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全宋詞 二 第 193 頁


舞烏有,歌亡是,飲子虛。二三子者愛我,此外故人疏。幽事欲論誰共,白鶴飛來似可,忽去復何如。眾鳥欣有托,吾亦愛吾廬。 水調歌頭醉吟 四坐且勿語,聽我醉中吟。池塘春草未歇,高樹變鳴禽。鴻 ...
作者:宋代詞人 / 頁數:(193 / 222)

舞烏有,歌亡是,飲子虛。二三子者愛我,此外故人疏。幽事欲論誰共,白鶴飛來似可,忽去復何如。眾鳥欣有托,吾亦愛吾廬。


水調歌頭醉吟

四坐且勿語,聽我醉中吟。池塘春草未歇,高樹變鳴禽。鴻雁初飛江上,蟋蟀還來床下,時序百年心。誰要卿料理,山水有清音。

歡多少,歌長短,酒淺深。而今已不如昔,後定不如今。閒處直須行樂,良夜更教秉燭,高曾惜分陰。白髮短如許,黃菊倩誰簪。

水龍吟愛李延年歌、淳于髡語合為詞,庶幾高唐、神女、洛神賦之意雲

昔時曾有佳人,翩然絶世而獨立。未論一顧傾城,再顧又傾人國。寧不知其,傾城傾國,佳人難得。看行雲行雨,朝朝暮暮,陽台下、襄王側。

堂上更闌燭滅。記主人、留髡送客。合尊促坐,羅襦襟解,微聞薌澤。當此之時,止乎禮義,不淫其色。但□□□□,啜其泣矣,又何嗟及。

賀新郎福州游西湖

翠浪吞平野。輓天河、誰來照影,臥龍山下。煙雨偏宜晴更好,約略西施未嫁。待細把、江山圖畫。千頃光中堆灧澦,似扁舟、欲下瞿塘馬。中有句,浩難寫。

詩人例入西湖社。記風流、重來手種,綠陰成也。陌上遊人誇故國,十里水晶台榭。更復道、橫空清夜。粉黛中□歌妙曲,問當年、魚鳥無存者。堂上燕,又長夏。

賀新郎

覓句如東野。想錢塘、風流處士,水仙祠下。更隱小孤煙浪裡,望斷彭郎欲嫁。是一色、空濛難畫。誰解胸中吞雲夢,試呼來、草賦看司馬。須更把,上林寫。

鷄豚舊日漁樵社。問先生、帶湖春漲,幾時歸也。為愛琉璃三萬頃。正臥水亭煙榭。對玉塔、微瀾深夜。雁鶩如雲休報事,被詩逢敵手皆勍者。春草夢,也宜夏。


賀新郎別茂嘉十二弟。鵜鴂、杜鵑實兩種,見《離騷補註》

綠樹聽鵜鴂。更那堪、鷓鴣聲住,杜鵑聲切。啼到春歸無尋處,苦恨芳菲都歇。算未抵、人間離別。馬上琵琶關塞黑,更長門、翠輦辭金闕。看燕燕,送歸妾。

將軍百戰身名裂向河梁、回頭萬里,故人長絶。易水蕭蕭西風冷,滿座衣冠似雪。正壯士、悲歌未徹。啼鳥還知如許恨,料不啼清淚長啼血。誰共我,醉明月。

賀新郎

意溪山欲援例者,遂作數語,庶幾彷彿淵明思親友之意雲

甚矣吾衰矣。悵平生、交遊零落,只今余幾。白髮空垂三千丈,一笑人間萬事。問何物、能令公喜。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情與貌,略相似。

一尊搔首東窗裡。想淵明、停雲詩就,此時風味。江左沈酣求名者,豈識濁醪妙理。迴首叫、雲飛風起。不恨古人吾不見,恨古人、不見吾狂耳。知我者,二三子。

沁園春和吳尉子似

我見君來,頓覺吾廬,溪山美哉。悵平生肝膽,都成楚越,只今膠漆,誰是陳雷。搔首踟躕,愛而不見,要得詩來渴望梅。還知否,快清風入手,日看千回。

直須抖擻塵埃。人怪我柴門今始浚攥踏破蒼苔。豈有文章,謾勞車馬,待喚青芻白飯來。君非我,任功名意氣,莫恁徘徊。

沁園春將止酒、戒酒杯使勿近

杯汝來前,老子今朝,點檢形骸。甚長年抱渴,咽如焦釜,于今喜睡,氣似奔雷。汝說劉伶,古今達者,醉後何妨死便埋。渾如此,嘆汝於知已,真少恩哉。

更憑歌舞為媒。算合作平居鴆毒猜。況怨無大小,生於所愛,物無美惡,過則為災。與汝成言,勿留亟退,吾力猶能肆汝杯。杯再拜,道麾之即去,招則須來。

沁園春城中諸公載酒入山,余不得以止酒為解,遂破戒一醉,再用韻

杯汝知乎,酒泉罷侯,鴟夷乞骸。更高陽入謁,都稱齏臼,杜康初筮,正得雲雷。細數從前,不堪餘恨,歲月都將麹櫱埋。君詩好,似提壺卻勸,沽酒何哉。

君言病豈無媒。似壁上雕弓蛇暗猜。記醉眠陶令,終全至樂,獨醒屈子,未免沈災。欲聽公言,慚非勇者,司馬家兒解覆杯。還堪笑,借今宵一醉,為故人來。

哨遍秋水觀

蝸角鬥爭,左觸右蠻,一戰連千里。君試思、方寸此心微。總虛空、并包無際。喻此理。何言泰山毫末,從來天地一稊米。嗟大少相形,鳩鵬自樂,之二蟲又何知。記跖行仁義孔丘非。更殤樂長年老彭悲。火鼠論寒,冰蠶語熱,定誰同異。

噫。貴賤隨時。連城才換一羊皮。誰與齊萬物,莊周吾夢見之。正商略遺遍,翩然顧笑,空堂夢覺題秋水。有客問洪河,百川灌雨,濕流不辨涯涘。於是焉河伯欣然喜。以天下之美盡在己。渺滄溟望洋東視。逡巡向若驚嘆,謂我非逢子。大方達觀之家,未免長見,猶然笑耳。北堂之水幾何其。但清溪一曲而已。

哨遍用前韻

一壑自專,五柳笑人,晚乃歸田裡。問誰知、幾者動之微。望飛鴻、冥冥天際。論妙理。濁醪正堪長醉。從今自釀躬耕米。嗟美惡難齊,盈虛如代,天耶何必人知。試回頭五十九年非。似夢裡歡娛覺來悲。夔乃憐蚿,谷亦亡羊,算來何異。

嘻。物諱窮時。豐狐文豹罪因皮。富貴非吾願,皇皇乎欲何之。正萬籟都沈,月明中夜,心彌萬里清如水。即自覺神遊,歸來坐對,依稀淮岸江浚。。看一時魚鳥忘情喜。曾我已忘機更忘己。又何會物我相視。非會濠梁遺意,要是吾非子。但教河伯、休慚海若,大小均為水耳。世間喜慍更何其。笑先生三仕三已。

念奴嬌賦梅花

未須草草,賦梅花,多少騷人詞客。總被西湖林處士,不肯分留風月。疏影橫斜,暗香浮動,□□春消息。尚餘花品,未忝今古人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