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藏書 勵志 商業 經濟 行銷 文學 趨勢 哲學 歷史 傳記 文化 國學 名著 古典 自傳 親子 哲學 散文 成功 人格 價值 文學史 中國史 詞曲 中國哲學 古詩 寓言 翻譯詩 感情 其他小說 健康 西洋史 古文 政治 戲劇 生活 疾病 企管 科學 武俠 心理 其他 白話文 商業 文學理論 醫學 風土人文 佛教 學齡前 經濟學 社會紀錄 史學論述 文學評論 社會學 休閒娛樂 政治事件 手記隨筆 推理懸疑 企業家 中國現代史 哲學家 小傳

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與創作廣場
    帳號  

歐陽修集 第 332 頁


按讚收藏   

八月日,翰林學士、朝散大夫、右諫議大夫、知制誥、充史館修撰、刊修《唐書》、判太常寺兼禮儀事、上輕車都尉、賜紫金魚袋臣歐陽某,謹昧死再拜上書於體天法道欽文聰武聖神孝德皇帝陛下。臣聞言天下之難言者,不敢冀必然之聽;知未必聽而不可不言者,所以盡為 ...
作者:歐陽修 / 頁數:(332 / 544)

八月日,翰林學士、朝散大夫、右諫議大夫、知制誥、充史館修撰、刊修《唐書》、判太常寺兼禮儀事、上輕車都尉、賜紫金魚袋臣歐陽某,謹昧死再拜上書於體天法道欽文聰武聖神孝德皇帝陛下。臣聞言天下之難言者,不敢冀必然之聽;知未必聽而不可不言者,所以盡為忠之心。況臣遭遇聖明,容納諫諍,言之未必不聽,其可默而不言?臣伏見自去歲以來,群臣多言皇嗣之事,臣亦嘗因災異,竊有奏陳。雖聖度包容,不加誅戮;而愚誠懇至,天聽未回。臣實不勝愛君之心,日夜區區,未嘗忘此,思欲再陳狂瞽,而未知所以為言。今者伏見兗國公主近已出降。臣因竊思人之常道,莫親于父子之親;人之常情,亦莫樂於父子之樂。雖在聖哲,異於凡倫,其為天性,與理則一。陛下向雖未有皇嗣,而尚有公主之愛,上慰聖顏。今既出降,漸疏左右,則陛下萬機之暇,處深宮之中,誰可與語言,誰可承顏色?臣愚以謂宜因此時出自聖意,于宗室之中選材賢可喜者,錄以為皇子,使其出入左右,問安侍膳,亦足以慰悅聖情。臣考于書史,竊見自古帝王雖曰至尊,未嘗獨處也。其出而居外也,不止百司公見奏事而已,必有儒臣學士講論于閒宴,又有左右侍從顧問語言。其入而居內也,不止宦官宮妾在於左右而已;其平居燕寢也,則有太子問安侍膳于朝夕;其優遊宴樂也,多與宗室子弟歡然相接如家人。計其一日之中,未嘗一時獨處也。今陛下日禦前後殿,百司奏事者往往仰瞻天顏而退,其甚幸者得承一二言之德音。君臣之情不通,上下之意不接。其餘在廷之臣、儒學侍從之列,未聞一人從容親近於左右。入而居內,則至于問安侍膳,亦闕于朝夕。是則陛下富有四海之廣,躬享萬乘之尊,居外則無一人可親,居內則無一人得親,臣所以區區而欲言也。伏況陛下荷祖宗之業,承宗廟社稷之重,皇子未降,儲位久虛,群臣屢言,大議未決。臣前所奏陳,以謂未必立為儲貳,而且養為子,既可以徐察其賢否,亦可以待皇子之降生。于今為之,亦其時也。臣言狂計愚,伏俟斧鉞。臣昧死再拜。


【乞寫秘閣書令館職校讎札子〈嘉二年九月,兼判秘閣秘書省。〉】

臣近準敕,兼判秘閣。檢會先準皇元年七月十一日中書札子節文:「奉聖旨,秘閣有闕者,書名件用《崇文總目》逐旋補寫,依例酬校了,以黃絹裝褫正副二本收附,準備禦覽,內中取索。」本閣尋具畫一合行事件聞奏,蒙依所奏施行。當時雖有此行遣,尋值抄寫觀文殿書,權住至今。伏見館閣校讎之官,員數甚多,除系省府、南曹外,其餘主判閒局及別無主判者,並各無書校對。既無職事,因此多不入館。伏以館閣,國家優養賢材之地,自祖宗以來,號為清職。今館宇闃然,塵埃滿席,有同廢局,甚可嘆嗟。臣今欲乞檢會先準皇元年七月十一日所降指揮,及一宗行遣次第,許從本閣選請在院館職官員,先將秘閣書目與《崇文總目》點對。內有見闕書籍,即于三館取索,先校定,然後抄寫成書,仍差初校、復校官刊正裝褫。其合行事件,已有畫一起請依奏指揮,亦乞檢會施行。惟元乞公用錢,乞更不支破。其抄寫楷書,候見得闕書數目,將見在楷書人數,酌量多少,如闕人,即別具擘畫聞奏。今取進止。

【論梁舉直事封回內降札子〈嘉二年〉】


臣勘會本府見勘內臣梁舉直公事,兩曾執奏,三準內降,特與放罪。臣伏見近年權幸之臣,多是公然作過,不畏憲法,恃干求內降,紊亂紀綱。所以前後臣寮,累具論述。陛下特降明詔,許承受官司執奏,不得施行,佈告天下,著為信令。今梁舉直累煩睿聽,干求不已,本府遵依前後詔敕,再具執奏,未許公行。伏以曲庇小臣,撓屈國法,自前世帝王苟有如此等事,史冊書之,以著人君之過失。今梁舉直不欲受過于其身,寧彰陛下之過于中外,舉直此罪,重於元犯之罪。今縱未能法外重行,以戒小人干求內降者,其元犯、本罪,豈可曲恕?舉直苟為愛身之計,不思愛君之心,乃是小人全無知識爾。如臣忝被恩寵,列于侍禦,職在獻納,合思裨補。豈可阿意順旨,為陛下曲法庇縱小臣,以彰聖君之失?其內降,臣更不敢下司,謹具狀繳連進納。今取進止。

【論郭皇后影殿札子〈嘉三年〉】

臣所領太常禮院得禦藥院公文稱,奉聖旨送畫到景靈宮廣孝殿後修蓋郭皇后影殿圖子一本,赴太常禮院詳定者,其圖子,已別具狀繳奏訖。臣伏見近年京師土木之功,糜耗國用,其弊特深。原其本因,只為差內臣監修,利於偷竊官物。及訖功之後僥求恩賞,以故多起事端,務廣興作。其甚則托以祖宗神禦,張皇事勢。近年以來,如此興造,略無虛歲。伏以景靈宮建自先朝,以尊奉聖祖,陛下又建真宗皇帝、章懿太后神禦殿于其間,天下之人皆知陛下奉先廣孝之意。然則此宮乃陛下奉天奉親之所,今乃欲以後宮已廢未復之後建殿,與先帝、太后並列,瀆神違禮,莫此之甚。臣竊謂此事必不出於聖意,皆小人私于興作,有所僥求爾。蓋自前世帝王,于宗廟之外別為廟享以追奉祖宗者則有之,未聞有自追奉其妃、後者也。蓋小人不識事體,但苟一時之利,不思虧損聖德。伏乞特賜寢罷,以全典禮。今取進止。

【乞定兩制員數札子〈嘉三年〉】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