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施公案 第 47 頁


施忠又問武、濮:「寨中二位嫂嫂可好?」二寇回答:「托賴安好。」又問說:「二位兄長難道不認得李兄麼?」二寇回答:「不曾見過。」施忠說:「列位不用動手,大家見見。」話猶未了,王棟、王梁也到。眾人不識。施忠代答,望眾寇說話:「你們不認得他兄弟,這 ...
作者:佚名 / 頁數:(47 / 625)

施忠又問武、濮:「寨中二位嫂嫂可好?」二寇回答:「托賴安好。」又問說:「二位兄長難道不認得李兄麼?」二寇回答:「不曾見過。」施忠說:「列位不用動手,大家見見。」話猶未了,王棟、王梁也到。眾人不識。施忠代答,望眾寇說話:「你們不認得他兄弟,這就是常說的王棟、王梁。」彼此在馬上拉了拉手,見禮已畢。施忠說:「眾位仁兄老弟,容我一言奉稟。這位李兄長,名昆,綽號神彈子。結交遠近朋友,貫走鏢行。今日到莊,他算一客。」大家含笑說:「咱們既涉江湖,朋友要緊,免傷和氣。」二寇依言。李五聞聽,下馬收弓,說道:「眾位寨主,恕小弟多有得罪。」言罷,李五收拾貨物起程,告辭施忠等而去。


施忠見李五去後,望二寇說:「兄長,小弟進莊拜見嫂嫂。」

二寇聞言,不免心中着急,答說:「老弟高情,我二人回莊替賢弟代問。」施忠聞二寇言,不由疑惑。天虯、天雕思量施忠必要進莊,說:「黃老弟休要客套,咱們勝似同胞,一母所生,如何惱着愚兄?」彼此說話,一同進莊。天雕催馬到僻淨處,叫心腹小卒,速即回莊,如此這般。小卒答應而去。施忠說:「二位兄長,小弟請問:此廟收拾的很好,未知內裡供着何神?」天雕帶笑回答:「此乃姓許的重造一座三義廟。」施忠說:「很好!三義廟。但不知廟內有趙雲無有?就與咱們一樣,南有四霸天結義:賀天保居長,天雕居次,天虯居三,我豈不是四弟趙雲麼?」天虯說:「老兄弟你比趙雲還使的,怎比兄是一個魯莽張飛!這算你賴我了。」說畢催馬進莊。到了門首,一齊下馬,彼此謙讓進內,眾寇左右相陪。小卒上前巡杯。天虯望施忠說話,口內連呼:「老弟,你不在江都縣跟官招福,未知到敝處何干?想當初願結生死,都在綠林很好;偏你要想妻榮子貴,洗手不幹,又不稱心。」施忠聞言,氣惱在胸,為施公忍耐在心,帶笑說:「三哥,你的話講得不是。我天霸雖作綠林中人,誰不曉得專截貪官污吏,愛勸孝子賢孫!當日因眾友,才到江都縣裡行刺。施老爺哪知是位傑俊。施公進京面聖,我如要跟隨,何愁不得高升?小弟因為祖塋在此,豈肯斷了祭掃,棄其墳墓?故爾直辭施公不去,為的廬墓守孝。三哥言我天霸之過,豈有此理!」天雕聽此一番急話,連忙高呼:「小卒,換大杯上來。」小卒答應,登時拿到。武天虯說:「老弟休要記念在心。」好漢接酒,用手舉盞;看光景,難以問話,故意連飲數杯,現出酒形,裝作說:「我已醉了。」眾寇說:「老弟量如滄海,緣何說醉?千萬不可逃席。我等敬酒。」施忠回答:「少陪。」就邁步出廳閒步,走到馬棚邊,從門縫細觀——終被他看出破綻來了。未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65回  見騾夫馱轎心驚 越牆找尋施縣主

話說施忠隔着門縫一望,看見馱轎騾子都在院內;又望見那邊馬棚內,跌倒幾人,躺在地上。好漢吃驚,酒氣全無。如若是恩公有難,大約喪命。恨我匹夫,悔心誤事。早來焉能落空?心內一急,就一跳上牆。順牆趴過那邊,腳站塵地。忙至馬棚打聽施公吉凶,瞧見騾夫,問道:「你知老爺在何處?快快說來,好救爾等之命。」騾夫見說:「老爺未曾傷命,聞口內塞棉,用繩反背捆在那邊空房之內。」施忠聽見賢臣有命,減卻愁容。連忙上前,迴首取刀,把縛騾夫繩挑斷。二人爬起。


施忠說:「你二人不用遠離,我去救老爺要緊。」言罷,好漢邁步竟奔空房。

且說跟施公的那名小卒,見好漢隔門越牆而過,不敢怠慢,跑在廳上,一聲大叫:「眾家寨主,不好!黃寨主見鎖着馬圈,隔門縫一望,越牆而過,進圈去了。」天虯、天雕聽聞,就知事情敗露。二寇惱羞成怒,大叫:「好個負義囚徒!安心要來尋氣。」站起,用手把桌子往王棟、王梁一推,只聽「嘩喇!」

碗盞杯盤,落地粉碎,豁了王棟、王梁一身萊湯。兩個好漢氣往上撞,隨身都帶著兵刃,不由怒從心上起,連忙站立,上前動手。地方窄狹,二人見空,各使飛步,跑出當院,回手就刷的抽出兵刃。武天虯一見,大叫:「二哥,你擒拿這兩個鼠輩;我去捉拿黃短命,好一併報仇。」天雕等答應,各抓兵器出廳,圍住王棟、王梁動——手。

天虯今日把施忠的厲害忘了,伸手在架上忙取把亞靶槍,邁步忙至圈門首。心頭有氣,也不顧叫人開門,用力一腳,「咯登!」把門踢開,雄赳赳闖進圈門,高聲大罵:「我把你無義之賊!吾來拿你。」好漢見武天虯要動粗魯,不由他動殺人之心。

回手忙取鏢托在手掌上,大叫:「武哥休得撒橫,今朝小弟難顧刺血之盟。」兩下相隔數步,施忠哪肯容情,單背一舉,提着金鏢,對著天虯心窩,刷的一聲響亮。武天虯「噯喲!」——「嘰咯」倒在地上。鏢穿前心,天虯魂魄飄蕩,手腳亂動,命歸泉下。施忠也覺傷心,為施公難以顧義,不免從今江湖落罵之名。好漢嘆惜上前,腰間取鏢,擦去血跡,收在身邊。忽見家人王虎趕到,施忠叫聲:「王虎小心看守房門,若有差錯,追你的狗命。」好漢囑咐一番,邁步往前院而來,幫王棟、王梁成功。不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66回  鏢死武天虯 自刎濮天雕

話說後跟小卒,看見天虯喪命,嚇得驚魂失色,跑至前院,說:「不好了!武寨主被黃寨主一鏢穿心而過,死在馬圈之內。」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