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柳宗元集 第 1 頁


河東集凡例 韓柳二集,閣、京、杭、蜀及諸郡本,或刊韓而遺柳,或刊柳而遺韓,以故板帙大小不相侔,而註釋亦未盡善。惟建安所刊五百家注本,二集始具。然所引蔡夢弼、任淵、孫汝聽、劉崧、韓醇、童宗說、張敦頤、陳顎諸家注 ...
作者:柳宗元 / 頁數:(1 / 143)

河東集凡例


韓柳二集,閣、京、杭、蜀及諸郡本,或刊韓而遺柳,或刊柳而遺韓,以故板帙大小不相侔,而註釋亦未盡善。惟建安所刊五百家注本,二集始具。然所引蔡夢弼、任淵、孫汝聽、劉崧、韓醇、童宗說、張敦頤、陳顎諸家注文,間多雜,而胥山沈晦辯,雲間潘緯音義,卻未附見,非闕與?今並會卒增入,且板帙與韓集大小等,亦學者之一便也。今舉凡例于左:

一、閣、京、杭、蜀及諸郡本,互有同異,今並加讎校,仍于正文之下註云:一本作某字。其間是正頗多,觀者當自知之。

一、他本所引注,有不載所出之始,而載後人所引用者,蓋未深加考索耳,今並訂證刪改。

一、嘉禾注本引黃唐《柳文雌黃》于篇章之後,其辭每多詆訾,殊非崇尚此集之意,今刪去。

一、卷帙所載篇章,諸本互有先後,今並從沈晦本所定次第。

一、舊注引某氏雲者,並仿朱子《離騷集注》例,皆刪去。

一、中有如騷叶音者,更不贅音,可以意求。

一、中有增注,又諸本所闕者,今擇其的當者添入。

一、每篇題下注所作日月,皆參以年譜,其事關係時政及公卿拜罷日月,系博採新舊史考定。

一、皇朝廟諱及唐舊諱,並見《昌黎集》例。


●卷一雅詩歌曲


○獻平淮夷雅表

臣宗元言:臣負罪竄伏,違尚書箋奏十有四年。聖恩寬宥,命守遐壤,。懷印曳紱,有社有人。臣宗元誠感誠荷,頓首頓首。

伏惟睿聖文武皇帝陛下,天造神斷,克清大憝。金鼓一動,萬方畢臣。太平之功,中興之德,推校千古,無所與讓。臣伏自忖度,有方剛之力,不得備戎行,致死命,況今已無事,思報國恩,獨惟文章。

伏見周宣王時稱中興,其道彰大,于後罕及,然征于《詩》大、小《雅》,其選徒出狩,則《車攻》、《吉日》;命官分土,則《嵩高》、《韓奕》、《人》;南征北伐,則《六月》、《采芑》;平淮夷,則《江漢》、《常武》。鏗釒訇炳耀,蕩人耳目。故宣王之形容與其輔佐,由今望之,若神人然。此無他,以《雅》故也。

臣伏見陛下自即位以來,平夏州,夷劍南,取江東,定河北。今又發自天衷,克翦淮右,而《大雅》不作,臣誠不佞,然不勝憤懣。伏以朝多文臣,不敢盡專數事,謹撰《平淮夷雅》二篇,雖不及尹吉甫、召穆公等,庶施諸後代,有以佐唐之光明,謹昧死再拜以獻,臣宗元誠恐誠懼,頓首頓首,謹言。


○平淮夷雅二篇

《皇武》,命丞相度董師,集大功也。

皇耆其武,于氵殷于淮。既巾乃車,環蔡其來。狡眾昏へ甚毒于酲。狂奔叫呶,以干大刑。

皇咨于度,惟汝一德。曠誅四紀,其汝克。錫汝斧鉞,其往視師。師是蔡人,以宥以厘。

度拜稽首,廟于元龜。既既類,于社是宜。金節煌煌。盾雕戈。

犀甲熊,威命是荷。

度拜稽首,出次於東。天子餞之,是崇。鼎俎。五獻百籩。

凡百卿士,班以周旋。

既涉于,乃翼乃前。孰圖厥猶,其佐多賢。宛宛周道,于山于川。遠揚邇昭,陟降連連。

我旆我旗,于道于陌。訓于群帥,拳勇來格。公曰徐之,無恃。式和爾容,惟義之宅。

進次於郾,彼昏卒狂。裒凶鞠頑,鋒蝟斧螗。赤子匍匐。厥父是亢。

怒其萌芽,以悖太陽。

王旅渾渾,是佚是怙。既獲敵師,若饑得。蔡凶伊窘,悉起來聚。左搗其虛,靡愆厥慮。

載闢載祓,丞相是臨。弛其武刑,諭我德心。其危既安,有長如林。曾是ん訁堯,化為謳吟。

皇曰來歸,汝復相予。爵之成國,胙以夏虛。度拜稽首,天子聖神。度拜稽首,皇下人。

淮夷既平,震是朔南。宜廟宜郊,以告德音。歸牛休馬,豐稼于野。我武惟皇,永保無疆。

○皇武十有一章,章八句。

《方城》,命守也。卒入蔡,得其大醜,以平淮右。

方城臨臨,王卒峙之。匪徼匪競,皇有正命。皇命于,往舒余仁。踣彼艱頑,柔惠是馴。

拜即命,于皇之訓。既礪既攻,以後厥刃。王師嶷嶷,熊羆是式。銜勇韜力,日思予殛。

寇昏以狂,敢蹈疆。士獲厥心,大袒高驤。長戟酋矛,粲其綏章。右翦左屠,聿禽其良。

其良既宥,告以父母。恩柔于肌,卒貢爾有。維彼攸恃,乃偵乃誘。維彼攸宅,乃發乃守。

其恃爰獲,我功我多。陰諜厥圖,以究爾訛。雨雪洋洋,大風來加。于燠其寒,于邇其遐。

汝陰之茫,懸瓠之峨。是震是拔,大殲厥家。狡虜既縻,輸于國都。示之市人,即社行誅。

乃諭乃止,蔡有厚喜。完其室家,仰父俯子。汝水氵々,既清而イ。蔡人行歌,我步逶遲。

蔡人歌矣,蔡風和矣。孰蔡初,胡<臬瓦>爾居。式慕以康,為願有餘。是究是咨,皇德既舒。

皇曰咨,裕乃父功。昔我文祖,惟西平是庸。內誨于家,外刑于邦。孰是蔡人,而不率從。

蔡人率止,惟西平有子。西平有子,惟我有臣。疇允大邦,俾惠我人。于廟告功,以顧萬方。

○方城十章,章八句。

○唐鐃歌鼓吹曲十二篇

負罪臣宗元言:臣幸以罪居永州,受食府廩,竊活性命,得視息,無治事,時恐懼,小閒,又盜取古書文句,聊以自娛。

伏惟漢、魏以來,代有鐃歌鼓吹詞,唯唐獨無有。臣為郎時,以太常聯禮部。嘗聞鼓吹署有戎樂,詞獨不列。今又考漢曲十二篇,魏曲十四篇。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