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藏書 勵志 商業 經濟 行銷 文學 趨勢 哲學 歷史 傳記 文化 國學 名著 古典 自傳 親子 哲學 散文 成功 人格 價值 文學史 中國史 詞曲 中國哲學 古詩 寓言 翻譯詩 感情 其他小說 健康 西洋史 古文 政治 戲劇 生活 疾病 企管 科學 武俠 心理 其他 白話文 商業 文學理論 醫學 風土人文 佛教 學齡前 經濟學 社會紀錄 史學論述 文學評論 社會學 休閒娛樂 政治事件 手記隨筆 推理懸疑 企業家 中國現代史 哲學家 小傳

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與創作廣場
    帳號  

昭明文選 第 1 頁


按讚收藏   

●序 ○序梁昭明太子撰 式觀元始,眇覿玄風,冬穴夏巢之時,茹毛飲血之世,世質民淳,斯文未作。逮乎伏羲氏之王天下也,始畫八卦,造書契,以代結繩之政,由是文籍生焉。《易》曰: ...
作者:昭明太子 / 頁數:(1 / 164)

●序


○序梁昭明太子撰

式觀元始,眇覿玄風,冬穴夏巢之時,茹毛飲血之世,世質民淳,斯文未作。逮乎伏羲氏之王天下也,始畫八卦,造書契,以代結繩之政,由是文籍生焉。《易》曰:「觀乎天文,以察時變。觀乎人文,以化成天下。」文之時義遠矣哉!若夫椎輪為大輅之始,大輅寧有椎輪之質?增冰為積水所成,積水曾微增冰之凜,何哉蓋踵其事而增華,變其本而加厲。物既有之,文亦宜然。隨時變改,難可詳悉。嘗試論之曰:《詩序》云:「詩有六義焉,一曰風,二曰賦,三曰比,四曰興,五曰雅,六曰頌。」至於今之作者,異乎古昔。古詩之體,今則全取賦名。荀、宋表之於前,賈、馬繼之於末。自茲以降,源流繁。

述邑居,則有「憑虛」、「亡是」之作。戒畋游,則有「長楊」、「羽獵」之制。若其紀一事,詠一物,風雲草木之興,魚蟲禽獸之流,推而廣之,不可勝載矣。又楚人屈原,含忠履潔,君匪從流,臣進逆耳,深思遠慮,遂放湘南。

耿介之意既傷,壹鬱之懷靡。臨淵有「懷沙」之志,吟澤有「憔悴」之容。騷人之文,自茲而作。

詩者,蓋志之所之也。情動於中,而形於言。《關雎》麟趾,正始之道著。桑間濮上,亡國之音表。

故風雅之道,粲然可觀。自炎漢中葉,厥涂漸異:退傅有「在鄒」之作,降將著「河梁」之篇。四言五言,區以別矣。又少則三字,多則九言,各體互興,分鑣並驅。

頌者,所以游揚德業,贊成功。吉甫有「穆若」之談,季子有「至矣」之嘆,舒布為詩,既言如彼。總成為頌,又亦若此。次則箴興於補闕,戒出於弼匡,論則析理精微,銘則序事清潤,美終則誄發,圖像則贊興。

又詔誥教令之流,表奏箋記之列,書誓符檄之品,弔祭悲哀之作,答客指事之制,三言八字之文,篇辭引序,碑碣志狀,眾制鋒起,源流間出。譬陶匏異器,併為入耳之娛。黼黻不同,俱為悅目之玩。作者之致,蓋雲備矣!余監撫餘閒,居多暇日。

歷觀文囿,泛覽辭林,未嘗不心遊目想,移晷忘倦。自姬、漢以來,眇焉悠邈,時更七代,數逾千祀。詞人才子,則名溢於縹囊。飛文染翰,則卷盈乎緗帙。


自非略其蕪穢,集其清英,蓋欲兼功太半,難矣!若夫姬公之籍,孔父之書,與日月俱懸,鬼神爭奧,孝敬之準式,人倫之師友,豈可重以芟夷,加之剪截?老、莊之作,管、孟之流,蓋以立意為宗,不以能文為本,今之所撰,又以略諸。若賢人之美辭,忠臣之抗直,謀夫之話,辨士之端,冰釋泉湧,金相玉振,所謂坐狙丘,議稷下,仲連之卻秦軍,食其之下齊國,留侯之發八難,曲逆之吐六奇,蓋乃事美一時,語流千載,概見墳籍,旁出子史,若斯之流,又亦繁博。雖傳之簡牘,而事異篇章,今之所集,亦所不取。至於記事之史,擊年之書,所以貶是非,紀別異同,方之篇翰,亦已不同。

若其贊論之綜緝辭采,序述之錯比文華,事出於深思,義歸乎翰藻,故與夫篇什,雜而集之。遠自周室,迄于聖代,都為三十卷,名曰《文選》雲耳。

凡次文之體,各以匯聚。詩賦體既不一,又以類分。類分之中,各以時代相次。

○唐李崇賢上文選注表

文林郎守太子右內率府錄事參軍崇賢館直學士臣李善。臣善言:竊以道光九野,縟景緯以照臨。德載八埏,麗山川以錯峙。垂象之文斯著,含章之義聿宣。

協人靈以取則,基化成而自遠。故羲繩之前,飛葛天之浩唱;媧簧之後,叢雲之奧詞。步驟分途,星躔殊建。球鍾愈暢,舞詠方滋。

楚國詞人,禦蘭芬於絶代;漢朝才子,綜ひ於遙年。虛玄流正始之音,氣質馳建安之體。長離北度,騰雅詠於圭陰;化龍東騖,煽風流於江左。爰逮有梁,宏材彌劭。

昭明太子業膺守器,譽貞問寢。居肅成而講藝,開博望以招賢。搴中葉之詞林,酌前修之筆海。周巡綿嶠,品盈尺之珍;楚望長瀾,搜徑寸之寶。

故撰斯一集,名曰《文選》。後進英髦,咸資準的。伏惟陛下經緯成德,文思垂風,則大居尊。耀三辰之珠璧,希聲應物,宣六代之雲英,孰可撮壤崇山,導涓宗海。

臣蓬衡蕞品,樗散陋姿,汾河委,夙非成誦。崇山墜簡,未議澄心。握玩斯文,載移涼燠。有欣永日,實昧通津。

故勉十舍之勞,寄三餘之暇,弋釣書部,原言注緝,合成六十卷,殺青甫就,輕用上聞。享帚自珍,緘石知謬,敢有塵於廣內,庶無遺於小說。謹詣闕奉進,伏原鴻慈,曲垂照覽。謹言。

顯慶三年九月日,上表。

○宋刻原序

貴池在蕭梁時為昭明太子封邑,血食千載,威靈赫然,水旱疾疫,無禱不應。廟有文選閣,宏麗壯偉,而獨無是書之板,蓋缺典也。往歲邦人嘗欲募眾力為之,不成。今是書流傳於世,皆是五臣注本。

五臣特訓釋旨意,多不原用事所出。獨李善淹貫該洽,號為精詳。雖四明贛上各嘗刊勒,往往裁節語句,可恨。袤因以俸餘鋟木,會池陽袁史君助其費,邵文學周之綱督其役,踰年乃克成。

既摹本藏之閣上,以其板之學宮,以慰邦人所以尊事昭明之意雲。淳熙辛丑上巳日晉陵尤袤題。

○重刻宋淳熙本文選序

賜進士出身通奉大夫江南蘇松常鎮太等處承宣布政使司布政使 胡克家撰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