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濟公傳 第 311 頁


旁邊神術上韓棋說;「邵大哥不用你去,你瞧瞧我的寶貝,你我一同前往。'大眾隨後來到外面一看,邵華風說:」金風和尚你敢傷我徒弟?我山人焉能跟你善罷甘休!「這邊馬道玄一看,說:」邵華風你是我的徒弟,你不可任意胡為。已然出了家,就應然晨昏三叩首,早 ...
作者:王夢吉 / 頁數:(311 / 362)

旁邊神術上韓棋說;「邵大哥不用你去,你瞧瞧我的寶貝,你我一同前往。'大眾隨後來到外面一看,邵華風說:」金風和尚你敢傷我徒弟?我山人焉能跟你善罷甘休!「這邊馬道玄一看,說:」邵華風你是我的徒弟,你不可任意胡為。已然出了家,就應然晨昏三叩首,早晚一爐香。侍奉三清教主,決不該結交綠林人,在塵世殺男擄女,聚眾叛反國家。


大宋國自定鼎以來,君王有道家家樂,天地無私處處同,皇上家洪福齊天,邪不能侵正,你體要執迷不悟。已然出了家,就應該修福做善,了一身之孽冤,不修今生修來世。你要不聽,自己強暴抗橫,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獲罪于天,無所禱也。"

邵華風不但不聽,反把眼一瞪,說:「馬道玄你休要多管閒事,滿口胡說。跟我嚼舌鼓唇。我要不念你我是師徒,今天連你一齊拿住,結果你性命,你趁此快走。」

馬道玄口念:「無量佛!善哉,善哉!邵華風真乃無父無君。人生世上,須知道三綱四大五常。三綱者,君為臣綱,父為子綱,夫為妻綱;四大者,乃天地親師,受天地覆載之恩,受國家水土之思,受父母生育養育之恩,受師父傳授教訓之恩;五常乃仁、義、禮、智、信。為人子不孝,為臣定然不忠,交友必然不信。

師徒情如父子,你就敢叫我的名字,跟我反目?罷了,罷了!」邵華風說:「你任憑有蘇秦、張儀、陸賈、蕭何①之口,說得天花亂墜,地生金蓮,海枯石爛,也難渡山人鐵石之心。我跟濟額和尚仇深似海,他無故欺負我,閙得我上天無路,入地無門,我焉能跟他干休善罷?馬道玄你要多說,我先拿你。」

金風和尚一聽,氣往上撞,說:「邵華風你過來,灑家跟你分個強存弱死,真在假亡。」

邵華風尚未答言。那術士韓棋早拿定了主意;「我給他個先下手為強,後下手的遭殃。」


立刻把子母陰魂練一抖,照定金風和尚拋來,口中唸唸有詞,說聲「敕令」!金風和尚一看,只見子母陰魂縧奔他來了,真是霞光萬道,瑞氣千條,如同泰山一般。金風和尚就知道不好,念護身也來不及了,但說金風和尚這點來歷,就是大路金仙也能捆得上,描上能把白氣化沒了,西方的羅漢要被這子母陰魂縧捆上,能把金光捆去,勿論什麼妖精捆上,就得現原形。這原本是八魔的寶貝,八魔每人有一根,神術士韓棋是偷他師父的,今天悟緣一看,打算要跑,被金光罩住,焉能跑的了?就聽山崩地裂一聲響,金風和尚現了原形,眾老道一看,原來是一個駝龍。神術士韓棋說:「你等可曾看見了,慢說是他,就是西方的羅漢也逃不了。」

眾老道一看,鼓掌大笑說:「還是你老人家神通廣大,法術無邊。原來濟顛和尚徒弟,就是這個。」

神術士韓棋說:「邵大哥,我已然拿住,任憑你發落罷,你願意怎麼辦,或殺或剮或燒?」邵華風說:「他把我徒弟用火燒了,我也把他燒死,方出我胸中之惡氣。大概把他置死,濟顛和尚也就快來了。」

韓棋哈哈一笑,說:「濟顛不來便罷,他要來了,叫你等看著我略施小術,就把他拿住。」

正說著話,只聽山坡一聲喊嚷:「好,鄧連芳、韓棋,膽敢害人!待我來。」

大眾睜眼一看,飛也似來了一人。頭帶粉經緞武生公子巾,綉團花分五彩,身穿粉綾緞色箭袖袍,周身走金綫,掐金邊,腰繫鵝黃絲帶,黃襯衫,薄底靴子,閃披一件粉綾緞英雄大氅,上綉三藍富貴花,背一口寶劍,手拿螢刷,面如白玉,眉似春山,目如秋水,準頭端正,唇似涂朱。眾人一看,大吃一驚。不知來者是誰,且看下回分解。

第二百零七回

飛天鬼誤入萬花山 石成瑞招贅人魔女

話說神術士韓棋用於母陰魂縧將金風和尚拿住,正要結果性命,只見由山坡來了一位武生公子。書中交代:來者這人,乃是人魔桂林樵夫王九峰的門婿。此人姓石名成瑞,外號人稱飛天鬼。原籍鎮江人,也在玉山縣三十六友之內,學會了一身工夫,長拳短打,刀槍棍棒,樣樣精通,飛檐走壁之能。

天生來的秉性,好遊山玩景,勿論哪裡有名山勝境,非身臨切近去看看不可。這天他帶著乾糧去遊山,一看山連山,山套山,不知套出有多遠去。石成瑞自己一想:「倒要找找這座山,哪裡是到頭。」

腳程又快,直走了十幾天,還是亂山環繞之中,大峰俯視小峰,前嶺高接後嶺。自己帶著吃食也吃完了,還思念要找找這山有頭沒有,沒吃的在山裡吃果子草根,見有果子就吃果子。又走了數天,自身覺得身體不爽,要染病。石成瑞一想:「可了不得了,只要一病,也回不去了,要死山裡,就作他鄉的怨鬼,異地的孤魂,死屍被虎狼所食。」

自己也走不動了,心中難過。見眼前有一道澗溝,溝裡的水澄清,石成瑞爬前喝了兩口水,就覺着喝下去神清氣爽。又往前走,見眼前有許多的果子樹,樹上長的果子,其形似蘋果。石成瑞摘了一個吃,清香無比,就覺着身上的病減去了大半,心中暗喜,怪道也不知這是什麼所在。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