌。



  
見色妄自號大膽,遠近居民望影逃。

又見中間一人,騎着駿馬,衣帽華麗,年有三旬,揚眉吐氣。旁有一人,兔頭蛇睛,衣帽應時,年有五旬——面前一個隨奴。施公耳中正聽咆哮聲音。那年老人嘴內哼哼響響幾聲,人們一擁過去,有一箭之遙。又見哧的的,吧拉拉,跑回幾匹馬,來至施公面前,一個個撲撲跳下馬來。內有那年老人,上前帶笑,舉手望施公說話,口尊:「客家,老爺請客官一敘。」

施公心下驚疑,腹內自思:「莫非他識破本縣?若前去,吉凶不保;不去,又可惜施某勞苦。俗言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望施忠,施忠點頭。施公暗喜:「有你保我,何足懼哉?」施公望眾人帶笑說:「愚本與你主人素不認識,未必是叫請我。」

眾人齊聲道:「不錯。」施公說:「既承貴老爺美意,就到府上一拜。」言畢邁步,隨眾而走。

施公一路仔細看,來到關家堡。依壕溝旁邊,桃柳槐檜,板橋直過府門下。兩株大樹下,立着許多院奴。施公暗嘆:不亞虎穴龍潭!眾人下馬停步。施公無心觀看。未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37回  賢臣入虎穴 弔打問口話

施公隨惡奴走至門外,見那人進內打一躬,上前至惡棍跟前,雙膝跪倒,口尊:「老爺,小人們奉命,把客人叫來伺候。」

關升聞聽,說:「罷了!」那人叩首站起,閃過一旁。惡棍閃目外看,站立一人:麻臉、缺耳、歪嘴,鷄胸駝背,身軀瘦弱,容甚不好。看罷心中不悅,叫:「那客人既進了我的宅舍,緣何發懼?只管來見。」施公聞聽,心下着忙,腹內說:「罷了,罷了!可算入絶地了!」想畢,把心一橫,邁步溜點進門,強陪笑臉,把手望惡人一拱,說:「買賣人有禮。」惡人望施公說:「施縣主,你來的意思,我已知道。且坐下,我有事問你。」

施公聞聽惡人識破,明知禍事到身,也就怕不得許多,故把手望惡人拱了一拱,帶笑說:「買賣人大膽謝座!」轉身一屁股坐下。惡人一見微笑說:「不枉你我通家之好,前來看我。」復又叫聲:「施縣主,我且問你,你此來必為你黎民。總而言之,你我乃明家達子,來意倒要實講,咱們露面不藏私。知道你未曾上任,扮雲遊老道,捉五虎,把此方的光棍,被你殺盡。又聽為九黃、七珠,假扮乞丐說話,唸經拿捉,也叫你拿到。這次難為你,好高想:扮作客人前來哄我。話要實說,只怕還有商量。我已經把你機謀看破,你不實說,也難放你回去了!」

施公聽惡人之言,心中着急,勉強陪笑,道:「官長,錯認了人了。我是作客之人,焉敢自尋死路。你去裁想,吾真是貿易之人。既承呼喚,還求吩咐明白,放我出去。」故意裝愚人之相,站起向惡人深打一躬,轉回身子,就要出走。關升座上微微冷笑說:「施知縣,你先莫慌,來意我已透徹:私訪關某作惡之人。」施公道:「世界上廣有同姓同貌之人,官長賴我是縣堂,豈不活活把人急殺。」惡棍聞聽此言,心頭火起,叫聲:「人來,爾等與我把這可惡的臓官,綁捆起來,高高弔在餵馬棚,拷打一頓!」眾奴答應,一擁上來。賢臣只嚇了個身軟體戰。閻三片說:「且自招從!」又見施公還不說實言,閻三片說:「既不招認,與我綁了!」眾奴答應齊上,四馬拴蹄綁起,立刻就到餵馬棚,用繩拋過駝梁,把個縣主拉在懸空。惡奴閻三片說:「打!」好厲害,施公被打得死去活來。不表。

且說義士施忠,看見恩主去後,把驢送在店中,回來好等消息。等至天黑不回,想施展走壁之能,夤夜入院,以救恩官。

義士想罷,連忙牽馬到店拴上,就將酒食煎炒吃盡。天氣不早,腰帶利刃,起身出店,到關家堡打探消息。四下尋找,不見蹤影。又見宅門緊閉,他心內着急,就知其故,有些不妥,急想窺探。忙解單刀,插在背後,慌忙邁步,往裡行走。真急煞好漢,四面尋找了多時,並無影蹤。英雄一想,不能怠慢,跑跳過溝去。走至牆根,暗暗踹高,施展武藝,將身縱到牆上。施忠捨命去找恩主,天井內房,都找遍了。爬到瓦龍,往下觀瞧。

忽聽房下腳步響聲,留神細聽,是婦人聲音。好漢救那恩官的心急,又聽這邊男人說話聲音。口中不言,心內自思:好象熟人言語,莫非江湖一拜之朋;不在綠林,夤夜至此,有何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