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柳宗元集    P 6


作者:柳宗元
頁數:6 / 143
類別:古典散文

 

作者:柳宗元 / 第1頁 / 共326頁

 大小:


柳宗元集

沓雲雨而漬厚土兮,蒸鬱勃其腥臊。陽不舒以擁隔兮,群陰■A11而為曹。側耕危獲苟以食兮,哀斯民之增勞。攢林麓以為叢棘兮,虎豹咆代狴牢之吠嗥。

胡井眢以管視兮,窮坎險其焉逃。顧幽昧之罪加兮,雖聖猶病夫嗷嗷。匪兕吾為柙兮,匪豕吾為牢。積十年莫吾省者兮,增蔽吾以蓬蒿。

聖日以理兮,賢日以進,誰使吾山之囚吾兮滔滔?

○愈膏肓疾賦

景公夢疾膏肓,尚謂虛假,命秦緩以候問,遂俯伏於堂下。公曰:「吾今形體不衰,筋力未寡,子言其有疾者,何也?」秦緩乃窮神極思,曰:「夫上醫療未萌之兆,中醫攻有兆之者。目定死生,心存取捨,亦猶卞和獻含璞之璧,伯樂相有孕之馬。然臣之遇疾,如泥之處埏,疾之遇臣,如金之在冶。



  
雖九竅未擁,四支且安。膚腠營胃,外強中乾。精氣內傷,神沮脈殫。以熱益熱,以寒益寒。

針灸不達,誠死之端。巫新麥以為讖,果不得其所餐。」公曰:「固知天賦性命,如彼暄寒,短不足悲,修不足歡。哂彼醫兮,徒精厥術,如何為之可觀?」醫乃勃然變色,攘袂而起:「子無讓我,我謂于子:我之技也,如石投水,如弦激矢。

視生則生,視死則死。膏肓之疾不救,衰亡之國不理。巨川將潰,非捧土之能塞。大廈將崩,非一木之能止。

斯言足以諭大,子今察乎孰是!」爰有忠臣,聞之憤怨,忘廢寢食,擗В感嘆:生死浩浩,天地漫漫。綏之則壽,撓之則散。善養命者,鮐背鶴髮成童兒。善輔弼者,殷辛、夏桀為周、漢。

非藥曷以愈疾?非兵胡以定亂?喪亡之國,在賢哲之所扶匡;而忠義之心,豈膏肓之所覊絆?余能理亡國之元刂弊?愈膏肓之患難,君謂之何以?”醫曰:「夫八之外,六合之中,始自生靈,及乎昆蟲,神安則存,神喪則終。亦猶道之紊也,患出於邪佞;身之憊也,疾生於火風。彼膏肓之與顛覆,匪藥石而能攻者哉。」因此而言曰:「余今變禍為福,易曲成直。


  

寧關天命,在我人力。以忠孝為干櫓,以信義為封殖。拯厥兆庶,綏乎社稷。一言而熒惑退舍,一揮而羲和匪昃。

桑谷、生庭而自滅,野雉ず鼎而自息。誠天地之無親,曷膏肓之能極?」醫者遂口噤心醉,投棄針石,匍匐而前:「吾謂治國在天,子謂治國在賢;吾謂命不可續,子謂命將可延。詎知國不足理,疾不足痊。佐荒淫為聖主,保夭壽為長年。

皆正直之是與,庶將來之勉旃!」•

●卷三論


○封建論

天地果無初乎?吾不得而知之也。生人果有初乎?吾不得而知之也。然則孰為近?曰:有初為近。孰明之?由封建而明之也。

彼封建者,更古聖王堯、舜、禹、湯、文、武而莫能去之。蓋非不欲去之也,勢不可也。勢之來,其生人之初乎?不初,無以有封建。封建非聖人意也。

彼其初與萬物皆生,草木榛榛,鹿豕犭丕犭丕,人不能搏噬,而且無毛羽,莫克自奉自衛,荀卿有言,必將假物以為用者也。夫假物者必爭,爭而不已,必就其能斷曲直者而聽命焉。其智而明者,所伏必眾,告之以直而不改,必痛之而後畏,由是君長刑政生焉。故近者聚而為群。

群之分,其爭必大,大而後有兵有德。又有大者,眾群之長又就而聽命焉,以安其屬,於是有諸侯之列。則其爭又有大者焉。德又大者,諸侯之列又就而聽命焉,以安其封,於是有方伯、連帥之類,則其爭又有大者焉。

德又大者,方伯、連帥之類又就而聽命焉,以安其人,然後天下會于一。是故有裡胥而後有縣大夫,有縣大夫而後有諸侯,有諸侯而後有方伯、連帥,有方伯連帥而後有天子。自天子至于裡胥,其德在人者,死必求其嗣而奉之。故封建非聖人意也,勢也。

夫堯、舜、禹、湯之事遠矣,及有周而甚詳。周有天下,裂土田而瓜分之,設五等,邦群後,布履星羅,四周于天下,輪運而輻集。合為朝覲會同,離為守臣城。然而降于夷王,害禮傷尊,下堂而迎覲者。

歷于宣王,挾中興復古之德,雄南征北伐之威,卒不能定魯侯之嗣。陵夷迄于幽、厲,王室東徙,而自列為諸侯矣。厥後問鼎之輕重者有之,射王中肩者有之,伐凡伯、誅萇弘者有之。天下乖,無君君之心,余以為周之喪久矣,徒建空名于公侯之上耳。

得非諸侯之盛強,末大不掉之咎歟?遂判為十二,合為七國,威分于陪臣之邦,國殄于後封之秦。則周之敗端,其在乎此矣。秦有天下,裂都會而為之郡邑,廢侯衛而為之守宰,據天下之雄圖,都六合之上游,攝製四海,運于掌握之內,此其所以為得也。不數載而天下大壞,其有由矣。

亟役萬人,暴其威刑,竭其貨賄。負鋤梃謫戍之徒,圜視而合從,大呼而成群。時則有叛人而無叛吏,人怨于下而吏畏于上,天下相合,殺守劫令而並起。咎在人怨,非郡邑之制失也。

漢有天下,矯秦之枉,徇周之制,剖海內而立宗子,封功臣。數年之間,奔命扶傷之不暇。困平城,病流矢,陵遲不救者三代。後乃謀臣獻畫,而離削自守矣。

然而封建之始,郡邑居半,時則有叛國而無叛郡。秦制之得,亦以明矣。繼漢而帝者,雖百代可知也。唐興,制州邑,立守宰,此其所以為宜也。

然猶桀猾時起,虐害方域者,失不在於州而在於兵,時則有叛將而無叛州。州縣之設,固不可革也。或者曰:封建者,必私其土,子其人,適其俗,修其理,施化易也。守宰者,苟其心,思遷其秩而已,何能理乎?余又非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