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沈從文全集《散文集》    P 5


作者:沈從文
頁數:5 / 0
類別:文學

 

沈從文全集《散文集》

作者:沈從文
第5,共0。
作者的筆真像是夢裡的一隻小艇,在波紋瘦鰜鰜的夢河裡蕩著,處處有著落,卻又處處不留痕跡。這般作品不是寫成的,是「想成」的。給這類的作者,批評是多餘的,因為他自己的想像就是最不放鬆的不出聲的批評者。獎勵也是多餘的,因為春草的發青,雲雀的放歌,都是用不著人們的獎勵的。
  志摩的欣賞
附二
關於《市集》的聲明

志摩先生:看到報,事真糟,想法聲明一下吧。近來正有一般小搗鬼遇事尋罅縫,說不定因此又要生出一番新的風浪。那一篇《市集》先送到《晨報》,用「休芸芸」名字,久不見登載,以為不見了。接著因《燕大週刊》有個熟人拿去登過;後又為一個朋友不候我的許可又轉載到《民眾文藝》上——這此又見,是三次了。小東西出現到三次,不是醜事總也成了可笑的事!
這似乎又全是我過失。因為前次你拿我那一冊稿子問我時,我曾說統未登載過,忘了這篇。這篇既已曾登載過,為甚我又連同那另外四篇送到晨報社去?那還有個原由:因我那個時候正同此時一樣,生活懸掛在半空中,夥計對於欠賬逼得不放鬆,故寫了三四篇東西並錄下這一篇短東西做一個冊子,送與勉己先生,記到附函曾有下面的話——「……若得到二十塊錢開銷一下公寓,這東西就賣了。
《市集》一篇,曾登載過……」
至於我附這短篇上去的意思,原是想把總來換二十塊錢,讓晨報社印一個小冊子。當時也曾聲明過。到後一個大不得,而勉己先生盡我寫信問他請他退這一本稿子又不理,我以為必是早失落了,失落就失落了,我哪來追問同編輯先生告狀打官司的氣力呢?所以不問。

不期望稿子還沒有因包花生米而流傳到人間。不但不失,且更得了新編輯的賞識,填到篇末,還加了幾句受來背膊發麻的按語縱無好攬閒事的蟲豸們來發見這足以使他自己為細心而自豪的事,但我自己看來,已夠可笑了。且前者署「休芸芸」,而今卻變成「沈從文」,我也得聲明一下:實在果能因此給了蟲豸們一點鑽蛀的空處,就讓他永久是兩個不同的人名吧。
  從文
  於新窄而霉齋
從文,不礙事,算是我們副刊轉載的,也就罷了。有一 位署名「小兵」的勸我下回沒有相當稿子時,就不妨拿空白紙給讀者們做別的用途,省得攙上爛東西叫人家看了眼疼心煩。
我想另一個辦法是復載值得讀者們再讀三讀乃至四讀五 讀的作品,我想這也應得比亂登的辦法強些。下回再要沒有好稿子,我想我要開始印《紅樓夢》了!好在版權是不成問題的。
志摩

狂人書簡

沈從文——給到×大學第一教室絞腦汁的可憐朋友
可憐的你們,既然到這裡來,大概都是為著生活的威迫而陷於失業時候了。你們沒有職業,為甚不去爽爽利利的結果了自己,何苦對於「生」如此眷戀?你們也許是因為你們自己的夢,你們也許因為自己家中可憐的父母姊妹——他們的夢又建築在你身上——而覺得生足以眷戀吧?但是,這世界,是能讓你們這樣柔懦的人們,永遠的,永遠的,做著夢生下去的世界嗎?
你們抱著偌大的希望,來到這裡,期望自己寫的那兩個小楷字,什麼意見書的文章,走到看卷先生們眼下,引起注意,得蒙賞識,認定你的能力時,會給你一口飯吃;可你們人是這樣多,而足以安置你們的書記又是這樣少!你們的希望,可憐啊!你們兩百人中間一百九十幾個的希望。
我想你們的腦汁實在不必絞了!—— 尤其少年的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