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晚清文選    P 12

作者:林則徐等
頁數:12 / 0
類別:古典散文

 

總之,此事誠關重大。今之言者,明知此禁之當開,乃瞻顧而不敢輕言。即言矣,議者亦明知此言之可行,又因循不敢決斷。則財終從何裕而用終從何出乎?茲因需餉浩繁,民生困苦,上廑廟堂之憂,更煩院慮之功。再行籌計,展轉思維,以為微利輕財,未足以補救。今日必當致財之源,生財之大,舍此開禁一法,更無良圖。


抑臣更有請者,江南棄沙,雖已復業過半,尚有界外未復之洲。實則在大江口內而不在外洋,遷民失業,更為可憫。今若開禁,並可勘令復歸故土,墾種補課,又系生財之一端。而海舶通商,所資在天下之大,百世之遠,寧僅江南一隅足餉一時已哉!

論洋害·程含章 

天下之大利在洋,而大害亦在洋。諸番所產之貨,皆非中國所必需。若大呢、羽毛嗶吱、銅、錫、綿花、蘇木、藥材等類,每歲約值千萬金。猶是以貨換貨,不必以實銀交易。于中國尚無所妨。惟鴉片一物,彼以至毒之藥,並不自食,而乃賣與中國,傷吾民命,耗吾財源。約計每歲所賣不下數百萬金。皆潛以銀交易,有去無來。中國土地,所產歲有幾何,一歲破耗數百萬,十歲破耗數千萬,不過二三十年,中國之白金竭矣。近來白金日漸昂貴,未始不由於此。實堪隱憂。

或曰:嚴海口,謹關津,但令海關不收其稅,便可禁其不來。不知沿海數千萬里,處處皆可登岸。雖有十萬兵,不能守也。利之所在,不脛而走,不羽而飛,豈必定由關津。海關向無鴉片之稅,皆系傳聞之訛。至于禁兵役之包蔽,拿煙館之售賣,有犯者重治其罪,皆系皮毛之治,無益於事。必欲正本清源,惟有絶其人,不與交通貿易而後可。然試思其人之能絶焉否耶?

彼諸番之與中國交易,已數百年矣。一旦絶之,則必同心合力,與我為難,兵連禍結,非數十年不定。而沿海奸民,素食其利,且將陰為彼用。海濱僻靜,不可勝防。且勝負兵家之常。但令中國小有挫敗,則謡諑紛乘,群起而攻之矣。天下事自我發之,須自我收之。豈可以兵為戲而浪開邊釁哉!

為今之計,止可嚴諭各國,不許夾帶鴉片。某船有犯者,即封其艙,不許貿易。而于沿海口岸,及城市鎮集,嚴密察訪,有屯賣大販,即置於法。沒其財產入官,妻配邊。其關津口岸之查禁,自不待言。又廣為教戒,使民回心向道。或者其稍止乎?事有明知其害,而不能即去,必姑俟之異日,以待其機之可乘者,此類是也。

地圖說·朱雲錦


昔晉司空裴秀,嘗作《禹貢地域圖》十八篇。其序曰:制國之體有六。一曰分率,所以辨廣論之度也;二曰準望,所以正彼此之體也;三曰道里,所以定所由之數也;四曰高下,五曰方邪,六曰迂直。後三者,各因地而制宜,所以校平險之異也。六者作圖之法備矣。惜其不傳。後唐賈耽作《華夷圖》亦稱于世。嘗謂地理之學,百聞不如一見。又云十說不如一圖。古人之圖史並重者以此。

愚意有方面之任者,可飭沿邊及腹地,有山險州縣,各勘明本境某山周回約幾里,高約若干丈,與傍近山或聯或斷,距州縣治若干,某水出某山,流接某縣,山內通行之路,凡自某縣某堡入境,至某縣某地出境,有無兵營分防官司,又有樵路若干條,可為至某處捷徑,或古設有某關,今有無基地,再註明四至八到,併為說,挨縣呈送,再繪為總圖,統為之說。則一省之形勢瞭然矣。

漢入關中,蕭相國先入丞相府收圖書,然後知天下阨塞戶口。唐時每州亦造送圖經,皆此。若得數同志者,即所蒞之地,各成一圖,匯齊可成大觀。與古之裴賈,方軌並駕。而守土稽古者,皆得有所考鏡矣。嘗閲各志,見張應科林縣險要圖說,甚簡核可法。附錄之以待有心者之則效雲。

貞女說·俞正燮

《列女傳》云:丹陽羅靜者,廣德羅勤女,為同縣朱曠所聘,婚禮未成,勤遇病喪沒。鄰比斷絶。曠觸冒經營。尋復病亡。靜感其義,遂誓不嫁。有楊祚者,多將人眾,自往納幣。靜乃逃竄。祚劫其弟妹。靜懼為祚所害,乃出見之。曰:實感朱曠為妾父而死,是以託身亡者,自誓不貳。辛苦之人,願君哀而舍之。如其不然,請守之以死。乃舍之。

後世女子不肯再受聘者,謂之貞女。其義實有難安。未同衾而同穴,謂之無害,則又何必親迎,何必廟見,何必為酒食以召鄉黨僚友,世又何必有男女之分乎?此蓋賢者未思之過。必若羅靜者,可雲女士矣。可雲貞女矣。

嘗見一詩云:

閩風生女半不舉,長大期之作烈女。婿死無端女亦亡,鴆酒在尊繩在梁。

女兒貪生奈逼迫,斷腸幽怨填胸臆。族人歡笑女人死,請旌藉以傳姓氏。

三丈華表朝樹門,夜聞新鬼求返魂。

嗚呼!男兒以忠義自責則可耳。婦女貞烈,豈是男子榮耀也!

節婦說·俞正燮

《禮·郊特牲》云:一與之齊,終身不改。故夫死不嫁。《後漢書·曹世叔妻傳》云:夫有再娶之義,婦無二適之文。故曰:夫者天也。按婦無二適之文,固也。男亦無再娶之儀。聖人所以不定此儀者,如禮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非謂庶人不行禮,大夫不懷刑也。

自禮意不明,苛求婦人,遂為偏義。古禮夫婦合體同尊卑,乃或卑其妻。古言終身不改,身則男女同也。事出妻,乃七改矣。妻死再娶。乃八改矣。男子理義無涯涘,而深文以罔婦人,是無恥之論也。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