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閑情偶寄    P 25


作者:李漁
頁數:25 / 94
類別:休閒娛樂

 

作者:李漁 / 第1頁 / 共326頁

 大小:


閑情偶寄

來此已是,大公在家麼?〔醜上〕收拾草鞋行遠路,安排包裹送嬌娘。呀!五娘子來了。老員外有請!〔末上〕衰柳寒蟬不可聞,金風敗葉正紛紛;長安古道休迴首,西出陽關無故人。呀!五娘子,我正要過來送你,你卻來了。〔旦〕因有遠行,特來拜別。大公請端從,受奴家幾拜。〔末〕來到就是了,不勞拜罷。〔旦拜,末同拜介〕〔旦〕高厚恩難報,臨岐淚滿巾。〔末〕從今無別事,拭目待歸人。〔末起,旦不起介〕〔末〕五娘子請起。呀!五娘子,你為何跪在地下不肯起來?〔旦〕奴家有兩件大事奉求,要大公親口許下,方敢起來。〔末〕孝婦所求,一定是綱常倫理之事,老夫一力擔當,快些請起!〔旦起介〕〔末〕叫小二看椅子過來,與五娘子坐了講話。〔旦〕告坐了。〔末〕五娘子,你方纔說的,是那兩件事?〔旦〕第一件,是怕奴家去後,公婆的墳塋沒人照管,求大公不時看顧。每逢令節,代燒一陌紙錢。〔末〕這是我分內之事,自然照管,何須你囑付。第二件呢?〔旦〕第二件,因奴家是個少年女子,遠出尋夫,沒人作伴,路上怕有嫌疑,求公公大發婆心,把小二借與奴家作伴,到京之日,即便遣人送還。這一件事,關係奴家的名節,斷求慨允。〔末〕五娘子,這件事情,比照管墳塋還大,莫說待你拜求,方纔肯許,不是個仗義之人;就是聽你講到此處,方纔思唸起來,把小二送你,也就不成個張廣才了。我昨日思想,不但你隻身行走,路上嫌疑;就是到了京中,與你丈夫相見,他問你在途路之中如何宿歇,你把甚麼言語答應他?萬一男子漢的心腸多疑少信,將你埋葬公婆的大事且不提起,反把形跡二字與你講論起來,如何了得!這也還是小事。他三載不歸,未必不在京中別有所娶。我想那房家小,看見前妻走到,還要無中生有,別尋說話,離間你的夫妻,何況是遠遠尋夫,沒人作伴?若把幾句惡言加你,豈不是有口難分?還有一說:你丈夫臨行之日,把家中事情拜託於我,我若容你獨自尋夫,有礙他終身名節,日後把甚麼顏面見他?就是死到九泉,也難與你公婆相會。這個主意,我先定下多時了,已曾分付小二,着他伴你同行,不勞分付,放心前去便了。〔旦起拜介〕這等多謝公公!奴家告別了。〔末〕且慢些,再請坐下。我且問你:你既要尋夫,那路上的盤費,已曾備下了麼?〔旦〕並不曾有。〔末〕既然沒有,如何去得?〔旦指背上琵琶介〕這就是奴家的盤費。不瞞公公說,已曾編下一套淒涼北調,譜入絲絃,一路彈唱而行,討些錢米度日。〔醜〕這等說來,竟是叫化了。這樣主意,我做不慣。不要總承,快尋別個去罷!〔末〕我自有主意,不消多嘴!五娘子,你前日剪髮葬親,往街坊貨賣,倒不曾問得你聲了幾貫錢財,可勾用麼?〔旦〕並無人買,全虧大公周濟。〔末〕卻又來!頭髮可以作髭,尚且賣不出錢財,何況是空空彈唱?萬一沒人與錢,你還是去的好?轉來的好?流落在他鄉,不來不去的好?那些長途資斧,我也曾與備下,不勞費心。也罷,你既費精神,編成一套詞曲,不可不使老朽聞之。你就唱來,待我與你發個利市。〔旦〕這等待奴家獻醜。若有不到之處,求大公改正一二。〔末〕你且唱來。〔旦理弦彈唱,末不住掩淚,醜不住哭介〕

〔北越調鬥鵪鶉〕靜理冰弦,凝神息喘,待訴衷腸,將眉略展。怕的是聽者悉聽,聞聲去遠。雖不比杞梁妻,善哭天,也去那哭倒長城的孟姜不遠。

〔紫花兒序〕俺不是好雲遊,閒離閨閫,也不是背人倫,強抱琵琶,都則為遠尋夫,苦歷山川。說甚麼金蓮窄小,道路,鞋穿,便做到骨葬溝渠首向天,保得過面無慚腆。好追隨,地下姑章,得全名,死也無冤。

〔天淨沙〕當初始配良緣,備饔飧,尚有餘錢。只為兒夫去遠,遇荒罹變,為妻庸,禍及椿萱。

〔金蕉葉〕他望賑濟,心穿眼穿;俺遭搶奪,糧懸命懸。若不是遇高鄰,分糧助飠,怎能勾慰親心,將灰復燃?



  
〔小桃紅〕可憐他游絲一縷命空牽,要續愁無線。俺也曾自饜糧備親膳,要救餘年,又誰料攀轅臥轍翻成勸?因來灶邊,窺奴私咽,一聲兒哭倒便歸泉。


  

〔調笑令〕可憐,葬無錢!虧的是一位恩人,意做了兩次天。他助喪非強由情願。實指望吉回凶轉,因災致祥無他變,又誰知,後運同前!

〔禿廝兒〕俺雖是厚麵皮,無羞不腆,怎忍得累高鄰,鬻產輸田?只得把香雲剪下自賣錢,到街坊,哭聲喧,誰憐?

〔聖藥王〕俺待要圖卸肩,赴九泉,怎忍得親骸朽露飽飛鳶?欲待把命苟延,較後先,算來無幸可徼天,哭倒在街前。

〔麻郎兒〕感義士施恩不倦,二天外,又復加天。則為這好仗義的高鄰忒煞賢,越顯得受恩的淺深無辨。

〔麼篇〕徒跣,把羅裙自捻,裹黃泥,去築墳圈。感山靈,神通晝顯,又指去路,勸人赴遠。

〔絡絲娘〕因此上,顧不的鞋弓襪穿。為缺資財致使得身容變。休怪俺孝婦啼痕學杜鵑,只為多愁怨,漬染得麻如茜。

〔拙魯速〕可憐俺日不停,夜不眠,饑不餐,冷不燃。當日呵,辨不出桃花人面,分不開藕瓣金蓮;到如今藕絲花片,落在誰邊?自對菱花,錯認椿萱,止為憂煎。才通道家寬出少年。

〔尾〕千愁萬緒提難遍,只好綰縧中一綫。聽不出眼淚的休解囊,但有酸鼻的仁人,請將鈔袋兒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