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續資治通鑑 上 第 1 頁


續資治通鑒 ●卷第一 【宋紀一】 起上章涒灘正月,盡十二月,凡一年。 帝諱匡胤,姓趙氏,涿郡人。高祖朓,唐幽都令;曾祖珽,唐御史中丞;祖敬,涿州刺史;考弘殷,周檢校司徒、天水縣男,贈太尉;母杜氏。後唐天成二年, ...
作者:畢沅 / 頁數:(1 / 489)

續資治通鑒

●卷第一


【宋紀一】 起上章涒灘正月,盡十二月,凡一年。

帝諱匡胤,姓趙氏,涿郡人。高祖朓,唐幽都令;曾祖珽,唐御史中丞;祖敬,涿州刺史;考弘殷,周檢校司徒、天水縣男,贈太尉;母杜氏。後唐天成二年,帝生於洛陽夾馬營,赤光繞室,異香經月不散。既長,容貌雄偉,器度豁如,識者知非常人。事周世宗,累官殿前都點檢;恭帝即位,改宋州節度使,進封開國侯,依前都點檢。

○太祖啟運立極英武睿文神德聖功至明大孝皇帝建隆元年遼應歷十年。庚申,九六零年

春,正月,乙巳,周歸德軍節度使、檢校太尉、殿前都點檢趙匡胤稱帝。

先是辛丑朔,周群臣方賀正旦,鎮、定二州馳奏,遼師南下,與北漢合兵,周帝命匡胤率宿衛諸將禦之。匡胤掌軍政六年,得士卒心,數從世宗征伐,屢着功績,為人望所歸。至是主少國疑,將士陰謀推戴。

壬寅,殿前副點檢、鎮寧軍節度使太原慕容延釗將前軍先發;癸卯,大軍繼之。時京師多聚語云:「策點檢為天子。」軍中知星者河中苗訓,見日下復有一日,黑光摩蕩,指謂匡胤親吏楚昭輔曰:「此天命也。」

是夕,次陳橋驛,將士相與謀曰:「主上幼弱,我輩出死力破敵,誰則知之!不如先立點檢為天子,然後北征。」都押衙李處耘,具以其事白匡胤弟內殿祗候供奉官都知匡義及歸德節度掌書記薊人趙普,語未竟,諸將露刃突入,大言曰:「軍中定議,欲策太尉為天子。」匡義因曉之曰:「興王異姓,雖雲天命,實系人心。汝等各能嚴飭軍士,勿令剽掠,都城人心安,則四方自定,汝等亦可共保富貴矣。」眾許諾,乃共部分。夜遣衙隊軍使郭延贇馳告殿前都指揮使石守信、殿前都虞候王審琦,守信、審琦皆素歸心匡胤者。將士環列待旦。


匡胤醉臥,初不省。甲辰,遲明,諸將擐甲執兵,直叩寢門曰:「諸將無主,願策太尉為天子。」匡胤驚起,未及應,即被以黃袍,羅拜,呼萬歲,掖乘馬南行。匡胤度不能免,乃攬轡誓諸將曰:「汝等貪富貴,立我為天子,我有號令,汝等能稟乎?」眾下馬曰:「唯命。」匡胤曰:「太后、主上,吾北面事之;朝廷大臣,皆我之比肩也。汝等不得驚犯宮闕、侵凌朝貴及犯府庫。用命有厚賚,違則孥戮。」皆應曰:「諾。」乃整軍自仁和門入,秋毫無所犯。翼日,先遣客省使大名潘美見執政喻意,又遣楚昭輔慰安家人。

時宰相大名范質,太原王溥,早朝未退,聞變,質下殿執溥手曰:「倉卒遣將,吾輩之罪也。」爪入溥手幾出血。溥噤不能對。

天平節度使、同平章事、侍衛馬步軍副都指揮使太原韓通,自內庭惶遽奔歸,將率眾備禦。散員都指揮使洛陽王彥升遇通於路,躍馬逐之,馳入其第,殺通及其妻子。

諸將翼匡胤登明德門,匡胤令甲士還營,退歸公署,釋黃袍。有頃,諸將擁范質等至,匡胤嗚咽流涕曰:「吾受世宗厚恩,為六軍所迫,一旦至此,慚負天地,將若之何?」質等未及對,散指揮都虞候太原羅彥瑰按劍厲聲曰:「我輩無主,今日須得天子!」質等相顧不知所為;王溥降階先拜,質不得已亦拜。

遂請匡胤詣崇元殿行禪代禮。召文武百僚,至晡,班定,翰林學士承旨新平陶谷,袖中出周帝禪詔,宣徽使高唐昝居潤,引匡胤就龍墀北面拜受。宰相掖升崇元殿,服兗冕,即皇帝位。群臣拜賀。奉周帝為鄭王,符太后為周太后,遷居西宮。詔定有天下之號曰宋,因所領節度州名也。改元,大赦。內外馬步軍士等第優給,命官分告天地、社稷。遣中使乘傳賫詔諭天下;其諸道節度使,別以詔賜焉。華山隱士陳摶聞帝代周,曰:「天下自此定矣!」

汴都仰給漕運,河渠最為急務。先是歲調丁夫開濬淤淺,糗糧皆民自備;丁未,詔悉從官給,遂着為令。又以河北歲稔穀賤,命高其價以糴之。

戊申,贈周韓通為中書令,以禮葬之。初,通與帝同掌宿衛,軍政多決於通。通性剛而寡謀,言多忤物,人謂韓瞠眼。其子頗有志略,見帝得人望,勸通早為之所,通不聽,卒及于難。帝怒王彥升專殺,以開國初,隱忍不及罪。

賜南唐主詔書。先是,南唐中書舍人北海韓熙載使于周,及歸,南唐主歷問周之將帥,熙載曰:「趙點檢顧視非常,殆難測也。」至是,人服其識。

辛亥,論翊戴功,以周義成節度使、殿前都指揮使石守信為歸德節度使、侍衛馬步軍副都指揮使,以寧江節度使、馬軍都指揮使常山高懷德為義成節度使、殿前副都點檢,以武信節度使、步軍都指揮使厭次張令鐸為鎮安節度使、馬步軍都虞候,以殿前都虞候、睦州防禦使王審琦為泰寧節度使、殿前都指揮使,以虎捷左廂都指揮使、嘉州防禦使遼人張光翰為寧江節度使、馬軍都指揮使,以虎捷右廂都指揮使、岳州防禦使安喜趙彥徽為武信節度使、步軍都指揮使,餘領軍者併進爵。

癸丑,放周顯德中江南降將周成等三十四人歸於南唐。

乙卯,遣使分賑諸州。

丁巳,命周宗正少卿郭玘祀周廟及嵩、慶二陵,因着令,以時朝拜。

先是,周侍衛馬步軍都虞候、武安韓令坤領兵巡北邊,慕容延釗復率前軍至真定。帝既自立,遣使諭延釗、令坤各以便宜從事,兩人皆聽命。己未,加延釗殿前都點檢、昭化軍節度使、同中書門下二品,令坤侍衛馬步軍都指揮使、天平節度使、同平章事。

宰相表請以二月十六日為長春節,帝生日也。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