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五代史補 第 1 頁


五代史補 提要 《五代史補》五卷,宋陶岳撰。岳字介立,潯陽人。宋初薛居正等《五代史》成,岳嫌其尚多闕略,因取諸國竊據,累朝創業事蹟,編次成書,以補所未及。《自序》云:時皇宋祀汾陰之後,歲在壬子。蓋真宗之祥符五年也。晁公武《讀書志》載 ...
作者:陶岳 / 頁數:(1 / 18)

五代史補


提要

《五代史補》五卷,宋陶岳撰。岳字介立,潯陽人。宋初薛居正等《五代史》成,岳嫌其尚多闕略,因取諸國竊據,累朝創業事蹟,編次成書,以補所未及。《自序》云:時皇宋祀汾陰之後,歲在壬子。蓋真宗之祥符五年也。晁公武《讀書志》載此書,作《五代補錄》。然考岳《自序》,實稱《五代史補》,則公武所記為誤。公武又云共一百七事。今是書所載梁二十一事、後唐二十事、晉二十事、漢二十事、周二十三事,共一百四事,較公武所記少三事。考王明清《揮麈錄》,載母邱儉貧賤時,借《文選》於交遊,間有難色。發憤異日若貴,當版鏤之,遺學者。後仕蜀為宰相,遂踐其言刊之。印行書籍,創見於此。事載陶岳《五代史補》云云。今本無此條,殆傳寫有遺漏矣。此書雖頗近小說,然敘事首尾詳具,率得其實。故歐陽修《新五代史》、司馬光《通鑒》多採用之。其間如「莊宗獵中牟為縣令所諫」一條云:忘其姓名。據《通鑒》則縣令乃何澤。又「楊行密詐盲」一條云:首尾僅三年。考行密詐盲至殺朱三郎,實不及三年之久。又「王氏據福建」一條雲,王審知卒,弟延鈞嗣。據《薛史》、《通鑒》,延鈞乃審知之子。又「梁震裨贊」一條雲,莊宗令高季興歸,行已浹旬。莊宗易慮,遽以詔命襄州節度劉訓伺便囚之。季興行至襄州,心動,遂棄輜車南走。至鳳林關,已昏黑,於是斬關而去。是夜三更,向之急遞果至。《通鑒考異》辨莊宗當時並無詔命遣急遞之事,岳所據乃傳聞之誤。凡此之類,雖亦不免疏失,然當《薛史》既出之後,能綱羅散失,裨益闕遺,於史學要不為無助也。



五代之相承也,其闢土則不廣,享祚則非永,干戈尚被於原野,聲教未浹於華夏,雖唐室名儒或有存者,然俎豆軍旅,勢不兩立,故其史書漏落尤甚。近年以來,議者以國家誕膺寶命,廓清區宇,萬邦輻輳以入貢,九流風動而觀政,五代之書,必然改作。岳自惟淺陋,久居冗散,一札詔下,恐非秉筆之數。因思自幼及長,侍長者之座,接通人之談,至於諸國竊據,累朝創業,其間事蹟,頗曾尋究,因書其所聞,得百餘條,均其年代為之次序,勒成五卷,命曰《五代史補》。雖同小說,頗資大猷,聊以備於闕遺,故不拘於類例,幸將來秉筆者,覽之而已。時皇宋祀汾陰之後,歲在壬子陶岳介立序。

太祖應讖

太祖朱全忠,黃巢之先鋒。巢入長安,以刺史王鐸圍同州,太祖遂降,鐸承製拜同州刺史。黃巢滅,淮、蔡間秦宗權復盛,朝廷以淮、蔡與汴州相接,太祖汴人,必究其能否,遂移授宣武軍節度使以討宗權,未幾滅之。自是威福由己,朝廷不能制,遂有天下。先是,民間傳讖曰「五公符」,又謂之「李淳風轉天歌」,其字有「八牛之年」,識者以「八牛」乃「朱」字,則太祖革命之應焉。


太祖文健兒面

太祖之用兵也,法令嚴峻,每戰,逐隊主帥或有沒而不返者,其餘皆斬之,謂之「拔隊斬」,自是戰無不勝。然健兒且多竄匿州郡,疲於追捕,因下令文面,健兒文面,自此始也。

敬翔裨贊

敬翔應「三傳」,數舉不第,發憤投太祖,願備行陳。太祖問曰:「足下通《春秋》久矣,今吾主盟,其為戰欲效春秋時,可乎?」翔曰:「不可。夫禮樂猶不相沿襲,況兵者詭道,宜其變化無窮。若復如春秋時,則所謂務虛名而喪其實效,大王之事去矣。」太祖大悅,以為知兵,遽延之幕府,委以軍事,竟至作相。

王彥章入軍

王彥章之應募也,同時有數百人,而彥章營求為長。眾皆怒曰:「彥章何人,一旦自草野中出,便欲居我輩之上,是不自量之甚也!」彥章聞之,乃對主將指數百人曰:「我天與壯氣,自度汝等不及,故求作長耳。汝等咄咄,得非勝負將分之際耶!且大凡健兒開口便言死,死則未暇,且共汝輩赤腳入棘針地走三五遭,汝等能乎?」眾初以為戲,既而彥章果然。眾皆失色,無敢效之者。太祖聞之,以為神人,遽擢用之。

楊凝式佯狂

楊凝式父涉,為唐宰相。太祖之篡唐祚也,涉當送傳國璽。時凝式方冠,諫曰:「大人為宰相,而國家至此,不可謂之無過,乃更手持天子印綬以付他人,保富貴,其如千載之後云云何?其宜辭免之。」時太祖恐唐室大臣不利於己,往往陰使人來探訪羣議,搢紳之士,及禍甚眾。涉常不自保,忽聞凝式言,大駭曰:「汝滅吾族。」於是神色沮喪者數日。凝式恐事泄,即日遂佯狂,時人謂之「楊風子」也。

楊行密錢塘侵掠

楊行密嘗命宣州刺史田頵領兵圍錢塘,錢鏐危急,遣其子元璙修好於行密。元璙風神俊邁,行密見之甚喜,因以其女妻之,遽命頵罷兵。初,頵之圍城也,嘗遣使候錢鏐起居,鏐厚待之。將行,復與之小飲。時羅隱、皮日休在坐,意以頵之師無能為也,且欲譏之。於是日休為令,取一字,四面被圍而不失其本音,因曰:「『其』字上加『草』為萁菜,下加『石』為碁子,左加『玉』為琪玉,右加『月』為期會。」羅隱取「于」字,上加「雨」為舞雩,下加「皿」為盤盂,左加「玉」為玗玉,右加「邑」為邘地。使者取「亡」字,譏錢鏐必亡。然「亡」上加「草」為芒,下加「心」為忘,右加「邑」為邙,左加「心」為忙,其令必不通,合坐皆嘻笑之,使大慚而去。未幾,頵果班師。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