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閑情偶寄    P 27


作者:李漁
頁數:27 / 94
類別:休閒娛樂

 

作者:李漁 / 第1頁 / 共326頁

 大小:


閑情偶寄

〔黃鶯兒〕從小便相依。棄中途,履禍危,經年沒個音書寄。到如今呵,又不是他東我西,山遙路迷。宮門一入深無底,止不過隔層幃。身兒不近,怎免淚珠垂。

〔生上〕枉作千般計,空回九轉腸;姻緣生割斷,最狠是穹蒼。〔見介〕〔小旦〕相公回來了。你着塞鴻去探消息,端的何如?為甚麼面帶愁容,不言不語?〔生〕不要說起!那守門的太監,不收男子,只要婦人。婦人盡有,都是民間之女,怎好托他代傳心事,豈不悶殺我也!

〔前腔〕無計可施為,眼巴巴看落暉。只今宵一過,便無機會。娘子,我便為此煩惱。你為何也帶愁容?看你無端皺眉,無因淚垂,莫不是愁他奪取中宮位?那裡知道這婚姻事呵!絶端倪。便圖來世,那好事也難期。

〔小旦〕奴家不為別事,中因小姐在咫尺之間,不能見面,故主之情,難於割捨,所以在此傷心。〔生〕原來如此,這也是人之常情。〔小旦〕相公,你要傳消遞息,既苦無人;我要見面談心,又愁無計。我如今有個兩全之法,和你商量。〔生〕甚麼兩全之法?快些講來。〔小旦〕他要取婦人承值,何不把奴家送去?只說民間之婦。若還見了小姐,婦人與婦人講話,沒有甚麼嫌疑,豈不比塞鴻更強十倍?〔生〕如此甚妙!只是把個官人娘子扮作民間之婦,未免屈了你些。〔小旦〕我原以侍妾起家,何屈之有。〔生〕這等分付門上,喚一乘小嬌進來,傍晚出去,黎明進來便了。

羡卿多智更多情,一計能收兩淚零。



  
〔小旦〕鷄犬尚能懷故主,為人豈可負生成。

○第三折


  

(此折改白不改曲。曲照原本,不更一字。)

〔長相思〕〔旦上〕念奴嬌,歸國遙,為憶王孫心轉焦,楚江秋色饒。月兒高,燭影搖,為憶秦娥夢轉迢。苦呵!漢宮春信消。

街鼓冬冬動戍樓,倚床無寐數更籌;可憐今夜中庭月,一樣清光兩地愁。奴家自到驛內,看看天色晚來。〔內打二鼓介〕呀,譙樓上面,已打二鼓了。獨眠孤館,展轉淒其,待與姊妹們閒活消遣,怎奈他們心上無事,一個個都去睡了。教奴家獨守殘燈,怎生睡得去!

〔二郎神〕良宵杳,為愁多,睡來還覺。手攬寒衾風料峭。也罷,待我剔起殘燈,到階除下閒步一回,以消長夜。徘徊燈側,下階閒步無卿。只見慘淡中庭新月小。畫屏間,餘香猶裊。漏聲高,正三更,驛庭人靜寥寥。

那簾兒外面,就是煎茶之所,不免去就着茶爐,飲一杯若茗則個。正是:有水難澆心火熱,無風可解淚冰寒。〔暫下〕〔小旦持扇上〕已入重圍裡,還愁見面遙;故人相對處,打點淚痕拋。奴家自進驛來,辦眼偷瞧,不見我家小組。〔內作長嘆介〕〔小旦〕呀,如今夜深人靜,為何有沉吟嘆息之聲?不免揭起簾兒,覷他一眼。

〔前腔〕偷瞧,把朱簾輕揭,金鈴聲小。呀!那階除之下,緩步行來的,好似我家小姐。欲待喚他,又恐不是。我且只當不知,坐在這裡煎茶,看他出來,有何話說。〔旦上〕看,一樓茶煙香繚繞。呀!那個煎茶女子,好生面善。青衣執爨,分明舊識風標。悄語低聲問分曉。那煎茶女子,快取茶來!〔小旦〕娘娘請坐,待我取來。〔送茶,各看,背驚介〕〔旦〕呀!分明是采蘋的模樣,他為何來在這裡?〔小旦〕竟是我家小姐!待他喚我,我才好認他。〔旦〕那女子走近前來!你莫非就是采蘋麼?〔小旦〕小姐在上,妾身就是。〔跪介〕〔旦抱哭介〕〔合〕天那!何幸得萍水相遭!〔旦〕你為何來在這裡?〔小旦〕說起話長。今夜之來,是采蘋一點孝心,費盡機謀,特地來尋故主。請問小姐,老夫人好麼?〔旦〕還喜得康健。采蘋,你曉得王官人的消息麼?郎年少,自分離,孤身何處飄?

〔小旦〕他自分散之後,賊平到京。正要來圖婚配,不想我家遭此橫禍,他就落魄天涯。近得金吾將軍題請得官,現在富平縣尹,權知此驛。

〔囀林鶯〕他宦中薄祿權倚靠,知他未遂雲霄。〔旦〕這等說來,他也就在此處了。既然如此,你的近況何如?隨着誰人?作何勾當?〔小旦〕采蘋自別夫人小姐,蒙金吾將軍收為義女,就嫁與王官人,目今現在一起。〔旦〕哦,你和他現在一起麼?〔小旦〕是。〔旦作醋容介〕這等講來,我倒不如你了!鷦鷯已占枝頭早,孤鸞拘鎖,何日得歸巢?〔小旦〕小姐不要多心。奴家雖嫁王郎,議定權為側室,虛卻正夫人的座位,還待着小姐哩!〔旦〕這等才是。我且問你,檀郎安否?怕相思,瘦損潘安貌。〔小旦〕他雖受折磨,卻還志氣不衰,容顏如舊。志氣好,千般折挫,風月未全消。

他一片苦情,恐怕小姐不知,現付明珠一顆,是小姐贈與他的,他時時藏在身旁,不敢遺失。〔付珠介〕

〔前腔〕〔旦〕雙珠依舊成對好,我兩人還是蓬飄。采蘋,我今夜要約他一會,你可喚得進來麼?〔小旦〕這個使不得。老公公在外監守,又有軍士巡更,那裡喚得進來!〔旦〕莫非是你……〔小旦〕是我怎麼樣?哦,采蘋知道了,莫非疑我吃醋麼?若有此心,天不覆,地不載!小姐,利害所關,他委實進來不得。〔旦淚介〕噯!眼前欲見無由到,聖庭咫尺,翻做楚天遙。〔小旦〕楚天猶小,着不得一腔煩惱。小姐有何心事,只消對采蘋說知,待采蘋轉對他說,也與見面一般。〔旦〕枉心焦,我芳情自解,怎說與伊曹!

待我修書一封,與你帶去便了。〔小旦〕說得有理,快寫起來,一霎時天就明了。〔旦寫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