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池北偶談    P 11


作者:王士禎
頁數:11 / 0
類別:風土人文

 

池北偶談

作者:王士禎
第11,共0。
大琉球國中山王舜天以來《世纘圖》:舜天、舜馬順熙、義本、英祖、大城、英慈、王城二城、或作成。西威、察度始通中國。武寧、尚思紹、尚巴志、尚忠、尚思達、尚金福、尚泰久、尚德、尚圓、尚宣威、尚真、尚清、尚元、尚永、尚寧、尚豐、尚賢、尚質、尚貞即今襲封世子

◎題名碑



  
劉公《嘉話錄》:「慈恩寺題名,起於進士張莒,題姓名于雁塔下。後書之於版,遂為故事。」宋龐文英《文昌雜錄》云:「本朝進士題名,皆刻石于相國、興國兩寺。」趙升《朝野類要》云:「進士及第,各集鄉人于佛寺,作題名鄉會,起於唐之慈恩寺塔也。」予按進士題名列諸梵剎,于義無取,至明乃立題名碑于國學。題名記,或學士或祭酒撰,其典始重。永樂壬辰已前,在南雍,今京師太學持敬門內諸碑,則自永樂十四年丙申科始,至崇楨十六年癸未科止,螭首龜趺,星羅林立,一代之鉅觀也。本朝最為右文,而題名碑止順治丙戌一科,丁亥已後無之。當時不知何故廢而不舉,後遂相沿,此闕典也。

◎土地

今吏部、禮部、翰林院衙門土地祠,皆祀韓文公。明南京吏部土地祠,則祀蹇忠定公。

●卷三·談故三


◎太學題名碑

予前記本朝國學進士題名碑未立為闕典,官祭酒時,欲疏請未果。丁卯,御史言之,禮部覆疏允行。按《水東日記》云:「內官阮安督工建太學時,悉取前元進士碑磨去刻字。今三年一立石,皆是物也。」此雖與五代時劉守長安取古碑城事微不同,然古蹟湮沒,亦可惜也。

◎祭禹陵

康熙己巳二月,上巡幸武林,因渡錢塘,親謁大禹陵,諭總督侍郎臣王騭曰:「朕巡行江表,緬懷禹德,躬率群臣,展祭陵廟。顧瞻殿宇圮傾,禮器缺略,人役寥寥,荒涼增嘆,愚民風俗,崇祀淫祠,俎豆馨香,奔走恐後,宜祀之神,反多輕忽,朕甚慨焉。自昔帝王陵寢,理應隆重培護,況大禹道冠百王,身勞疏鑿,奠寧率土,至今攸賴,豈可因循?特書『地平天成』四字,懸之宇下。着地方官即加修理,畢備儀物,守祀人役,亦宜增添,俾規模弘整,歲時嚴肅。兼賜銀二百兩,給與守祀之人,此後益令敬慎。地方官亦須時為留心,以副朕尊崇遐慕之懷。其即遵諭行。」蓋是行原因視河,故于禹陵特加崇重如此。



  
◎翰詹之長

康熙二十七年,掌詹事府事禮部尚書湯公斌改工書,以禮部左侍郎張公英兼管詹事府事;二十八年,翰林院掌院學士李公光地調通政使,以文華殿大學士兼戶部尚書徐公元文兼管翰林院事,皆不設正員。其後張公以禮書兼掌翰、詹二衙門事。

◎正副考試官

舊例:翰林 給事中同為考試官,則翰林為正,給事為副。吏部與五部同為考試官,則吏部為正,五部為副。獨康熙壬子科,戶部郎中郭昌、吏部主事彭襄同主廣東試,以郭為正,彭為副以郎中、主事為序,不論衙門。辛酉科,工科給事中許承宣予門人、翰林院編修汪同主陝西試,以許為正,汪為副。今丙子科福建鄉試,亦以給事中黨聲振為正,檢討王者臣為副者臣,予門人。此出偶然,非故事也。

◎七品銜

宋制,見任官得應制科,文官許二次,武官一次,謂之鎖廳。國朝惟內閣中書舍人貢、監出身者許應鄉試,舉人出身者許應會試,他即無之。近江寧黃虞稷、慈溪姜宸英以諸生薦入館修史,特加七品服俸,覃恩得以其品她封父母,而實未授官也。

◎狀元出典鄉試

舊例,詞林第一甲一名及第者止充會試同考官,不出典各布政司鄉試。自康熙己酉科,己亥狀元徐元文以侍讀典陝西試,甲辰狀元嚴我斯以修撰典山東試,始變常例。其後壬子科,庚戌狀元蔡啟亻尊典順天試;乙卯科,癸丑狀元韓典順天試;丁巳科,丙辰狀元彭定求典順天試;辛酉科,己未狀元歸允肅典順天試;丁卯科,乙丑狀元陸肯堂典江西試,遂沿為例。

◎閣學

明《殿閣詞林記》有殿學、閣學、詹學、翰學之名。國朝閣臣大拜,只稱中堂,或稱相公,而內閣學士則稱閣學。按葉石林《避暑錄》云:「宣和末,陳亨伯以捕方賊功,進龍圖閣直學士,稱龍學。顯謨、徽猷二閣直學士欲效之,而難於稱謨學、猷學,乃易為閣學。」此稱閣學之始。

◎廣文

唐、宋以來,仕宦多乞鄉郡以便養,猶有古意。明代始不得官本籍。至廣文寒官,亦有越在萬里者。本朝廣文皆銓本直省,但不仕本郡耳。

◎印文

明嘉靖中,大同五堡之變,失總兵官所佩「征西前將軍」印,職方請給新印。海鹽鄭端簡公時為主事,議改印文柳葉篆,或稱別將軍,或增減其字,以防詐偽。且言:「胡忠安公在禮部,失行在禮部之印,改鑄,易為行禮部印。此在內衙門且然,況邊鎮兵權,又反側不靖時耶!」近用兵諸省,恢復地方請印,吏科給事中趙之符亦有此請。部議未行,然識者韙之。

◎癸未

永樂癸未初即位,天順癸未南省火,皆改于明年會試,至崇禎朝六會試竟以癸未終,此亦數也。

◎八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