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池北偶談 第 21 頁


色深林之內,無一日阻滯,得見長白山,皆我皇上敬念祖宗、誠心感格神明之效也。緣系欽差事宜,謹疏奏聞。 奉旨:「長白山,祖宗發祥重地,奇蹟甚多,山靈宜加封號,永著祀典,以昭國家茂膺神貺之意。着禮部會同內閣詳議具奏。」禮部覆疏:《金史》大定十 ...
作者:王士禎 / 頁數:(21 / 140)

色深林之內,無一日阻滯,得見長白山,皆我皇上敬念祖宗、誠心感格神明之效也。緣系欽差事宜,謹疏奏聞。


奉旨:「長白山,祖宗發祥重地,奇蹟甚多,山靈宜加封號,永著祀典,以昭國家茂膺神貺之意。着禮部會同內閣詳議具奏。」禮部覆疏:《金史》大定十二年,封長白山為興國靈應王;明昌四年,又加封開天弘聖帝;明洪武三年,並去岳鎮王公封號,止稱為神。今本朝祭五嶽五鎮,俱稱岳鎮之神,相應將長白山封為長白山之神,相擇吉地,建祠照五嶽例,每年春秋二季致祭。祭祀所行禮儀應用等物,亦照五嶽。今未建祠之前,應特遣大臣往封致祭。其封神祭文及每年春秋二次祭文,交與翰林院撰擬。工部酌量題請建造祠宇,成日,始行春秋二祭可也。奉旨:「這建祠致祭事宜,着再詳議具奏。」

◎山東解元

山東解元在明時,仕多不達。至順治戊子,吾邑伊中丞翕庵以乙未改翰林,授御史,今至節鉞;甲午,大嵩趙庶常浮山作舟以己未;丙午,鄆城魏侍讀子相希征以丙辰;壬子,濱州王檢討甲先鼎冕以癸丑;乙卯,德州李編修紫瀾以丙辰;丁巳,諸城王編修何思沛思以己未;辛酉,德州孫檢討子未以乙丑;丁卯,陽谷劉庶常以辛未:凡歷十五科,而入翰林者八人。

◎崇禎紀事

《崇禎紀事》,吳郡姚宗典所著。其中紀載多失實,而獨于宜興故相,盛稱其功。又見《弘光大記》一書,亦多出傳聞,如雲某年月日,劉澤清殺其叔孔和,孔和長山故相國青岳先生鴻訓子,部領義兵至淮,澤清忌而殺之,非其族也。又云:流賊偽制將軍某至濟南,推官鐘性樸死之。鐘字文子,順天人,癸未進士,本朝順治初為濟南府推官,後擢提學道。予即其庚寅首取士也。而謂死流賊之難,何也?

◎縣名避年號

順治中,改嘉興府崇德縣為石門縣,以避太宗年號也。明穆宗朝,亦改隆慶州為延慶州。許重熙《五陵注略》曰:宋時皆改郡邑名以就年號,如祥符、紹興之類。國初亦以洪武名其門,避年號,非古也。

◎玄狐


本朝極貴玄狐,次貂,次猞猁猻。玄狐惟王公以上始得服。康熙十一年,重定衣服等威之制,三品以上始得服貂及猞猁猻。未久,復故。日講官每歲賜貂,自滇中告變停賜。康熙十九年,乃遍賜講官九人。

◎遵化改州

康熙十六年,以孝陵故,升遵化縣為州,以豐潤縣屬之。知縣鄭僑生即升知州,後歷官湖廣提學僉事。

◎鄉飲酒禮

康熙己酉,順天府尹疏請八旗一體行鄉飲酒禮。從之。

●卷五·談獻一


◎朱公遣婢帖

總河尚書義烏梅麓朱公之錫,溫然長者,以清慎受知世祖皇帝,後齎志以歿,又無嗣子。近見公遣婢帖,真盛德事,錄之以示後生,知前輩用心如此。帖云:「前送回張氏女子,原無大過,只是娃子氣,好言教導,不甚知省。誠恐聲色相加,流入婢子一類。所以量給衣飾,還其父母。初時原是待年,五六日後便有遣歸之意,故自後並無半語諧謔,猶然處子也。而此女臨去時,哭泣甚悲,既恐人笑,又恐人不相信。不肖甚憐之,足下可將此女原無大過、完璧歸趙一段緣由,向其父母、中媒昌言明白,以便此女將來易於擇婿也。」康熙中,徐、兗、淮、揚間人,盛傳朱公死為河神。十一年,總河王中丞徇民情,疏請建祠濟寧,下部議,寢其事。按公此事與宋張乖崖及明左都御史沂州王公事略同。王事見《西園雜記》。

◎畸士

杜牧之所記《燕將錄》,陳同甫所記龍伯康、趙九齡事,宋景濂所記《秦士錄》,近日錢牧齋所記《東征二士錄》,皆瑰瑋倜儻。鼎革之際,不乏畸士。友人汪苕文、劉公<甬戈>皆作《乙邦才傳》,汪又作《沈通明申甫傳》,予常作《劉孔和傳》,每欲廣搜成一書,未暇也。

◎申殷張

永年申和孟涵光,節愍公長子,有文章志行,以詩名河朔間。同學多為大官,申獨隱居不出,有故人自京師寄書,申報以詩云:「日日秋陰命筍輿,故人天上落雙魚;荷花未老新醪熟,為道無閒作報書。」其簡傲如此。一時同隱廣羊山中者,有殷岳宗山、張蓋覆輿。殷工五言古詩,平生不解為近體;常為睢寧令,輒自罷歸。張善草書,通輕俠,晚值亂離,鑿壞以居,不與人接。人有偵之者,或夜讀經傳達旦,時或痛哭。張贈申詩云:「草澤賢豪盡上書,奎章閣外即公車;我甘漁父因衰老,獨有涵光是隱居。」後發狂死,和孟為立傳,刻其遺詩二卷。

◎韓計

北平韓鼎業,字子新,流寓中州。李空同墓在禹州山中,為流賊所發,韓收其骸骨葬之。吳江計孝廉甫草游河北,訪謝榛墓于鄴西門外,為立碣表曰:「明詩人謝茂秦墓。」二事皆有古人之風。按空同山在禹州,與具茨接。獻吉本扶溝人,且生於汴,故取為號,歿即葬焉,非平涼之空同山也。

◎張學士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