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舊五代史》 第 1 頁


卷一 太祖紀一 太祖神武元聖孝皇帝,姓硃氏,諱晃,本名溫,宋州碭山人。其先,舜司徒虎之後。高祖黯,曾祖茂琳,祖信,父誠。帝即誠之第三子,母曰文惠王皇后。《五代會要》:梁肅祖宣元皇帝諱黯,舜司徒虎四十二代孫;開平元年七月,追尊宣元皇帝 ...
作者:薛居正 / 頁數:(1 / 447)

早先發佈之舊五代史版本闕漏不全,故重新發佈新版本之《舊五代史》,以補其不足,如新版本受到較多支持,我們將會刪除舊版本。

卷一


太祖紀一

太祖神武元聖孝皇帝,姓硃氏,諱晃,本名溫,宋州碭山人。其先,舜司徒虎之後。高祖黯,曾祖茂琳,祖信,父誠。帝即誠之第三子,母曰文惠王皇后。《五代會要》:梁肅祖宣元皇帝諱黯,舜司徒虎四十二代孫;開平元年七月,追尊宣元皇帝,廟號肅祖,葬興極陵。敬祖光獻皇帝諱茂琳,宣元皇帝長子,母曰宣僖皇后范氏;開平元年七月,追尊光獻皇帝,廟號敬祖,葬永安陵。憲祖昭武皇帝諱信,光獻皇帝長子,母曰光孝皇后楊氏;開平元年七月,追尊昭武皇帝,廟號憲祖,葬光天陵。烈祖文穆皇帝諱誠,昭武皇帝長子,母曰昭懿皇后劉氏;開平元年七月,追尊文穆皇帝,廟號烈祖,葬咸寧陵。以唐大中六年歲在壬申,十月二十一日夜,生於碭山縣午溝裡。是夕,所居廬舍之上有赤氣上騰。裡人望之,皆驚奔而來,曰:「硃家火發矣!」及至,則廬舍儼然。既入,鄰人以誕孩告,眾咸異之。昆仲三人,俱未冠而孤,母攜養寄於蕭縣人劉崇之家。帝既壯,不事生業,以雄勇自負,裡人多厭之。崇以其慵惰,每加譴杖。唯崇母自幼憐之,親為櫛發,嘗誡家人曰:「硃三非常人也,汝輩當善待之。」家人問其故,答曰:「我嘗見其熟寐之次,化為一赤蛇。」然眾亦未之信也。

唐僖宗乾符中,關東薦饑,群賊嘯聚。黃巢因之,起於曹、濮,饑民願附者凡數萬。帝乃辭崇家,與仲兄存俱入巢軍,以力戰屢捷,得補為隊長。唐廣明元年十二月甲申,黃巢陷長安,遣帝領兵屯于東渭橋。是時,夏州節度使諸葛爽率所部屯于櫟陽,巢命帝招諭爽,爽遂降于巢。中和元年二月,巢以帝為東南面行營先鋒使,令攻南陽,下之。六月,帝歸長安,巢親勞于灞上。七月,巢遣帝西拒邠、岐、鄜、夏之師于興平,所至皆立功。


二年二月,巢以帝為同州防禦使,使自攻取。帝乃自丹州南行,以擊左馮翊,拔之,遂據其郡。時河中節度使王重榮屯兵數萬,糾合諸侯,以圖興復。帝時與之鄰封,屢為重榮所敗,遂請濟師于巢。表章十上,為偽左軍使孟楷所蔽,不達。又聞巢軍勢蹙,諸校離心,帝知其必敗。九月,帝遂與左右定計,斬偽監軍使嚴實,舉郡降于重榮。重榮即日飛章上奏。時僖宗在蜀,覽表而喜曰:「是天賜予也!」乃詔授帝左金吾衛大將軍,充河中行營副招討使。仍賜名全忠。自是率所部與河中兵士偕行,所向無不克捷。三年三月,僖宗制授帝宣武軍節度使,依前充河中行營副招討使,仍令候收復京闕,即得赴鎮。四月,巢軍自藍關南走,帝與諸侯之師俱收長安,乃率部下一旅之眾,仗節東下。七月丁卯,入于梁苑。是時,帝年三十有二。時蔡州刺史秦宗權與黃巢餘孽合從肆虐,共圍陳州。久之,僖宗乃命帝為東北面都招討使。時汴、宋連年阻饑,公私俱困,帑廩皆虛,外為大敵所攻,內則驕軍難制,交鋒接戰,日甚一日;人皆危之,惟帝鋭氣益振。是歲十二月,帝領兵于鹿邑,與巢眾相遇,縱兵擊之,斬首二千餘級,乃引兵入亳州,因是兼有譙郡之地。

四年春,帝與許州田從異諸軍同收瓦子寨,殺賊數萬眾。是時,陳州四面,賊寨相望,驅擄編氓,殺以充食,號為「舂磨寨」。帝分兵翦撲,大小凡四十戰。四月丁巳,收西華寨,賊將黃鄴單騎奔陳。帝乘勝追之,鼓噪而進。會黃巢遁去,遂入陳州,刺史趙犨迎于馬前。俄聞巢黨尚在陳北故陽壘,帝遂徑歸大梁。是時,河東節度使李克用奉僖宗詔,統騎軍數千同謀破賊,與帝合勢于中牟北邀擊之,賊眾大敗於王滿渡,多束手來降。時賊將霍存、葛從周、張歸厚、張歸霸皆匍匐于馬前,悉宥而納之,遂逐殘寇,東至于冤句。

五月甲戌,帝與晉軍振旅歸汴,館克用於上源驛。既而備犒宴之禮,克用乘醉任氣,帝不平之。是夜,命甲士圍而攻之。會大雨雷電,克用因得于電光中逾垣遁去,惟殺其部下數百人而已。六月,陳人感解圍之惠,為帝建生祠堂于其郡。是歲,黃巢雖歿,而蔡州秦宗權繼為巨孽,有眾數萬,攻陷鄰郡,殺掠吏民,屠害之酷,更甚巢賊,帝患之。七月,遂與陳人共攻蔡賊于溵水,殺數千人。九月己未,僖宗就加帝檢校司徒、同平章事,封沛郡侯,食邑千戶。

光啟元年春,蔡賊掠亳、潁二郡。帝帥師以救之,遂東至于焦夷,敗賊眾數千,生擒賊將殷鐵林,梟首以徇軍而還。二月,僖宗自蜀還長安,改元光啟。四月戊辰,就加帝檢校太保,增食邑千五百戶。十二月,河中、太原之師逼長安,觀軍容使田令孜奉僖宗出幸鳳翔。

二年春,蔡賊益熾。時唐室微弱,諸道州兵不為王室所用,故宗權得以縱毒,連陷汝、洛、懷、孟、唐、鄧、許、鄭,圜幅數千里,殆絶人煙,惟宋、亳、滑、潁僅能閉壘而已。帝累出兵與之交戰,然或勝或負,人甚危之。

三月庚辰,僖宗降制就封帝為沛郡王。是月,僖宗移幸興元。五月,嗣襄王熅僭即帝位於長安,改元為建貞。遣使賫偽詔至汴,帝命焚之於庭。未幾,襄王果敗。七月,蔡人逼許州,節度使鹿宴宏使來求救,帝遣葛從周等率師赴援。師未至而城陷,宴宏為蔡賊所害。十一月,滑州節度使安師儒以怠于軍政,為部下所殺。帝聞之,乃遣硃珍、李唐賓襲而取之,由是遂有滑台之地。十二月,僖宗降制就加帝檢校太傅,改封吳興郡王,食邑三千戶。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