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莎士比亞全集 《溫莎的風流女人》 第 1 頁


溫莎的風流娘兒們 劇中人物 約翰·福斯塔夫爵士 範頓 少年紳士 夏祿 鄉村法官 斯蘭德 夏祿的侄兒 福德 培琪 溫莎的兩個紳士 威廉·培琪 培琪的幼子 休·愛文斯師傅 威爾士籍牧師 ...
作者:莎士比亞 / 頁數:(1 / 37)

溫莎的風流娘兒們
劇中人物 約翰·福斯塔夫爵士

範頓 少年紳士
夏祿 鄉村法官
斯蘭德 夏祿的侄兒
福德
培琪 溫莎的兩個紳士
威廉·培琪 培琪的幼子
休·愛文斯師傅 威爾士籍牧師
卡厄斯醫生 法國籍醫生
嘉德飯店的店主
巴道夫
畢斯托爾
尼 姆 福斯塔夫的從仆
羅賓 福斯塔夫的侍童
辛普兒 斯蘭德的僕人
勒格比 卡厄斯醫生的僕人
福德大娘
培琪大娘

安·培琪 培琪的女兒,與範頓相戀
快嘴桂嫂 卡厄斯醫生的女仆
培琪、福德兩家的僕人及其他
地 點
溫莎及其附近
第一幕

第一場  溫莎。培琪家門前
夏祿、斯蘭德及愛文斯上。 夏祿 休師傅,別勸我,我一定要告到禦前法庭去;就算他是二十個約翰·福斯塔夫爵士,他也不能欺侮夏祿老爺。
斯蘭德 夏祿老爺是葛羅斯特郡的治安法官,而且還是個探子呢。
夏祿 對了,侄兒,還是個「推事」呢。
斯蘭德 對了,還是個「癱子」呢;牧師先生,我告訴您吧,他出身就是個紳士,簽起名來,總是要加上「大人」兩個字,無論什麼公文、筆據、帳單、契約,寫起來總是「夏祿大人」。
夏祿 對了,這三百年來,一直都是這樣。
斯蘭德 他的子孫在他以前就是這樣寫了,他的祖宗在他以後也可以這樣寫;他們家裡那件綉著十二條白梭子魚的外套可以作為證明。
夏祿 那是一件古老的外套。
愛文斯 一件古老的外套上有著十二條白虱子,那真是相得益彰了;白虱是人類的老朋友,也是親愛的象徵。
夏祿 不是白虱子,是淡水河裡的「白梭子」魚,我那古老的外套上,古老的紋章上,都有十二條白梭子魚。
斯蘭德 這十二條魚我都可以「借光」,叔叔。
夏祿 你可以,你結了婚之後可以借你妻家的光。①
愛文斯 家裡的錢財都讓人借個光,這可壞事了。
夏祿 沒有的事兒。
愛文斯 可壞事呢,聖母娘娘。要是你有四條裙子,讓人「借光」了,那你就一條也不剩了。可是閒話少說,要是福斯塔夫爵士有什麼地方得罪了您,我是個出家人,方便為懷,很願意儘力替你們兩位和解和解。
夏祿 我要把這事情告到樞密院去,這簡直是暴動。
愛文斯 不要把暴動的事情告訴樞密院,暴動是不敬上帝的行為。樞密院希望聽見人民個個敬畏上帝,不喜歡聽見有什麼暴動;您還是考慮考慮吧。
夏祿 嘿!他媽的!要是我再年輕點兒,一定用刀子跟他解決。
愛文斯 冤家宜解不宜結,還是大家和和氣氣的好。我腦子裡還有一個計劃,要是能夠成功,倒是一件美事。培琪大爺有一位女兒叫安,她是一個標緻的姑娘。
斯蘭德 安小姐嗎?她有一頭棕色的頭髮,說起話來細聲細氣,像個娘兒們似的。
愛文斯 正是這位小姐,沒有錯的,這樣的人兒你找不出第二個來。她的爺爺臨死的時候——上帝接引他上天堂享福!——留給她七百鎊錢,還有金子銀子,等她滿了十七歲,這筆財產就可以到她手裡。我們現在還是把那些吵吵閙閙的事情擱在一旁,想法子替斯蘭德少爺和安·培琪小姐作個媒吧。
夏祿 她的爺爺留給她七百鎊錢嗎?
愛文斯 是的,還有她父親給她的錢。
夏祿 這姑娘我也認識,她的人品倒不錯。
愛文斯 七百鎊錢還有其他的妝奩,那還會錯嗎?
夏祿 好,讓我們去瞧瞧培琪大爺吧。福斯塔夫也在裏邊嗎?
愛文斯 我能向您說謊嗎?我頂討厭的就是說謊的人,正像我討厭說假話的人或是不老實的人一樣。約翰爵士是在裏邊,請您看在大家朋友分上,忍著點兒吧。讓我去打門。(敲門)喂!有人嗎?上帝祝福你們這一家!
培琪 (在內)誰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