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品花寶鑒    P 165

作者:陳森
頁數:165 / 0
類別:古典小說

 

玉儂還沒有來嗎?”桂保道:「今日聯錦是五包堂會,聯珠是四包堂會。大約盡唱昆戲,腳色分派不開,我們都唱過一堂的了。」王恂道:「何以今日這麼多呢?」桂保道:「再忙半個月也就閒了。」寶珠道:「我見湘帆、前舟在那裡,劍潭何以不來?」王恂道:「身子不爽快。」桂保謂子玉道:「今年我們還是頭一回見面。」子玉道:「正是,我卻出來過幾次,總沒有見你。」寶珠道:「今日香畹與靜芳苦了,處處有他們的戲,是再不能來了。」子云道:「我算有六七人可來,誰曉得 都不能來。」將到午正,桂保往外一望,道:「玉儂來了!」大家一齊望着他進來。子玉見他比去年高了好些,穿一套素淡衣賞,走入梅花林內,覺得人花一色,耀眼鮮明。大家含笑相迎,琴言上前先見了次賢、子云、王恂,復與子玉見了,問了幾句寒慍。子云笑道:「如今人也高了,學問也長了。你看他竟與庾香敘起寒溫來,若去年就未必能這樣。」琴言聽了,不好意思道:「他是半年沒有見面了。」子云道:「我們又何曾常見面?」琴言笑道:「新年上你同靜宜來拜年,不是見過的?」


次賢笑道:「是了,大約見過一次,就可以不說什麼了。」說得琴言笑起來。王恂道:「只有我與玉儂見面時最少。」琴言也點一點頭,然後與寶珠、桂保同坐一邊。寶珠推他上坐,他就坐了。

子云吩咐擺起席面來,也不送酒。子云對王恂道:「論年齒,吾弟長於庾香,但今日之酌特為玉儂而設,要玉儂坐個首席,庾香作陪。」琴言道:「這個如何使得?我是不坐的。」

子玉道:「應是庸庵。」子云道:「往日原是這樣,今日卻要倒轉來。」便拉定琴言坐了首席,子玉並之。桂保坐了二席,王恂並之,不准再遜,遜者罰酒十杯。子云又叫寶珠坐在上面,寶珠要推時,見蕙芳來了。子云道:「好,好,你來坐了,次賢相併。」蕙芳不肯坐在次賢之上。次賢道:「今日所定之席,皆是你們為上,我們為次,你不見已定了兩位嗎?」蕙芳只得依了,下面寶珠也只得坐在子云之上。坐定了,王恂笑道:「外邊館子上,若便依這坐法,便可倒貼開發。」眾皆微笑,互相讓了幾杯酒,隨意吃了幾樣菜。


寶珠看琴言的眼睛似像哭腫的,想是為師傅了。子云也看出來,太息了一聲道:「玉儂真是個多情人,長慶待他也不算好,他還哭得這樣,這也難得。」眾人盡皆太息。琴言聽了, 觸起昨日的氣來,便臉有怒容。又見子玉在旁,總是為他而起,他一陣酸楚,流下淚來。眾人齊相勸慰,殊不知琴言別有悲傷,並不是為了長慶。眾人既不知道,又不便告訴人,悶在心裡,越想越氣,要忍也忍不住,把帕子掩了面,想道:「魏聘才這東西專會捏造謡言,將來必說我在他那裡陪酒,奚十一賞鐲子等語,不如我說了,也可叫人明白。況且諒無笑我的人。」又停了一會,問子玉道:「你幾時見聘才的?」子玉道:「尚是去年十月內見過一次,如今住在城外宏濟寺,也絶不到我家來。」

琴言道:「我昨日見他,他說今年見你三次了。」子玉道:“何曾見過?最可笑的是大年初一天明的時候,在門外打門。

門上人才穿衣起來,他說了一聲,留下個片子,到如今還沒有見着他。你是那裡見他的?”琴言罵了一聲道:「這魏聘才始終不是個東西。」蕙芳道:「早就不是個東西,何須你說。」

子玉又問琴言,琴言含淚說道:「原是我不好,我到他寓裡,要他同我去看你。」子玉聽到此,一陣心酸,眼皮上已紅了一點。眾人盡聽他說,王恂道:「你看他,他怎樣待你?」琴言道:「聘才起先還好,如今有一班壞人在那裡引誘。」子云問道:「是誰呢?」琴言道:「一個奚十一,一個潘其觀,還有一個和尚,就是聘才的房東。」蕙芳聽了,皺了皺眉,問道:「你怎樣呢?」琴言也恨極了,索性細細的將奚十一故意先走,後聘才攆了潘三,奚十一忽又送菜來,後奚十一、潘三、和尚先後的闖進,並將席間諸般戲侮,與砸了他的鐲子,都說了出來。子玉聽了,甚是生氣,說道:「這是聘才的壞,定是他設的計,故意叫他們糟蹋你的。」琴言道:「可不是他通同的麼?幸虧我如今不唱戲了,他們還不敢十分怎樣。不然還了得,只怕你們今日也不能見我的。」子云道:「這三個惡煞,怎麼你一齊都遇見了,這也實在為難你。」次賢、王恂皆笑。桂保 道:「那個奚十一,我倒沒碰見他,就是佩仙、玉艷吃了他的大虧。」琴言道:「我是兩次了。」王恂謂桂保道:「你若遇見了奚十一,便怎樣呢?」桂保道:「我若遇見了他,也叫他看看桶子,叫個趕車的頑頑他。」說得眾人大笑。蕙芳道:「我們如何想個法兒收拾他?」次賢笑道:「你若要收拾他,須得用個苦肉計,恐怕你不肯。」蕙芳啐了一聲,次賢復笑起來。子云問道:「你想著什麼好笑?」次賢道:「我想奚十一就是那個東西作怪,何不拿他來割掉了,也就安分了。」王恂笑道:「這倒不容易,除非媚香肯行苦肉計方可。」蕙芳道:「你何不行一回?」王恂道:“我與他無怨無仇,割他作甚。

你倒別割奚十一,且先割了潘三,也免了你多少驚恐。”蕙芳連啐了幾聲,忽斟一杯酒來,對次賢道:「總是你不好,誰叫你講這些人。」次賢也不推辭,一笑喝了。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