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閑情偶寄    P 26


作者:李漁
頁數:26 / 94
類別:休閒娛樂

 

作者:李漁 / 第1頁 / 共326頁

 大小:


閑情偶寄

〔末〕做也做得好,彈也彈得好,唱也唱得好,可稱三絶。〔出銀介〕這一封銀子,就當潤喉潤筆之資,你請收下。〔旦謝介〕〔末〕小二過來。他方纔彈唱的時節,我便為他聲音淒楚,情節可憐,故此掉淚。你知道些甚麼,也號號兆兆,哭個不了?〔醜〕不知甚麼原故,聽到其間,就不知不覺哭將起來,連我也不明白。〔末〕這等我且問你:方纔送他的銀子,萬一途中不勾,依舊要叫化起來,你還是情願不情願?〔醜〕情願!情願!〔末〕為甚麼以前不情願,如今忽然情願起來?〔醜想介〕正是,為甚麼原故,忽然改變起來?連我也不明白。〔末〕好,這叫做:孝心所感,鐵人流淚;高僧說法,頑石點頭。五娘子,你一片孝心,就從今日效驗起了,此去定然遂意。我且問你:你公婆的墳塋,曾去拜別了麼?〔旦〕還不曾去。要屈太公同行,好對著公婆當面拜託。〔末〕一發見得到!就請同行。叫小二,與五娘子背了琵琶。〔醜〕自然。莫說琵琶,就是要帶馬桶,我也情願挑着走了。〔末〕五娘子,我還有幾句藥石之言,要分付你,和你一而行走,一而講罷。〔旦〕既有法言,便求賜教。〔行介〕

〔鬥黑麻〕〔末〕伊夫婿,多應是貴官顯爵。伊家去,須當審個好惡。只怕你這般喬打扮,他怎知覺?一貴一貧,怕他將錯就錯。〔合〕孤墳寂寞,路途滋味惡。兩處堪悲,萬愁怎摸!

〔末〕已到墳前了。蔡大哥!蔡大嫂!你這個孝順媳婦,待你二人,可謂生事以禮,死葬以禮,祭之以禮,無一事不全的了!如今遠出尋夫,特來拜別,將墳墓交託於我。從今以後,我就當你媳婦,逢時化紙,遇節燒錢,你不消慮得。只是保佑他一路平安,早與丈夫相會。他一生行孝的事情,只有你夫妻兩口,與我張廣才三人知道。你夫妻死了,止剩得我一個在此,萬一不能勾見他,這孝婦一片苦心,誰人替他表白?趁我張廣才未死,速速保佑他回來。待我見他一面,把你媳婦的好處,細細對他講一遍,我張廣才這個老頭兒,就死也瞑目了。唉,我那老友呵!〔旦〕我那公婆呵!〔同放聲大哭、醜亦哭價〕〔末〕五娘子!

〔憶多嬌〕我承委託當領諾。這孤墳,我自看守,決不爽約。但願你途中身安樂。〔合〕舉目蕭索,滿眼盈盈淚落。

〔旦〕公婆,你媳婦如今去了!大公,奴家去了!〔末〕五娘子,你途間保重,早去早回!小二,你好生伏侍五娘子,不要叫他費心。〔醜〕曉得!



  
〔旦〕為尋夫婿別孤墳,〔末〕只怕兒夫不認真。

〔合〕流淚眼觀流淚眼,斷腸人送斷腸人。



  
〔旦掩淚同醜先下〕〔末目送,作哽咽不能出聲介〕噯,我、我、我明日死了,那有這等一個孝順媳婦!可憐!可憐!〔掩淚下〕

△《明珠記·煎茶》改本

○第一折

〔卜算子〕〔生冠帶上〕未遇費長房,已縮相思地。咫尺有佳音,可惜人難寄。

下官王仙客,叨授富平縣尹。又為長樂驛缺了驛官,上司命我帶管三月。近日朝廷差幾員內官,帶領三十名宮女,去備皇陵打掃之用,今日申牌時分,已到驛中。我想宮女三十名,焉知無雙小姐不在其內?要託人探個消息,百計不能。喜得裡面要取人伏侍,我把塞鴻扮做煎茶童子,送進去承值,萬一遇見小姐,也好傳個信兒。塞鴻那裡?〔醜上〕藍橋今夜好風光,天上群仙降下方。只恐雲英難見面,裴航空自搗玄霜。塞鴻伺候。〔生〕今日送你進去煎茶,專為打探無雙小姐的消息,你須要用心體訪。〔醜〕小人理會得。〔生〕隨着我來。〔行介〕你若見了小姐呵,

〔玉交枝〕道我因他憔悴,雖則是斷機緣,心兒未灰,痴情還想成婚配。便今世,不共鴛幃,私心願將來世期,倒不如將生換死求連理。〔合〕料伊行,冰心未移,料伊行,柔腸更痴。

說話之間,已至館驛前了。〔醜〕管門的公公在麼?〔淨上〕走馬近來辭帝闕,奉差前去掃皇陵。甚麼人?到此何干?〔生〕帶管驛事富平縣尹,送煎茶人役伺候。〔淨〕着他進來。〔醜進見介〕〔淨看怒介〕這是個男子,你為甚麼送他進來呢?〔生〕是個幼年童子。〔淨〕看他這個模樣,也不是個幼年童子了。好不不通道理的縣官!就是上司官員,帶著家眷從此經過,也沒有取男子服事之理,何況是皇宮內院的嬪妃,肯容男子見面?叫孩子們,快打出去,着他換婦人進來。這樣不通道理,還叫他做官!〔罵下〕〔生〕這怎麼處?

〔前腔〕精神徒費。不收留,翻加峻威,道是男兒怎入裙釵隊。嘆賓鴻,有翼難飛!〔醜〕老爺,你偌大一位縣官,怕着遣婦人不動?撥幾民民間婦女進去就是了,愁他怎的!〔生〕塞鴻,你那裡知道。民間婦人盡有,只是我做官的人,怎好把心事托他。幽情怎教民婦知,說來徒使旁人議。〔合前〕且自回衙,少時再作道理。正是:

不如意事常八九,可與人言無二三。

○第二折

〔破陣子〕〔小旦上〕故主恩情難背,思之夜夜魂飛。

奴家采蘋,自從拋離故主,寄養侯門,王將軍待若親生,王解元納為側室,唱隨之禮不缺,伉儷之情頗諧,只是思憶舊恩,放心不下。聞得朝廷撥出宮女三十名,去備皇陵打掃,如今現在驛中。萬一小姐也在數內,我和他咫尺之間,不能見面,令人何以為情。仔細想來,好淒慘人也!〔淚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