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晏氏春秋    P 19


作者:晏子
頁數:19 / 30
類別:古典散文

 

作者:晏子 / 第1頁 / 共326頁

 大小:


晏氏春秋

魯昭公棄國走齊,齊公問焉,曰:「君何年之少,而棄國之蚤,奚道至于此乎?」昭公對曰:「吾少之時,人多愛我者,吾體不能親,人多諫我者,吾志不能用;好則內無拂而外無輔,輔拂無一人,諂諛我者甚眾。譬之猶秋蓬也,孤其根而美枝葉,秋風一至,根且拔矣。」景公辯其言,以語晏子,曰:「使是人反其國,豈不為古之賢君乎?」晏子對曰:「不然。夫愚者多悔,不肖者自賢,溺者不問墜,迷者不問路。溺而後問墜,迷而後問路,譬之猶臨難而遽鑄兵,噎而遽掘井,雖速亦無及已。」

晏子使魯有事已仲尼以為知禮第二十一

晏子使魯,仲尼命門弟子往觀,子貢反,報曰:「孰謂晏子習于禮乎?夫《禮》曰:『登階不歷,堂上不趨,授玉不跪。』今晏子皆反此,孰謂晏子習于禮者?」

晏子既已有事于魯君,退見仲尼,仲尼曰:「夫禮,登階不歷,堂上不趨,授玉不跪。夫子反此乎?」晏子曰:「嬰聞兩檻之間,君臣有位焉,君行其一,臣行其二,君之來速,是以登階歷堂上趨以及位也。君授玉卑,故跪以下之,且吾聞之,大者不逾閒,小者出入可也。」晏子出,仲尼送之以賓客之禮,不計之義,維晏子為能行之。

晏子之魯進食有豚亡二肩不求其人第二十二



  
晏子之魯,朝食進饋膳,有豚焉。晏子曰:「去其二肩。」晝者進膳,則豚肩不具。侍者曰:「膳豚肩亡。」晏子曰:「釋之矣。」侍者曰:「我能得其人。」晏子曰:「止。吾聞之,量功而不量力,則民盡;藏余不分,則民盜。子教我所以改之,無教我求其人也。」


  

曾子將行晏子送之而贈以善言第二十三

曾子將行,晏子送之曰:「君子贈人以軒,不若以言。吾請以言之以軒乎?」曾子曰:「請以言。」晏子曰:「今夫車輪,山之直木也,良匠揉之,其圓中規,雖有槁暴,不復嬴矣。故君子慎隱揉。和氏之璧,井裡之困也,良工修之,則為存國之寶,故君子慎所修。今夫蘭本,三年而成,湛之苦酒,則君子不近,庶人不佩;湛之縻醢,而賈匹馬矣。非蘭本美也,所湛然也。願子之必求所湛。嬰聞之,君子居必擇鄰,游必就士,擇居所以求士,求士所以避患也。嬰聞汨常移質,習俗移性,不可不慎也。」

晏子之晉睹齊累越石父解左驂贖之與歸第二十四

晏子之晉,至中牟,睹敝冠反裘負芻,息于途側者,以為君子也。使人問焉,曰:「子何為者也?」對曰:「我越石父者也。」晏子曰:「何為至此?」曰:「吾為人臣,仆于中牟,見使將歸。」晏子曰:「何為為仆?」對曰:「不免凍餓之切吾身,是以為仆也。」晏子曰:「為仆幾何!」對曰:「三年矣。」晏子曰:「可得贖乎?」對曰:「可。」遂解左驂以贈之,因載而與之俱歸。至舍,不辭而入,越石父怒而請絶。晏子使人應之曰:「吾未嘗得交夫子也,子為仆三年,吾乃今日睹而贖之,吾于子尚未可乎?子何絶我之暴也。」越石父對之曰:「臣聞之,士者詘乎不知己,而申乎知己,故君子不以功輕人之身,不為彼功詘身之理。吾三年為人臣仆,而莫吾知也。今子贖我,吾以子為知我矣:向者子乘,不我辭也,吾以子為忘;今又不辭而入,是與臣我者同矣。我猶且為臣,請鬻于世。」晏子出,見之曰:「向者見客之容,而今也見客之意。嬰聞之,省行者不引其過,察實者不譏其辭,嬰可以辭而無棄乎!嬰誠革之。」乃令糞灑改席,尊醮而禮之。越石父曰:「吾聞之,至恭不修途,尊禮不受擯。夫子禮之,仆不敢當也。」晏子遂以為上客。君子曰:「俗人之有功則徳,德則驕,晏子有功,免人于厄,而反詘下之,其去俗亦遠矣。此全功之道也。」

晏子之禦感妻言而自抑損晏子薦以為大夫第二十五

晏子為齊相,出,其禦之妻從門間而窺,其夫為相禦,擁大蓋,策駟馬,意氣揚揚,甚自得也。既而歸,其妻請去。夫問其故,妻曰:「晏子長不滿六尺,相齊國,名顯諸侯。今者妾觀其出,志念深矣,常有以自下者。今子長八尺,乃為人仆禦;然子之意,自以為足,妾是以求去也。」其後,夫自抑損,晏子怪而問之,禦以實對,晏子薦以為大夫。

泯子午見晏子晏子恨不盡其意第二十六

燕之遊士,有泯子午者,南見晏子于齊,言有文章,術有條理,巨可以補國,細可以益晏子者,三百篇。睹晏子,恐慎而不能言。晏子假之以悲色,開之以禮顏,然後能盡其復也。客退,晏子直席而坐,廢朝移時。在側者曰:「向者燕客侍,夫子胡為憂也?」晏子曰:「燕,萬乘之國也;齊,千里之途也。泯子午以萬乘之國為不足說,以千里之途為不足遠,則是千萬人之上也。且猶不能殫其言於我,況乎齊人之懷善而死者乎!吾所以不得睹者,豈不多矣!然吾失此,何之有也。」

晏子乞北郭騷米以養母騷殺身以明晏子之賢第二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