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施公案 第 348 頁


施公進了行轅,各官參見已畢,施公便問徐州府道:「本部堂所托貴府將被災處所逐戶查明,想已查核清楚。計有多少戶口?所壞田畝房屋,共有若干?淹斃人民,共有多少?」徐州府趕着回道:「卑職自奉大人札飭,當即督同委員,逐段稽查;並轉飭所屬州縣遵照。今徐 ...
作者:佚名 / 頁數:(348 / 625)

施公進了行轅,各官參見已畢,施公便問徐州府道:「本部堂所托貴府將被災處所逐戶查明,想已查核清楚。計有多少戶口?所壞田畝房屋,共有若干?淹斃人民,共有多少?」徐州府趕着回道:「卑職自奉大人札飭,當即督同委員,逐段稽查;並轉飭所屬州縣遵照。今徐州一府,經卑職業已查明,具造清冊,並當給各人戶牌票。求大人核對後,可即按戶給發。所有外屬,有困路途較遠,尚未報到的;有已據報查明,未將清冊送府的。卑府連日已經加札各屬,飭令趕速造具清冊,以憑核實給賑,俾被災之區,得以早日領賑,庶兔饑寒交迫,相藉死亡。」施公聽說點首。復又說道:「本部堂明日擬親往災區,踏勘一遍。貴府可與某同行。」徐州府道:「卑府自當伺候。」說畢,各官告退。徐州府回衙後,即將查明被災戶口清冊,飭人送來。施公檢閲一遍,心中暗道:「這徐州府頗有幹辦。而且所造冊,皆是井井有條。待本部堂親往查勘後,即可按戶給發了。」次日,施公即帶領隨員,並徐州府印委各員,同至災區,查看一遍,果與所造清冊無異。施公大加讚賞,並飭令傳知:被災之家,定即于明日,在城內常平倉給賑。各災戶務持牌票,前往領取,毋得觀望自誤。當由各坊地保,傳知去了。施公回到行轅。徐州府退出,一到衙內,分派各事,每三日輪換。到了次日一早,便有災民前來,扶老攜幼,絡繹于路。兩處倉廠司事人員,又將發出糧米數目,與災民人數,核對不錯。隨即登繕清冊,呈送到府,由府委員到倉盤查,再由委員出具盤查切結,三日一報。真個是有條不紊,恩譯遍敷。


那些災民,亦復歡聲雷動。施公在徐州耽延了三日,見知府如此認真,極加賞識,所有徐州放賑之事,及各屬各縣應辦事宜,全責成徐州知府辦理。施公即日起節,查看運河一帶河堤,以備加修堅固,預防刷塌,並測量河道,如遇有淤淺之處,須設法挑浚,以便疏通,使河可泄。

這日離徐州府城約有八十餘里,龍王廟地方,施公棄舟登岸,乘坐大轎,往龍王廟拈香。進香已畢,便在河堤上面,逐段查勘。忽聽喧嘩之聲,震動遠近。不一會,只見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跪在施公轎前,叩頭不止,口稱:「救命!」施公傳諭:不許眾口囂囂,若有什麼情節,或是要賑,或是冤枉,只要帶上三四個人來回話。手下人當即遵諭,傳話下去,並帶上四個鄉民。只見那鄉民衣衫襤樓,形容枯槁,苦不可言,跪在轎前,只是口稱大人救命。施公問道:「你們哪裡人氏?」那四個鄉民回道:「小人們皆是徐州百姓。小民等現在忽遭水患,已是不幸;不想近日水中出了水怪,時常出來現形傷人。如遇腿快跑了,他便將小民等所住的窩鋪,全行拆毀,鋪內所有的東西,他也全行劫掠而去,弄得小民一刻不能聊生。聞得大人手下能人甚多,因此跪求大人,捉拿水怪,好讓小民等得顧殘生。」說罷痛哭不已。施公睹此情急之狀,心中實實不安,便道:「爾等且自退去,本部堂自有主意,給爾等除害便了。」復又問道:「這水怪現在何處?爾等可知水怪從何處出來呢?」


鄉民又道:「離此不遠,有一深潭,名曰白龍江,又叫龍窩,那水怪就在這潭裡。每夜約二三更天,就出來了。」施公聽罷,便叫鄉民帶領前去查看。約有半里路,鄉民指道:「就是那深水有漩渦的地方。」施公查看良久,又四面看了一回,只見滿地窩鋪,慘不忍睹,當令鄉民且退。施公回船,到了船上,心中實實不樂,便與大家商議道:「此間百姓不幸遭此水災,已是可憐已極;再有水怪擾害,更是可慘了!」計全在旁說道:「據守備看來,照那鄉民所說,既不傷人,而又拆毀窩鋪,搶掠物件,其中定有原故。」黃天霸也就說道:「大人的明鑒,計守備之言,甚是有理。待末將今夜前去,以代百姓除害。」畢竟捉拿住水怪否,且看下回分解。

317回  黃天霸怒擒水怪 何路通獨探龍窩

話說黃天霸聽了計全之言,便要前去察看動靜,將水怪捉住,代百姓除害。施公聽說道:「黃賢弟不可鹵莽,須三思而行。」天霸道:「大人言之差矣!此間百姓遭此大難,苦不勝言,水怪不除,水患又大,百姓不能免此苦惱。今晚定要前去。而況末將戰爭之事,已經歷過多少,何怕一個水怪呢?大人不必疑慮!」計全道:「黃賢弟不必拘執,今夜前去,看看動靜,未為不可;若果真是水怪,咱們再作商量,總要將他除了,百姓方得安枕。」施公道:「計賢弟之言,甚合吾意。黃賢弟亦不必徒抱奮勇,見機而作便了!」黃天霸見施公准將前去,這才唯唯退下。到了晚間,他便帶上兵刃,獨自上岸,來到窩鋪面前。叫災民騰出一個窩鋪,進去坐下。又叫幾個老民進來,大家席地而坐,細細問了水怪來蹤去影,可有什麼聲息。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