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池北偶談    P 6


作者:王士禎
頁數:6 / 0
類別:風土人文

 

池北偶談

作者:王士禎
第6,共0。
予鄉啟、禎名臣闕謚者,如鐘司空龍淵羽正、畢司徒白陽自嚴、曹司空見素光、先太師大司馬霽宇公象乾。其尤著者,曹通議葆素,司空之兄也,躬行實踐,號為醇儒,品不在龍淵先生之下,然名位稍卑,例不得謚。竊謂朝廷易名重典,亦顧其人何如耳。今例,尚書以上乃得謚,國史三品以上乃得立傳。其以名位湮沒者多矣。近王給諫北山日高疏請,死節諸臣不必拘定品級,皆當予謚,以鼓忠義之氣。其論最正,格于部議不行。

◎歐陽從祀



  
今言嘉靖中議祀典、進後蒼、文中子、胡瑗、歐陽修四人從祀。歐陽以濮議故,故孚敬特進之也。予謂歐陽公人品學術,亦自不愧,然以世廟君臣之私進之,則謬矣。公之生也,以此負謗;其歿也,以此從祀。所謂求全之毀,不虞之譽者也。

◎世祖禦書

西山新法海寺,前對裂帛湖。世祖皇帝翠華駐此,瞻眺湖光,因賜今名。殿有巨碑,刻「敬佛」二字,筆勢飛動,世祖禦書也。

◎文武互用

本朝用人器使,有不拘文武資格者。以武臣改文職,如順治中總兵官李國英改四川巡撫,後為總督川陝兵部尚書;總兵官胡章改山東右布政使;游擊王肇春、黃明改知府。以文臣改武職,如莊浪道參議朱衣客改隨征四川總兵官;吏部侍郎陳一炳、戶部倉場侍郎周卜世、前總督浙閩兵部侍郎劉兆麒俱改都督、同知、僉事等銜,充山西、山東、直隷等處援剿提督總兵官。

◎學士贈尚書

本朝大臣身後例有恩恤,或予謚,而贈官者絶少。康熙十八年十一月翰林學士喇沙裡卒,以侍講筵久,特贈禮部尚書,謚文敏,蓋異數雲。

●卷二·談故二


◎鐘恭愍恩恤

明景帝易儲,鐘恭愍公、章恭毅公、廖恭敏公皆極諫。恭愍公疏先入,死杖下,被禍尤慘。至英宗復辟,特擢恭毅禮部侍郎;恭敏復官大理少卿,尋進侍郎,成化中卒,贈尚書;而恭愍止贈大理寺丞,恩恤獨薄,當時亦無言之者。

◎五學士



  
國朝官制,設內三院:曰國史、曰秘書、曰弘文,院各有學士一員。既設翰林院,以內三院為內閣,則止設閣學二員,而別以一人掌翰林院事,俱兼禮侍。康熙十九年庚申,乃有學士五人:內閣徐立齋元文、李容齋天馥、掌院葉訁刃庵方藹;而張敦復以講學內直,特升翰林院學士;李厚庵光地以軍功超擢學士,至是入京陛見,奉特旨入內閣。四公皆兼侍郎,葉則加尚書雲。

近李諫臣應チ、王藻儒、李倚江冉、顧懿樸同時為內閣學士,亦四人。李去,陸義山代之。王擢戶侍,徐勝力嘉炎代之。陸乞休,韓慕廬代之,亦四人。

◎李選侍

明光宗朝選侍李氏,鼎革後尚存,至康熙甲寅歲五月十八日始卒。

◎明熹宗

有老宮監言:「明熹宗在宮中,好手制小樓閣,斧斤不去手,雕鏤精絶。魏忠賢每伺帝製作酣時,輒以諸部院章奏進,帝輒麾之曰:『汝好生看,勿欺我。』故閹權日重,而帝卒不之悟。」

◎會議

《翰林記》:「正統十年,始命內閣與六部、都察院、通政司、大理寺堂上官、六科掌印官會議,遂為例。如合會儒臣,則本院詹事府、左右春坊、司經局、國子監皆與。」國朝制,凡大事及章奏會議,內則親王、貝勒、大臣,外則九卿、詹事、科道,而內閣、翰林院不與。詹事府凡事皆得與,坊局不與。

◎不避廟諱

唐避太宗禦諱,率改「世」曰「代」。予讀皮襲美《文藪》,多不諱「世」字。鹿門《隱書》一條云:「三王之世,民知生而不知化。五帝之世,民知化而不知德。」又與元征君書云:「懼來世聖人責乎,無意於民。」又皆「世民」二字連用。

◎大名居士

《金史·衛紹王本紀》,載尚宮左夫人鄭氏罵胡沙虎事,贊云:「于金掌奏目女官大名居士王氏所紀,得資明夫人援璽事,附著于篇。」則金時宮掖蓋有記載女官矣。

◎讀講諭洗

康熙中,更定品級考,後又定朝班坐次,侍讀、侍講班在諭德、洗馬之上,然凡郊廟祭祀,諭、洗皆與陪從,而讀、講則否。及推升祭酒,則庶子與讀、講皆得開列,而諭、洗則否。又左右掌坊庶子,正五品;侍讀、侍講學士,從五品,而庶子必升講學。皆品級考之宜加審詳者。

◎張真人

隆慶中,江西守臣言:「張氏職名賜印,不載典制,宜永裁革。」詔革去真人之號,以為上清觀提點。萬曆初復之,相沿至今無釐正者,使與衍聖公公然並列,何哉?

◎有子

萬曆初,訓導侯貴上言:「《論語》成於有子,曾子之門人。子張不及有若,進子張而坐有子于廡,非是。」予嘗謂十哲未允,當進有子而黜宰我、冉有,貴之言誠不易之論。及予為祭酒,已具疏欲言之,同人謂恐涉紛更而止,至今以為憾。

◎寧陵城

侍講湯先生言:「初寧陵城小而卑,呂新吾先生以刑侍家居,謀大之。縣人難於改作,或生怨謗。公曰:『三十年後當知吾意。』至流賊之亂,適三十年矣,境內百姓攜家入保者以數萬計。縣人德之,為立祠。」

◎明太宗稱祖

宋孝宗淳熙十五年太上皇崩,洪邁請廟號世祖。尤袤言:「光武以長沙王后,布衣崛起,不與哀、平相繼,稱祖無嫌。太上繼徽宗正統,以子繼父,非光武比。」乃定號高宗。明嘉靖十七年,加上太宗廟號曰成祖,豈未聞袤之言耶?

◎翰詹官朝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