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蘇東坡集 上 第 1 頁


目錄 卷一 卷二 卷三 卷四 卷五 卷六 卷七 卷八 卷九 卷十 卷十一 卷十二 卷十三 卷十四 卷十五 卷十六 卷十七 卷十八 卷十九 卷二十 卷二十一 卷二十二 卷二十三 卷二十四 卷二十五 卷二十六 卷二十七 卷二十八 卷二十九 ...
作者:蘇東坡 / 頁數:(1 / 223)

目錄


卷一 卷二 卷三 卷四 卷五 卷六 卷七 卷八 卷九 卷十 卷十一 卷十二 卷十三 卷十四 卷十五 卷十六 卷十七 卷十八 卷十九 卷二十 卷二十一 卷二十二 卷二十三 卷二十四 卷二十五 卷二十六 卷二十七 卷二十八 卷二十九 卷三十 卷三十一 卷三十二 卷三十三 卷三十四 卷三十五 卷三十六 卷三十七 卷三十八 卷三十九 卷四十 卷四十一 卷四十二 卷四十三 卷四十四 卷四十五 卷四十六 卷四十七 卷四十八 卷四十九 卷五十


卷一



◎詩四十七首

【辛丑十一月十九日既與子由別于鄭州西門之外馬上賦詩一篇寄之】

不飲胡為醉兀兀,此心已逐歸鞍發。歸人猶自念庭闈,今我何以慰寂寞。登高迴首坡壠隔,惟見烏帽出覆沒。苦寒念爾衣裳薄,獨騎瘦馬踏殘月。路人行歌居人樂,僮仆怪我苦淒惻。亦知人生要有別,但恐歲月去飄忽。寒燈相對記疇昔,夜雨何時聽蕭瑟。君知此意不可忘,慎勿苦愛高官職。嘗有夜雨對床之言,故云爾。


【和子由澠池懷舊】

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那復計東西。老僧已死成新塔,壞壁無由見舊題。往日崎嶇還記否,路長人困蹇驢嘶。 往歲,馬死於二陵,騎驢至澠池。

【次韻和劉京兆石林亭之作石本唐苑中物散流民間劉購得之】

都城日荒廢,往事不可還。惟余故苑石,漂散向人間。公來始購蓄,不憚道里艱。盡從塵埃中,來對冰雪顏。瘦骨拔凜凜,蒼根漱潺潺。唐人惟奇章,好石古莫攀。盡令屬牛氏,刻鑿紛班班。嗟此本何常,聚散實循環。人失亦人得,要不出區寰。君看劉李末,不能保河關。況此百株石,鴻毛于泰山。但當對石飲,萬事付等閒。

五百言詩寄子由壬寅二月有詔令,郡吏分往屬縣減決囚禁,十三日受命出府,至寶鷄等四縣。既畢,事因朝謁太平宮而宿于南溪溪堂,遂並南山而西至樓觀大秦寺、延生觀、仙遊潭。十九日歸作詩五百言,以記凡所經歷者寄子由。

遠人罹水旱,王命釋俘囚。分縣傳明詔,循山得勝游。蕭條初出郭,曠蕩實消憂。薄暮來孤鎮,登臨憶武侯。崢嶸依絶壁,蒼茫瞰奔流。半夜人呼急,橫空火氣浮。天遙殊不辨,風急已難收。曉入陳倉縣,猶余賣酒樓。煙煤已狼藉,吏卒尚呀咻。十三日宿武城鎮,即俗所謂石鼻寨也,雲孔明所築。是夜二鼓,寶鷄火作,相去三十里,而見于武城。鷄嶺雲霞古,龍宮殿宇幽。縣有鷄爪峰、龍宮寺。南山連大散,歸路走吾州。欲往安能遂,將還為少留。回趨西虢道,卻渡小河洲。聞道溪石,猶存渭水頭。蒼崖雖有跡,大釣本無鈎。十四日,自寶鷄行至虢。聞太公溪石在縣東南十八里,猶有投竿跪餌兩膝所著之處。東去過塢,孤城象漢劉。誰言董公健,竟復伍孚仇。白刃俄生肘,黃金漫似丘。十五日至縣,縣有董卓城,其城象長安,俗謂之小長安。平生聞太白,一見駐行騶。鼓角誰能試,風雷果致不。岩崖已奇絶,冰雪更雕鎪。春旱憂無麥,山靈喜有湫。蛟龍懶方睡,瓶罐小容偷。是日晚,自起至清秋鎮宿。道過太白山,相傳雲,軍行鳴鼓角過山下,輒致雷雨。山上有湫甚靈,以今歲旱,方議取之。二曲林泉勝,三川氣象侔。近山麥早,臨水竹篁修。十六日,以近山地美,氣候殊早。縣有官竹園,十數里不絶。先帝膺符命,行宮畫冕旒。侍臣簪武弁,女樂抱箜篌。秘殿開金鎖,神人控玉虯。黑衣橫巨劍,被發凜雙眸。十七日,寒食。自東南行二十餘里,朝謁太平宮二聖御容。此宮乃太宗皇帝時有神降于道士張守真以告受命之符,所為立也。神封翊聖將軍,有殿。邂逅逢佳士,相將弄彩舟。投篙披綠荇,濯足亂清溝。晚宿南溪上,森如水國秋。繞湖栽翠密,終夜響颼颼。是日與監宮張杲之泛舟南溪,遂留宿于溪堂。冒曉窮幽邃,操戈畏炳彪。十八日,循終南而西,縣尉以甲卒見送。或雲近官竹園往往有虎。尹生猶有宅,老氏舊停。問道遺蹤在,登仙往事悠。馭風歸汗漫,閲世似蜉蝣。羽客知人意,瑤琴繫馬秋。不辭山寺遠,來作鹿鳴呦。帝子傳聞李,岩堂仿像緱。輕風幃幔卷,落日髻鬟愁。入谷音浴。警蒙密,登坡費輓摟。亂峰扌似槊,一水淡如油。中使何年到,金龍自古投。千重橫翠石,百丈見游。最愛泉鳴洞,初嘗雪入喉。滿瓶雖可致,洗耳嘆無由。是日遊崇聖觀,俗所謂樓觀也,乃尹喜舊宅,山腳有授經台尚在。遂與張杲之同至大秦寺蚤食而別。有太平宮道士趙宗有,抱琴見送至寺,作《鹿鳴》之引乃去。又西至延生觀,觀後上小山,有唐玉真公主修道之遺蹟。下山而西行十數里,南入黑水谷,谷中有潭名仙遊潭。潭上有寺三,倚峻峰,面清溪,樹林深翠,怪石不可勝數。潭水以繩縋石數百尺,不得其底,以瓦礫投之,翔揚徐下,食頃乃不見,其清澈如此。遂宿于中興寺,寺中有玉女洞,洞中有飛泉甚甘,明日以泉二瓶歸至,又明日乃至府。忽憶尋蟆培,方冬脫鹿裘。山川良甚似,水石亦堪儔。惟有泉旁飲,無人自獻酬。昔與子由游蝦蟆培,方冬,洞中溫溫如二三月。

【太白山下早行至橫渠鎮書崇壽院壁】

馬上續殘夢,不知朝日開。亂山橫翠幛,落月淡孤燈。奔走煩郵吏,安閒愧老僧。再游應眷眷,聊亦記吾曾。

【留題延生觀後山上小堂】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