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菊花與劍 第 1 頁


《日本叢書》出版說明 我館歷來重視組譯日本學術論著。三十多年來,已出版有關日本哲學、政治、經濟、文化、歷史及宗教方面的譯著多種,加上最近所組新譯,已初步形成系列。為便於讀者研讀,現彙編為《日本叢書》印行。第一輯選目,刊印前曾徵求學術界 ...
作者:班尼迪 / 頁數:(1 / 197)

《日本叢書》出版說明
我館歷來重視組譯日本學術論著。三十多年來,已出版有關日本哲學、政治、經濟、文化、歷史及宗教方面的譯著多種,加上最近所組新譯,已初步形成系列。為便於讀者研讀,現彙編為《日本叢書》印行。第一輯選目,刊印前曾徵求學術界意見,幸蒙讚許,但仍難稱美備,深望海內外讀者有以指正。

此次彙編出版前,曾對各書體例、譯名略作調整,有幾種系據原紙型重印,不及一一改訂,尚希垂察。
編者
譯者序言

1981年夏,金克木先生發表一篇文章,從美國女人類學家本尼迪克特(Ruth Benedict)的名著《菊與刀》談到比較文化和比較哲學①。文章寫道: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期,德日敗局已定,美國亟需制定戰後對德、日的政策。對德國,美國比較瞭解,政策也比較明確,即武裝佔領,直接管制。對日本,美國不太瞭解。當時有兩大問題需要研究:第一,日本政府會不會投降?盟軍是否要進攻日本本土而採用對付德國的辦法?第二,假若日本投降,美國是否應當利用日本政府機構以至保存天皇?為了回答這兩個問題,美國政府動員各方面的專家、學者研究日本,本尼迪克特這本書就是受美國政府委託(1944年)研究的結果。
① 金克木:《記〈菊與刀〉—兼談比較文化和比較哲學》(《讀書》1981年第6期),後收於作者的《比較文化論集》,三聯,1984年。
她根據文化類型理論,運用文化人類學的方法,把戰時在美國拘禁的日本人作為調查對象,同時大量參閲書刊和日本文學及電影,寫成報告。報告中推斷出的結論是:日本政府會投降;美國不能直接統治日本;要保存並利用日本的原有行政機構。因為日本跟德國不同,不能用對付德國的辦法對付日本。戰爭結束,美國的決策同這位人類學家的意見一致,事實發展同她的預料和建議一樣。
1946年,本尼迪克特把這份報告整理成書出版,立刻在日本引起強烈反響。1949年初被譯成日文,1949年至1951年,日本幾家雜誌約請專家舉行座談,對此書進行評論,有的並出版了特集①。
①《知性》雜誌昭和二十四年四月號:《民族學研究》,昭和二十五年五月,第14卷第4號;《展望》昭和二十六年五月號等。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