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甌北詩話 第 1 頁


卷一 ○李青蓮詩 李青蓮自是仙靈降生。司馬子微一見,即謂其「有仙風道骨,可與神遊八極之表。」賀知章一見,亦即呼為「謫仙人」。放還山後,陳留採訪使李彥允為請於北海高天師授道。其神采必有迥異乎常人者。詩之不可及處,在乎神識超邁,飄然而 ...
作者:趙翼 / 頁數:(1 / 62)

卷一


○李青蓮詩

李青蓮自是仙靈降生。司馬子微一見,即謂其「有仙風道骨,可與神遊八極之表。」賀知章一見,亦即呼為「謫仙人」。放還山後,陳留採訪使李彥允為請於北海高天師授道。其神采必有迥異乎常人者。詩之不可及處,在乎神識超邁,飄然而來,忽然而去,不屑屑於雕章琢句,亦不勞勞於鏤心刻骨,自有天馬行空,不可覊勒之勢。若論其沉刻則不如杜,雄鷙亦不如韓。然以杜、韓與之比較,一則用力而不免痕跡,一則不用力而觸手生春,此仙與人之別也。

青蓮一生本領,即在五十九首《古風》之第一首,開口便說《大雅》不作,騷人斯起,然詞多哀怨,已非正聲;至揚、馬益流宕,建安以後,更綺麗不足為法;迨有唐文運肇興,而己當其時,將以刪述繼獲麟之後。是其眼光所注,早已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直欲於千載後上接《風》、《雅》。蓋自信其才分之高,趨向之正,足以起八代之衰,而以身任之,非徒大言欺人也。

青蓮集中古詩多,律詩少。五律尚有七十餘首,七律只十首而已。蓋才氣豪邁,全以神運,自不屑束縛於格律對偶,與雕繪者爭長。然有對偶處,仍自工麗;且工麗中別有一種英爽之氣,溢出行墨之外。如:「洗兵條支海上波,放馬天山雪中草。」《戰城南》「天兵照雪下玉關,虜箭如沙射金甲。」《胡無人》邊月隨弓影,胡霜拂劍花。「《塞上曲》」笛奏龍吟水,簫鳴鳳下空。"《宮中行樂詞》何嘗不研煉,何嘗不精采耶?惟七律究未完善。內有《送賀監歸四明》及《題崔明府丹灶》二首,尚整練合格,其他殊不足觀,且有六句為一首者。蓋開元、天寶之間,七律尚未盛行,至德以後,賈至等《早朝大明宮》諸作,互相琢磨,始覺盡善,而青蓮久已出都,故所作不多也。


詩家好作奇句警語,必千錘百煉而後而成。如李長吉「石破天驚逗秋雨」,雖險而無意義,覺無理取閙。至少陵之「白摧朽骨龍虎死,黑入太陰雷雨垂」,昌黎之「巨刃摩天揚」,「乾坤擺良」等句,實足驚心動魄,然全力搏兔之狀,人皆見之。青蓮則不然。如:「撫頂弄盤古,推車轉天輪。女媧戲黃土,團作愚下人。散在六合間,如沙塵。」《上樂》「舉手弄清淺,誤攀織女機。」《游泰山》「一風三日吹倒山,白浪高於瓦官閣。」《橫江詞》皆奇警極矣,而以揮灑出之,全不見其錘煉之跡。其他刻露處,如「長風入短袂,兩手如懷冰」。

《新平少年》「客土植危根,逢春猶不死。」《樹中草》「蟪蛄啼青松,安見此樹老。」《擬古》「羅幃舒卷,似有人開。明月直入,無心可猜。」《獨漉篇》「莫卷龍鬚席,從他生網絲。且留琥珀枕,或有夢來時。」《白頭吟》皆人所百思不到,而入青蓮手,一若未經構思者。後人從此等此悟入,可得其真矣。

青蓮工於樂府。蓋其才思橫溢,無所發抒,輒藉此以逞筆力,故集中多至一百十五首。有借舊題以寫己懷述時事者。如《將進酒》之與岑夫子、丹丘生共飲。

《門有車馬客行》有云:「嘆我萬里游,飄飄三十春。空談帝王略,紫綬不掛身。」《梁甫吟》專詠呂尚、酈生,以見士未遇時為人所輕,及成功而後見。《天馬歌》以馬喻己之未遇,冀人薦達。此借舊題以自寫己懷者也。《猛虎行》全敘安祿山之亂,有「秦人半作燕地囚,胡馬翻銜洛陽草」等句。此借舊題以寫時事者也。

其他則皆題中應有之義,而別出機杼,以肆其才。乃說詩者必曲為附會,謂某詩以某事而作,某詩以某人而作。詩人遇題觸景,即有吟詠,豈必皆有所為耶?無所為,則竟不作一字耶?即如《蜀道難》,本亦樂府舊題,而黃山谷誤信舊注,以為刺章仇兼瓊之有異志;宋子京又據范攄《溪友議》,以為嚴武帥蜀,不禮於故相房,並嘗欲殺杜甫,故此詩為房、杜危之。不知章仇在蜀,正當天寶之初,中外晏安,臣僚貼服,豈有所顧慮!青蓮《答杜秀才》有雲聞君往年游錦城,章仇尚書倒屣迎「,則章仇並能下士者,更無從致譏。至嚴武先後鎮蜀,在肅、代兩朝,而青蓮天寶初入都,即以此詩受賀知章之賞識,其事在嚴武帥蜀前且二十年,其為附會,更不待辨。又如《胡無人》一首中,有」太白入月敵可摧"之句,與祿山被殺之讖相符,說者又謂此詩予決祿山之死。不知太白入月,本天官家占驗之法,豈專指祿山!且此篇上文,但言戎騎窺邊,漢兵殺敵之事,初不涉漁陽一語也。即此二首觀之,可破穿鑿之論矣。

李陽冰序謂唐初詩體,尚有梁、陳宮掖之風,至青蓮而大變,掃盡無餘。然細觀之,宮掖之風,究未掃盡也。蓋古樂府本多托於閨情女思,青蓮深於樂府,故亦多征夫怨婦惜別傷離之作,然皆含蓄有古意。如《黃葛篇》之「蒼梧大火流,暑服莫輕擲。此物雖過時,是妾手中跡」。《勞勞亭》之「春風知別苦,不遣柳條青」。《春思》之「春風不相識,何事入羅幃」。皆醞藉吞吐,言短意長,直接《國風》之遺。少陵已無此風味矣。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