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昭明文選 第 128 頁


奇謀六奮,嘉慮四回。規主於足,離項于懷,格人乃謝,楚翼摧。韓王窘執,胡馬洞開。迎文以謀,哭高以哀。 灼灼淮陰,靈武冠世,策出無方,思入神契。奮臂靈興,騰跡虎噬。凌險必夷,摧剛則脆。肇謀漢濱,還定渭表。 京索既扼,引師北討。濟河夷魏 ...
作者:昭明太子 / 頁數:(128 / 164)

奇謀六奮,嘉慮四回。規主於足,離項于懷,格人乃謝,楚翼摧。韓王窘執,胡馬洞開。迎文以謀,哭高以哀。


灼灼淮陰,靈武冠世,策出無方,思入神契。奮臂靈興,騰跡虎噬。凌險必夷,摧剛則脆。肇謀漢濱,還定渭表。

京索既扼,引師北討。濟河夷魏,登山滅趙。威亮火烈,勢逾風掃,拾代如遺,偃齊猶草。二州肅清,四邦咸舉。

乃眷北燕,遂表東海。克滅龍且,爰取其旅。劉項懸命,人謀是與。念功惟德,辭通絶楚。

彭越觀時,跡匿光。人具爾瞻,翼爾鷹揚。威凌楚域,質委漢王。靖難河濟,即宮舊梁。

烈烈黥布,耽耽其眄。名冠︹楚,鋒猶駭電。睹幾蟬蛻,悟主革面。肇彼梟風,翻為我扇。

天命方輯,王在東夏。矯矯三雄,至于垓下。元兇既夷,寵祿來假。保大全祚,非德孰可。

謀之不臧,舍福取禍。

張耳之賢,有聲梁魏。士也罔極,自詒伊愧。俯思舊恩,仰察五緯。脫跡違難,披榛來洎。

改策西秦,報辱北冀。悴葉更輝,枯條以肄。

王信韓孽,宅土開疆。我圖爾才,越遷晉陽。廬綰自微,婉孌我皇。跨功逾德,祚爾輝章。

人之貪禍,寧為亂亡。

吳芮之王,祚由梅釒。功微勢弱,世載忠賢。

肅肅荊王,董我三軍。我圖四方,殷薦其勛。庸親作勞,舊楚是分,往踐厥宇,大啟淮墳。

安國違親,悠悠我思。依依哲母,既明且慈。引身伏劍,永言固之。淑人君子,實邦之基。

義形於色,憤發於辭。主亡與亡,末命是期。

絳侯質木,多略寡言。曾是忠勇,惟帝攸嘆。雲驚靈丘,景逸上蘭,平代禽,奄有燕韓。寧亂以武,斃呂以權。

滌穢紫宮,徵帝太原。實惟太尉,劉宗以安。挾功震主,自古所難。勛耀上代,身終下藩。


舞陽道迎,延帝幽藪。宣力王室,匪惟厥武。扌干鴻門,披闥帝宇。聳顏誚項,掩淚悟主。

曲周之進,于其哲兄。俾率爾徒,從王于征。振威龍蛻,攄武庸城,六師因,克荼禽黥。

猗歟汝陰,綽綽有裕。戎軒肇跡,荷策來附。馬煩轡殆,不釋擁樹。皇儲時,平城有謀。

穎陰鋭敏,屢為軍鋒。奮戈東城,禽項定功。乘風藉響,高步長江,收吳引淮,光啟于東。

陽陵之勛,元帥是承。信武薄伐,揚節江陵。夷王殄國,俾亂作懲。

恢恢廣野,誕節令圖。進謁嘉謀,退守名都。東窺白馬,北距飛狐。即倉敖庾,據險三涂。

軒東踐,漢風載徂。身死於齊,非說之群。我皇念,言祚爾孤。

建信委輅,被褐獻寶。指明周漢,銓時論道。移帝伊洛,定都邦鎬。柔遠鎮邇,敬攸考。

抑抑陸生,知言之貫。往制勁越,來訪皇漢。附會平勃,夷凶翦亂。所謂伊人,邦家之彥。

百王之極,舊章靡存。漢德雖朗,朝儀則昏。稷嗣制禮,下肅上尊,穆穆帝典,煥其盈門,風希三代,憲流後昆。

無知敏,獨昭奇蹟,察侔蕭相,貺同師錫。隨何辯達,因資於敵。紓漢披楚,唯生之績。

皤皤董叟,謀我平陰。三軍縞素,天下歸心。

袁生秀朗,沈心善照。漢旗南振,楚威自撓。大略淵回,元功響效。邈哉惟人,何識之妙。

紀信誑項,軺軒是乘。攝齊赴節,用死孰懲。自與煙消,名與風興。周苛慷慨,心若懷冰。

刑可以暴,志不可凌。貞軌偕沒,亮跡雙升。帝疇爾庸,後嗣是膺。

天地雖順,王心有違。《毛詩》曰:行道遲遲,中心有違。懷親望楚,永言長悲。侯公伏軾,皇媼來歸,是謂平國,寵命有輝。

震風過物,清濁效響。大人于興,利在攸往。弘海者川,崇山惟壞。韶護錯音,袞龍比象。

明明眾哲,同濟天網。劍宣其利,鑒獻其朗。文武四充,漢祚克廣。悠悠遐風,千載是仰。

◎贊

東方朔畫贊一首並序

※夏侯孝若

大夫諱朔,字曼倩,平原厭次人也。魏建安中,分厭次以為樂陵郡,故又為郡人焉。事漢武帝,《漢書》具載其事。

先生環瑋博達,思周變通。以為濁世不可以富貴也,故薄游以取位。苟出不可以直道也,故頡頏以傲世;忄敖世不可以垂訓也,故正諫以明節。明節不可以久安也,故詼諧以取容。

潔其道而穢其跡,清其質而濁其文。弛張而不為邪,進退而不離群。若乃遠心曠度,贍智宏材。倜儻博物,觸類多能。

合變以明{卞},幽贊以知來。自《三墳》、《五典》、《八索》、《九丘》,陰陽圖緯之學,百家眾流之論。周給敏捷之辯,支離覆逆之數。經脈藥石之藝,射禦書計之術。

乃研精而究其理,不習而盡其功。經目而諷於口,過耳而ウ於心。夫其明濟開豁,包含弘大,凌轢卿相,嘲哂豪桀,籠罩靡前,跆籍貴勢。出不休顯,賤不憂戚,戲萬乘若寮友,視儔列如草芥。

雄節邁倫,高氣蓋世,可謂拔乎其萃,遊方之外者已。

談者又以先生噓吸沖和,吐故納新,蟬蛻龍變,棄俗登仙。神交造化,靈為星辰。此又奇怪惚恍,不可備論者也。

大人來守此國。仆自京都,言歸定省。睹先生之縣邑,想先生之高風,徘徊路寢,見先生之遺像,逍遙城郭,觀先生之祠宇。慨然有懷,乃作頌焉。

其辭曰:

矯矯先生,肥Т居貞。退不終否,進亦避榮。臨世濯足,希古振纓。涅而無滓,既濁能清。

無滓伊何,高明克柔。能清伊何,視若浮。樂在必行,處淪罔憂。跨世凌時,遠蹈獨遊。

瞻望往代,爰想遐蹤。邈邈先生,其道猶龍。染跡朝隱,和而不同。棲遲下位,聊以從容。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