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歐陽修集 第 211 頁


令公府君諱偃,〈第四十一〉少以文學著稱南唐,恥從進士舉,乃詣文理院上書,獻其所為文十餘萬言。召試,為南京街院判官。享年三十八,葬吉水之回陂。夫人李氏。府君累贈金紫光祿大夫、太師、中書令兼尚書令。夫人累封吳國太夫人。 處士諱,〈第四十二 ...
作者:歐陽修 / 頁數:(211 / 544)

令公府君諱偃,〈第四十一〉少以文學著稱南唐,恥從進士舉,乃詣文理院上書,獻其所為文十餘萬言。召試,為南京街院判官。享年三十八,葬吉水之回陂。夫人李氏。府君累贈金紫光祿大夫、太師、中書令兼尚書令。夫人累封吳國太夫人。


處士諱,〈第四十二〉晦跡不仕。享年四十有七,葬東田。夫人陸氏。

工部府君諱亻放,〈第四十三〉仕皇朝,為許田令。葬奉新,累贈工部侍郎。夫人李氏。

處士諱翱,事蹟闕。

處士諱宏,事蹟闕。

處士諱猛,葬馬家坑。夫人鄭氏。

水部府君諱谷,為筠州團練副使,官至檢校水部員外郎。葬傅家坑。夫人王氏。

封州府君諱寬,為封州司理參軍。葬早禾坑。夫人邊氏。

工部府君諱載,字則之,淳化三年進士及第。歐陽氏自江南歸朝,以進士登科者自府君始。為人方重寡言,真宗皇帝嘗自擇御史,府君以秘書丞拜監察御史。後知泗州,毀龜山佛寺,誅妖僧數十人。為政清廉簡靜,所至官舍不窺園圃,至果爛墮地,家人無敢拾者。官至尚書工部郎中,享年六十有八。夫人金壇縣君米氏。

處士諱素,事蹟闕。

處士諱端,事蹟闕。

崇公諱觀,字仲賓,事具《瀧岡阡表》。享年五十有九,葬吉水沙溪之瀧岡。累贈金紫光祿大夫、太師中書令兼尚書令,追封崇國公。夫人彭城郡太君鄭氏,累封魏國太夫人。享年七十有二,礻付葬瀧岡。


處士諱旦,隱德不仕。事母以孝,為鄉裡所稱。葬烏龜塘。夫人彭氏。

兵部府君諱曄,字日華,咸平三年進士及第,官至都官員外郎。歷知桂陽監,端、黃、永三州。所至有能稱,尤長於決疑獄。所得俸祿,分養孤遺。其兄之子修少孤,教之如己子。享年七十有九,葬安州應城之彭樂村。夫人福昌縣君范氏。其後兄子修者,以參知政事遇今上登極恩,贈府君兵部員外郎。

處士諱翦,事蹟闕。

處士諱羽,事蹟闕。

職方府君諱潁,字孝叔,咸平三年進士及第,官至尚書職方郎中,歷知萬、峽、鄂、歙、彭、岳、閬、饒八州,為政務嚴明,有威惠。以本官分司。享年七十有三,家于荊南,遂葬焉。夫人廣陵縣君曾氏。

奉職府君諱ダ,為三班奉職。

殿直府君諱頊,為右班殿直。

譜例曰:姓氏之出,其來也遠,故其上世多亡不見。譜圖之法,斷自可見之世,即為高祖,下至五世玄孫,而別自為世。如此,世久子孫多,則官爵、功行載于譜者,不勝其繁。宜以遠近親疏為別,凡遠者、疏者略之,近者、親者詳之,此人情之常也。玄孫既別自為世,則各詳其親,各系其所出。是詳者不繁,而略者不遺也。凡諸房子孫,各紀其當紀者,使譜牒互見,親疏有倫,宜視此例而審求之。

●卷七十五·居士外集卷二十五


◎譜

【硯譜】

端石出端溪,色理瑩潤,本以子石為上。子石者,在大石中生,蓋精石也,而流俗傳訛,遂以紫石為上。又以貯水不耗為佳。有鴝鵒眼為貴,眼,石病也,然惟此岩石則有之。端石非徒重於流俗,官司歲以為貢,亦在他硯上。然十無一二發墨者,但充玩好而已。

歙石出於龍尾溪,其石堅勁,大抵多發墨,故前世多用之。以金星為貴,其石理微粗,以手摩之,索索有鋒芒者尤佳。余少時又得金坑礦石,尤堅而發墨,然世亦罕有。

端溪以北岩為上,龍尾以深溪為上。較其優劣,龍尾遠出端溪上,而端溪以後出見貴爾。

絳州角石者,其色如白牛角,其文有花浪,與牛角無異。然頑滑不發墨,世人但以研丹爾。

歸州大沱石,其色青黑斑斑,其文理微粗,亦頗發墨。歸峽人謂江水為沱,蓋江水中石也。硯止用於川峽,人世未嘗有。余為夷陵縣令時,嘗得一枚,聊記以廣聞爾。

青州紫金石,文理粗,亦不發墨,惟京東人用之。又有鐵硯,製作頗精,然患其不發墨,往往函端石于其中,人亦罕用。惟研筒便于提攜,官曹往往持之以自從爾。

紅絲石硯者,君謨贈余,雲此青州石也,得之唐彥猷。雲須飲以水使足乃可用,不然渴燥,彥猷甚奇此硯,以為發墨不減端石。君謨又言,端石瑩潤,惟有芒者尤發墨,歙石多芒,惟膩理者特佳,蓋物之奇者必異其類也。此言與余特異,故並記之。

青州、濰州石末研,皆瓦硯也。其善發墨非石硯之比,然稍粗者損筆鋒。石末本用濰水石,前世已記之,故唐人惟稱濰州。今二州所作皆佳,而青州尤擅名于世矣。

相州古瓦誠佳,然少真者,蓋真瓦朽腐不可用,世俗尚其名爾。今人乃以澄泥如古瓦狀作瓦埋土中,久而斫以為硯。然不必真古瓦,自是凡瓦皆發墨,優於石爾。今見官府典吏以破盆瓮片研墨,作文書尤快也。虢州澄泥,唐人品硯以為第一,而今人罕用矣。《文房四譜》有造瓦硯法,人罕知其妙。向時有著作佐郎劉羲叟者,嘗如其法造之,絶佳。硯作未多,士大夫家未甚有,而羲叟物故,獨余嘗得其二,一以贈劉原父,一余置中書閣中,尤以為寶也。今士大夫不學書,故罕事筆硯,硯之見于時者惟此爾。

◎洛陽牡丹記〈景元年〉

◇花品序第一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