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韓愈集    P 4


作者:韓愈
頁數:4 / 0
類別:古典散文

 

韓愈集

作者:韓愈
第4,共0。
彼時何卒卒,我志何曼曼?犀首空好飲,廉頗尚能飯。學堂日無事,驅馬適所願。茫茫出門路,欲去聊自勸。歸還閲書史,文字浩千萬。

陳跡竟誰尋?賤嗜非貴獻。丈夫意有在,女子乃多怨。



  
秋氣日惻惻,秋空日凌凌。上無枝上蜩,下無盤中蠅。豈不感時節,耳目去所憎。清曉卷書坐,南山見高棱。

其下澄湫水,有蛟寒可罾。惜哉不得往,豈謂吾無能。

離離掛空悲,慼慼抱虛警。露泫秋樹高,蟲弔寒夜永。斂退就新懦,趨營悼前猛。歸愚識夷涂,汲古得修綆。

名浮猶有恥,味薄真自幸。庶幾遺悔尤,即此是幽屏。

今晨不成起,端坐盡日景。蟲鳴室幽幽,日吐窗ぁぁ。喪懷若迷方,浮念劇含梗。塵埃慵伺候,文字浪馳聘。

尚須勉其頑,王事有朝請。

秋夜不可晨,秋日苦易暗。我無汲汲志,何以有此憾?寒鷄空在棲,缺月煩屢瞰。有琴具徽弦,再鼓聽愈淡。古聲久埋滅,無由見真濫。

低心逐時趨,苦勉只能暫。有如乘風船,一縱不可纜。不如覷文字,丹鉛事點勘。豈必求贏餘,所要石與。

卷卷落地葉,隨風走前軒。鳴聲若有意,顛倒相追奔。空堂黃昏暮,我坐默不言。童子自外至,吹燈當我前。

問我我不應,饋我我不餐。巡坐西壁下,讀詩盡數編。作者非今士,相去時已千。其言有感觸,使我復淒酸。

顧謂汝童子,置書且安眠。丈夫屬有念,事業無窮年。

霜風侵梧桐,眾葉著樹幹。空階一片下,若摧琅。謂是夜氣滅,望舒其團。青冥無依倚,飛轍危難安。

驚起出戶視,倚楹久ォ瀾。憂愁費晷景,日月如跳丸。迷復不計遠,為君駐塵鞍。

暮暗來客去,群囂各收聲。悠悠偃宵寂,抱秋明。世累忽進慮,外憂遂侵誠。強懷張不滿,弱念缺已盈。

詰屈避語阱,冥茫觸心兵。敗虞千金棄,得比寸草榮。知恥足為勇,晏然誰汝令。


  

鮮鮮霜中菊,既晚何用好。揚揚弄芳蝶,爾生還不早。運窮兩值遇,婉孌死相保。西風蟄龍蛇,眾木日凋槁。

由來命分爾,泯滅豈足道。

赴江陵途中寄贈王二十補闕李十一拾遺李二十六員外翰林三學士

孤臣昔放逐,血泣追愆尤。汗漫不省識,如乘桴浮。或自疑上疏,上疏豈其由?是年京師旱,田畝少所收。上憐民無食,徵賦半已休。

有司恤經費,未免煩徵求。富者既雲急,貧者固已流。傳聞閭裡間,赤子棄渠溝。持男易斗粟,掉臂莫肯酬。

我時出衢路,餓者何其稠。親逢道邊死,佇立久咿。歸舍不能食,有如魚中鈎。適會除御史,誠當得言秋。

拜疏移ト門,為忠寧自謀?上陳人疾苦,無令絶其喉。下陳畿甸內,根本理宜優。積雪驗豐熟,幸寬待蠶。天子惻然感,司空嘆綢繆。

謂言即施設,乃反遷炎州。同官九俊,偏善柳與劉。或慮語言泄,傳之落冤仇。二子不宜爾,將疑斷還不。

中使臨門遣,頃刻不得留。病妹臥床褥,分知隔明幽。悲啼乞就別,百請不頷頭。弱妻抱稚子,出拜忘慚羞。

亻黽亻免不回顧,行行詣連州。朝為青雲士,暮作白首囚。商山季冬月,冰凍絶行。春風洞庭浪,出沒驚孤舟。

逾嶺到所任,低顏奉君侯。酸寒何足道,隨事生瘡疣。遠地觸途異,吏民似猿猴。生獰多忿很,辭舌紛嘲啁。

白日屋檐下,雙鳴鬥鵂留。有蛇類兩首,有蠱群飛游。窮冬或搖扇,盛夏或重裘。颶起最可畏,訇哮簸陵丘。

雷霆助光怪,氣象難比侔。癘疫忽潛遘,十家無一瘳。猜嫌動置毒,對案輒懷愁。前日遇恩赦,私心喜還憂。

果然又覊縶,不得歸<耒助>。此府雄且大,騰凌盡戈矛。淒淒法曹掾,何處事卑陬。生平企仁義,所學皆孔周。

早知大理官,不別三後儔。何況親犴獄,敲發奸偷。懸知失事勢,恐自罹罘。湘水清且急,涼風日修修。

胡為首歸路,旅泊尚夷猶?昨者京使至,嗣皇傳冕旒。赫然下明詔,首罪誅共殳。復聞顛夭輩,峨冠進鴻疇。班行再肅穆,璜鳴琅ギ。

佇繼貞觀烈,邊封脫兜鍪。三賢推侍從,卓犖傾枚鄒。高議參造化,清文煥皇猷。協心輔齊聖,政理同毛。

《小雅》詠鳴鹿,食蘋貴呦呦。遺風邈不嗣,豈憶嘗同。失志早衰換,前期擬蜉蝣。自從齒牙缺,始慕舌為柔。

因疾鼻又塞,漸能等薰蕕。深思罷官去,畢命依松楸。空懷焉能果,但見歲已遒。殷湯閔禽獸,解網祝蛛蝥。

雷煥掘寶劍,冤氛銷鬥牛。茲道誠可尚,誰能借前籌。慇勤謝吾友,明月非暗投。

暮行河堤上

暮行河堤上,四顧不見人。衰草際黃雲,感嘆愁我神。夜歸孤舟臥,展轉空及晨。謀計竟何就,嗟嗟世與身。

夜歌

靜夜有清光,閒堂仍獨息。念身幸無恨,志氣方自得。樂哉何所憂?所憂非我力。

重雲李觀疾贈之

天行失其度,陰氣來干陽。重雲閉白日,炎燠成寒涼。小人但咨怨,君子惟憂傷。飲食為減少,身體豈寧康。

此志誠足貴,懼非職所當。藜羹尚如此,肉食安可嘗?窮冬百草死,幽桂乃芬芳。且況天地間,大運自有常。勸君善飲食,鸞鳳本高翔。

江漢答孟郊

江漢雖雲廣,乘舟渡無艱。流沙信難行,馬足常往還。淒風結衝波,狐裘能禦寒。終宵處幽室,華燭光爛爛。

苟能行忠信,可以居夷蠻。嗟余與夫子,此義每所敦。何為復見贈,繾綣在不諼。

長安交遊者贈孟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