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續資治通鑑 中 第 1 頁


○徽宗體神合道駿烈遜功聖文仁德憲慈顯孝皇帝建中靖國元年遼壽昌七年,二月,改乾統元年 春,正月,壬戌朔,有赤氣起東北,亙西南,中函白氣;將散,復有黑祲在旁。右正言任伯雨言:「正歲之始,而赤氣 ...
作者:畢沅 / 頁數:(1 / 518)

○徽宗體神合道駿烈遜功聖文仁德憲慈顯孝皇帝建中靖國元年遼壽昌七年,二月,改乾統元年


春,正月,壬戌朔,有赤氣起東北,亙西南,中函白氣;將散,復有黑祲在旁。右正言任伯雨言:「正歲之始,而赤氣起於暮夜。日為陽,夜為陰;東南為陽,西北為陰;朝廷為陽,宮禁為陰;中國為陽,夷狄為陰;君子為陽,小人為陰。此宮禁陰謀、下幹上之證。漸沖西,正西散為白,而白主兵,此夷狄竊發之證也。天心仁愛,以災異為警戒。願陛下進忠良,黜邪佞,正名分,擊奸惡,使小人無得生犯上之心,則災異可變為休祥矣。」

癸亥,有星自西南入尾,其光燭地。

觀文殿大學士、中太一宮使范純仁卒,年七十五。

純仁疾革,呼諸子,口占遺表,命門生李之儀次第之。大略勸帝清心寡慾,約己便民,絶朋黨之論,察邪正之歸,毋輕議邊事,易逐言官。又辯明宣仁誣謗曰:’本權臣務快其私忿,非泰陵實謂之當然。”又云:「蓋嘗先天下而憂,期不負聖人之學,此先臣所以教子,而微臣所以事君者也。」詔贈開府儀同三司,謚忠宣,書碑額曰「世濟忠直之碑」。

純仁性寬簡,不以聲色加人,義之所在,則挺不少屈。自為布衣至宰相,廉儉如一,所得奉賜,皆以廣義莊,前後任子恩,多先疏族。嘗言:「吾平生所學,得之忠恕二字,一生用不盡,以至立朝事君,接待僚友,親睦宗族,未嘗須臾離此也。」每戒子弟曰:「人雖至愚,責人則明;雖有聰明,恕己則昏。苟能以責人之心責己,恕己之心恕人,不患不到聖賢地位也。」親族有請教者,純仁曰:「唯儉可以助廉,唯恕可以成德。」其人書之坐隅。

遼主自去臘有疾,正旦,力疾禦殿受賀。是日,如混同江。

甲戌,皇太后向氏崩于慈寧殿,遺詔尊皇太妃陳氏為皇太后。

是日,遼主殂於行宮,年七十,廟號道宗。遺詔燕國王延禧嗣位,北面樞密使耶律阿蘇、知樞密院事耶律儼同受顧命。

道宗即位,求直言,訪治道,勸農桑,興學校,救災恤患,粲然可觀。及謗訕之令既行,告訐之賞日重,群邪併進,賊及骨肉,諸部浸叛,用兵無寧歲。唯一歲飯僧三十六萬,一日而祝發者三千人,崇尚佛教,罔知國恤,遼亡征見矣。

延禧即位柩前,遼群臣上尊號曰天祚皇帝。

丁丑,易大行皇太后園為山陵,命曾布為山陵使。

己卯,令河、陝幕人入粟,免試注官。


二月,壬辰朔,遼改元乾統,大赦。詔:「為耶律伊遜所誣陷者,復其官爵,籍沒者出之,流放者還之。」

丙申,雨雹。

己亥,汰秦、鳳二路兵。

甲辰,始聽政。

乙巳,出內庫及諸路常平錢各百萬,備河北邊儲。

遼主之為燕國王也,道宗以蕭烏納有保護功,命其輔導。烏納數以直言忤旨,遼主初即位,即出烏納為遼興軍節度使,加守太傅。

甲寅,詔貶知揚州林希和舒州,降知隨州張商英為朝奉大夫,右司諫陳佑論其責輕,請重行降黜故也。

丁巳,詔:「潭州安置章惇,責授雷州司戶參軍,員外置。」

先是左正言任伯雨疏曰:“章惇久竊朝柄,迷國罔上,毒流搢紳,乘先帝變故倉卒,輒逞異志。向使其計得行,將置陛下與皇太后于何地!若貸而不誅,則天下大義不明,大法不立矣。臣聞北使言:『去年遼主方食,聞中國黜惇,放箸而起,稱善者再,謂南朝錯用此人。』北使又問:『何為只若是行遣?』以此觀之,不獨國人皆曰可殺,雖敵國莫不以為可殺也。’章八上,未報。會台諫陳瓘、陳次升等復極論之,乃有是貶。

初,蘇轍謫雷州,不許占官舍,遂僦民屋。惇又以為強奪民居,下州追民究治,以僦券甚明,乃止。至是惇問舍於民,民曰:「前蘇公來,為章丞相幾破我家,今不可也。」

初,惇之入相也,妻張氏病且死,屬之曰:「君作相,幸無報怨。」既祥,惇語陳瓘曰:「悼亡不堪,奈何?」瓘曰:「與其悲傷無益,曷若念其臨絶之語也!」惇無以對。

任伯雨又言蔡卞惡甚于章惇,遂陳其大罪有六曰:「誣罔宣仁保佑之功,欲行追廢,一也;凡紹聖以來竄逐臣僚,皆卞啟而後行,二也;宮中厭勝事作,卞乞掖庭置獄,只遣內臣推治,皇后以是得罪,三也;編排元佑章疏,被罪者數千人,議自卞出,四也;激怒哲宗,致鄒浩遠謫,又請治其親故送行之罪,五也;蹇序辰建看詳訴理之義,惇遲疑未應,卞以二心之言脅之,惇即日置局,士大夫得罪者八百三十家,六也。卞陰狡險賊,惡機滔天,門生故吏,遍滿中外,今雖薄責,猶如在朝,人人惴恐,不敢回心向善。朝廷邪正是非不得分別,馴致不已,奸人復進,天下安危,殆未可保也。」奏入,不省。

三月,癸亥,以知杭州呂惠卿為觀文殿學士、提舉洞霄宮。

甲子,始禦紫宸殿。

乙丑,遼使來告哀,遣謝文瓘、上官均往弔祭,黃寔賀即位。

丁卯,遼主命有司以張孝傑家屬分賜群臣。

甲戌,遼主召僧法頤放戒于內庭。

戊寅,以知無以軍陳瓘為著作佐郎、實錄院檢討官。

壬午,以日當食,避殿,減膳,減天下囚罪一等,流以下釋之。

遼殿直達爾旺哈,知遼主惡直言,心嗛蕭烏納,乃誣告烏納私借內府犀角。遼主命鞫之,烏納奏曰:「臣在先期,詔許日取帑錢十萬為私費,臣未嘗妄取一錢,肯借犀角乎?」遼主愈怒,奪其太傅官,降寧邊州刺史。自是遼廷諸臣益務為柔佞矣。

夏,四月,辛卯朔,日食不見。

甲午,上大行皇太后謚曰欽聖憲肅。乙未,追上欽聖皇太后曰欽慈。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