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宋史演義 第 1 頁


第一回 河洛降神奇兒出世 弧矢見志遊子離鄉 「得國由小兒,失國由小兒。」這是元朝的伯顏,拒絶宋使的口頭語,本沒有甚麼秘讖,作為依據。但到事後追憶起來,卻似有絶大的因果,隱伏在內。宋室的江山,是從周主宗訓處奪來。宗訓沖齡 ...
作者:蔡東藩 / 頁數:(1 / 310)


第一回 河洛降神奇兒出世 弧矢見志遊子離鄉


「得國由小兒,失國由小兒。」這是元朝的伯顏,拒絶宋使的口頭語,本沒有甚麼秘讖,作為依據。但到事後追憶起來,卻似有絶大的因果,隱伏在內。宋室的江山,是從周主宗訓處奪來。宗訓沖齡踐阼,曉得甚麼保國保家的法兒?而且周主繼後符氏,又是初入宮中,才為國母,周世宗納符彥卿女為後,後殂,復納其妹,入宮才十日。所有宮廷大事,全然不曾接洽,陡然遇著大喪,整日裡把淚洗面,恨不隨世宗同去。可憐這青年嫠婦,黃口孤兒,煢煢孑立,形影相弔,那殿前都點檢趙匡胤,便乘此起了異心,暗地裡聯絡將弁,託詞北征;陳橋變起,黃袍加身,居然自做皇帝,擁兵還朝。看官!你想七歲的小周王,二十多歲的周太后,無拳無勇,如何抵敵得住?眼見得由他播弄,驅往西宮,好好的半壁江山,霎時間被趙氏奪去。還說是甚麼禪讓,甚麼曆數,甚麼保全故主,甚麼坐鎮太平,彼歌功,此頌德,差不多似舜、禹復出,湯、文再生。中國史官之不值一錢,便是此等諫頌所累。


這時正當五季以降,亂臣賊子,搶攘數十年,得了一個逆取順守,彼善於此的主兒,百姓都快活得很,哪個去追究隱情?因此遠近歸附,好容易南收北撫,混一區夏,一番事情,兩番做成,這真叫作時來福輳,僥倖成功呢。偏是皇天有眼,看他傳到八九世,降下一個勁敵,把他河北一帶,先行奪去,仍然令他坐個小朝廷;康王南渡,又傳了八九世,元將伯顏,引兵渡江,勢如破竹,可巧南宋一綫,剩了兩三個小孩子,今年立一個,明年被敵兵擄去,明年再立一個,不到兩年,又驚死了,遺下趙氏一塊肉,孤苦伶仃,流離海嶠,勉勉強強的過了一年,徒落得崖山覆沒,帝子銷沉,就是文、陸、張幾個忠臣,做到力竭計窮,終歸無益,先後畢命,一死謝責。可見得果報昭彰,天道不爽。憑你如何巧計安排,做成一番掀天揭地的事業,到了子孫手裡,也有人看那祖宗的樣子,不是巧取,便是強奪,悖入悖出,總歸是無可逃避呢。為世人作一棒喝,並非迷信之言。不過惡多善少,報應必速;善多惡少,報應較遲。試看朱溫、李存勗、石敬瑭、劉知遠、郭威等人,多半是淫凶暴虐,善不敵惡,自己雖然快志,子孫不免遭殃。忽而興,忽而亡,總計五季十三君,一古腦兒只四五十年,獨兩宋傳了十八主,共有三百二十年,這也由趙氏得國以後,頗有幾種深仁厚澤,維繫人心,不似那五季君主,一味強暴,所以歷世尚久,比兩漢只短數十年,比唐朝且長數十年,等到山窮水盡,方致滅亡,這卻是天意好善,格外優待呢!

小子閒覽宋史,每嘆宋朝的善政,卻有數種:第一種,是整肅宮闈,沒有女禍;第二種,是抑制宦官,沒有奄禍;第三種,是睦好懿親,沒有宗室禍;第四種,是防閒戚裡,沒有外戚禍;第五種,是罷典禁兵,沒有強藩禍,不但漢、唐未能相比,就是夏、商、周三代,恐怕還遜他一籌。但也有兩大誤處:北宋抑兵太過,外乏良將,南宋任賢不專,內乏良相。遼、金、元三國,迭起北方,屢為邊患。當趙宋全盛的時候,還不能收復燕、雲十六州,後來國勢日衰,無人專閫,寇兵一入,如摧枯拉朽一般,今日失兩河,明日割三鎮,帝座一傾,主子被虜;到了南渡以後,殘喘苟延,已成弩末,稍稍出了幾員大將,又被那賊臣奸相,多方牽制,有力沒處使,有志沒處行,風波亭上,冤獄構成,西子湖邊,騎驢歸去,大家心灰意懶,坐聽敗亡,沒奈何迎敵乞降,沒奈何蹈海殉國。說也可憐,兩宋三百二十年間,始終被夷狄所制,終弄到舉國授虜,寸土全無,彼時懲前毖後的趙太祖,哪裡防得到這般收場?其實是人有千算,天教一算,若非冥冥中有此主宰,那篡竊得來的國家,反好長久永遠,千年不敗,咳!天下豈有是理嗎?總冒一段,仍歸到篡竊之罪,筆大如椽,心細似髮。看官不要笑我饒舌,請看下文依次敘述,信而有徵,才知小子是核實陳詞,並非妄加褒貶哩。稗官野乘,一同俯首。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