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柳宗元集    P 11


作者:柳宗元
頁數:11 / 143
類別:古典散文

 

柳宗元集

作者:柳宗元
第11,共143。
復仇不除害。」今若取此以斷兩下相殺,則合于禮矣。且夫不忘仇,孝也;不愛死,義也。元慶能不越于禮,服孝死義,是必達理而聞道者也。

夫達理聞道之人,豈其以王法為敵仇者哉?議者反以為戮,黷刑壞禮,其不可以為典,明矣。請下臣議,附於令,有斷斯獄者,不宜以前議從事。謹議。


○桐葉封弟辯

古之傳者,有言成王以桐葉與小弱弟,戲曰:「以封汝。」周公入賀。王曰:「戲也。」周公曰:「天子不可戲。」乃封小弱弟于唐。吾意不然。王之弟當封耶?周公宜以時言于王,不待其戲而賀以成之也。不當封耶?周公乃成其不中之戲,以地以人與小弱者為之主,其得為聖乎?且周公以王之言,不可苟焉而已,必從而成之耶?設有不幸,王以桐葉戲婦寺,亦將舉而從之乎?凡王者之德,在行之何若。

設未得其當,雖十易之不為病。要于其當,不可使易也,而況以其戲乎?若戲而必行之,是周公教王遂過也。吾意周公輔成王,宜以道,從容優樂,要歸之大中而已,必不逢其失而為之辭。又不當束縛之,馳驟之,使若牛馬然,急則敗矣。

且家人父子尚不能以此自克,況號為君臣者耶?是直小丈夫者之事,非周公所宜用,故不可信。或曰:封唐叔,史佚成之。

○辯《列子》(《漢志》:《列子》八篇,先於莊子,莊子稱之。公謂列子當在魯穆公時,其曰鄭穆公時,非是。言實信然。嘗考之鄭穆公立於周襄王二十五年,則其生當在周莊、惠王之際,其去孔子生於周靈王之二十年,誠幾百年。

若列子當鄭穆公時,

則是先夫子而生已若干年。今觀其書,乃有《仲尼》篇,且多所紀述夫子及諸門弟子事,則列子當生魯穆公時,而非鄭穆公時決矣。一字之誤乃爾哉!魯穆公之立,在夫子既沒之後雲。)

劉向古稱博極群書,然其錄《列子》,獨曰鄭穆公時人。穆公在孔子前幾百歲,《列子》書言鄭國,皆云子產、鄧析,不知向何以言之如此?《史記》:鄭公二十四年,楚悼王四年,圍鄭,鄭殺其相駟子陽。子陽正與列子同時。是歲,周安王三年,秦惠王、韓烈侯、趙武侯二年,魏文侯二十七年,燕厘公五年,齊康公七年,宋悼公六年,魯穆公十年。

不知向言魯穆公時遂誤為鄭耶?不然,何乖錯至如是?其後張湛徒知怪《列子》書言穆公後事,亦不能推知其時。然其書亦多增竄,非其實。要之,莊周為放依其辭。其稱夏棘、狙公、紀氵省子、季咸等,皆出《列子》,不可盡紀。


雖不概于孔子道,然其虛泊寥闊,居亂世,遠于利,禍不得逮乎身,而其心不窮。《易》之「遁世無悶」者,其近是歟?余故取焉。其文辭類莊子,而尤質厚,少為作,好文者可廢耶?其《楊朱》、《力命》,疑其楊子書。其言魏牟、孔穿皆出列子後,不可信。

然觀其辭,亦足通知古之多異術也,讀焉者慎取之而已矣。

○辯《文子》

《文子》書十二篇,其傳曰老子弟子。其辭時有若可取,其指意皆本老子。然考其書,蓋駁書也。其渾而類者少,竊取他書以合之者多。

凡孟、管輩數家,皆見剽竊,然而出其類。其意緒文辭,叉牙相抵而不合。不知人之增益之歟?或者眾為聚斂以成其書歟?然觀其往往有可立者,又頗惜之,憫其為之也勞。今刊去謬惡亂雜者,取其似是者,又頗為發其意,藏於家。

【《論語》辯二篇】

△上篇

或問曰:儒者稱《論語》孔子弟子所記,信乎?曰:未然也。孔子弟子,曾參最少,少孔子四十六歲。曾子老而死。是書記曾子之死,則去孔子也遠矣。

曾子之死,孔子弟子略無存者矣。吾意曾子弟子之為之也。何哉?且是書載弟子必以字,獨曾子、有子不然。由是言之,弟子之號之也。

然則有子何以稱子?曰:孔子之歿也,諸弟子以有子為似夫子,立而師之。其後不能對諸子之問,乃叱避而退,則固嘗有師之號矣。今所記獨曾子最後死,余是以知之。蓋樂正子春、子思之徒與為之爾。

或曰:孔子弟子嘗雜記其言,然而卒成其書者,曾氏之徒也。

△下篇

堯曰:「咨,爾舜!天之曆數在爾躬,四海困窮,天祿永終。」舜亦以命禹,曰:「余小子履,敢用玄牡,敢昭告于皇天后土,有罪不敢赦。萬方有罪,罪在朕躬。朕躬有罪,無以爾萬方。」或問之曰:《論語》書記問對之辭爾。今卒篇之首章然有是,何也?柳先生曰:《論語》之大,莫大乎是也。是乃孔子常常諷道之辭雲爾。彼孔子者,覆生人之器者也。

上之堯、舜之不遭,而禪不及己;下之無湯之勢,而己不得為天吏。生人無以澤其德,日視聞其勞死怨呼,而己之德涸然無所依而施,故于常常諷道雲爾而止也。此聖人之大志也,無容問對於其間。弟子或知之,或疑之不能明,相與傳之。

故于其為書也,卒篇之首,嚴而立之。

○辯《鬼谷子》

元冀好讀古書,然甚賢《鬼谷子》,為其《指要》幾千言。《鬼谷子》要為無取,漢時劉向、班固錄書無《鬼谷子》。《鬼谷子》後出,而險峭薄,恐其妄言亂世,難信,學者宜其不道。而世之言縱橫者,時葆其書。

尤者,晚乃益出七術。怪謬異甚,不可考校,其言益奇,而道益ɑ,使人狙狂失守,而易於陷墜。幸矣,人之葆之者少。今元子又文之以《指要》,嗚呼,其為好術也過矣。

○辯《晏子春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