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晏氏春秋    P 20


作者:晏子
頁數:20 / 30
類別:古典散文

 

作者:晏子 / 第1頁 / 共326頁

 大小:


晏氏春秋

齊有北郭騷者,結罘罔,捆蒲葦,織履,以養其母,猶不足,踵門見晏子曰:「竊說先生之義,願乞所以養母者。」晏子使人分倉粟府金而遺之,辭金受粟。有間,晏子見疑于景公,出奔,過北郭騷之門而辭。北郭騷沐浴而見晏子曰:「夫子將焉適?」晏子曰:「見疑于齊君,將出奔。」北郭騷曰:「夫子勉之矣!」晏子上車太息而嘆曰:「嬰之亡豈不宜哉!亦不知士甚矣。」晏子行,北郭子召其友而告之曰:「吾說晏子之義,而嘗乞所以養母者焉。吾聞之,養其親者身伉其難,今晏子見疑,吾將以身死白之。」著衣冠,令其友操劍,奉笥而從,造於君庭,求復者曰:「晏子,天下之賢者也,今去齊國,齊必侵矣。方見國之必侵,不若死,請以頭托白晏子也。」因謂其友曰:「盛吾頭于笥中,奉以托。」退而自刎。其友因奉托而謂復者曰:「此北郭子為國故死,吾將為北郭子死。」又退而又自刎。景公聞之,大駭,乘馹而自追晏子,及之國郊,請而反之。晏子不得已而反,聞北郭子之以死白己也,太息而嘆曰:「嬰之亡,豈不宜哉!亦愈不知士甚矣。」

景公欲見高糾晏子辭以祿仕之臣第二十八

景公問晏子曰:「吾聞高糾與夫子游,寡人請見之。」晏子對曰:「臣聞之,為地戰者,不能成其王;為祿仕者,不能正其君。高糾與嬰為兄弟久矣,未嘗干嬰之行,特祿之臣也,何足以補君乎!」

高糾治晏子家不得其俗乃逐之第二十九

高糾事晏子而見逐,高糾曰:「臣事夫子三年,無得,而卒見逐,其說何也?」晏子曰:「嬰之家俗有三,而子無一焉。」糾曰:「可得聞乎?」晏子曰:「嬰之家俗,間處從容不談議,則疏;出不相揚美,入不相削行,則不與;通國事無論,驕士慢知者,則不朝也。此三者,嬰之家俗,今子是無一焉。故嬰非特食饋之長也,是以辭。」



  
晏子居喪遜畣家老仲尼善之第三十

晏子居晏桓子之喪,粗衰,斬,苴絰帶,杖,菅屨,食粥,居倚廬,寢苫,枕草。其家老曰:「非大夫喪父之禮也。」晏子曰:「唯卿為大夫。」曾子以聞孔子,孔子曰:「晏子可謂能遠害矣。不以己之是駁人之非,遜辭以避咎,義也夫。」

晏子春秋內篇雜下第六凡三十章


  

靈公禁婦人為丈夫飾不止晏子請先內勿服第一

靈公好婦人而丈夫飾者,國人盡服之,公使吏禁之,曰:「女子而男子飾者,裂其衣,斷其帶。」裂衣斷帶相望,而不止。晏子見,公問曰:「寡人使吏禁女子而男子飾,裂斷其衣帶,相望而不止者何也?」晏子對曰:「君使服之於內,而禁之於外,猶懸牛首于門,而賣馬肉于內也。公何以不使內勿服,則外莫敢為也。」公曰:「善。」使內勿服,逾月,而國莫之服。

齊人好轂擊晏子紿以不祥而禁之第二

齊人甚好轂擊,相犯以為樂,禁之不止。晏子患之,乃為新車良馬,出與人相犯也,曰:「轂擊者不祥,臣其祭祀不順,居處不敬乎?」下車而棄去之,然後國人乃不為。故曰:「禁之以制,而身不先行,民不能止。故化其心,莫若教也。」

景公夢五丈夫稱無辜晏子知其冤第三

景公畋于梧丘,夜猶早,公姑坐睡,而夢有五丈夫北面韋廬,稱無罪焉。公覺,召晏子而告其所夢。公曰:「我其嘗殺不辜,誅無罪耶?」晏子對曰:「昔者先君靈公畋,五丈夫罟而駭獸,故殺之,斷其頭而葬之。命曰:『五丈夫之丘』,此其地耶?」公令人掘而求之,則五頭同穴而存焉。公曰:「嘻!」令吏葬之。國人不知其夢也,曰:「君憫白骨,而況于生者乎,不遺餘力矣,不釋余知矣。」故曰:「君子之為善易矣。」

柏常騫禳梟死將為景公請壽晏子識其妄第四

景公為路寢之台,成,而不踴焉。柏常騫曰:「君為台甚急,台成,君何為而不踴焉?」公曰:「然!有梟昔者鳴,聲無不為也,吾惡之甚,是以不踴焉。」

柏常騫曰:「臣請禳而去。」公曰:「何具?」對曰:「築新室,為置白茅。」公使為室,成,置白茅焉。柏常騫夜用事。明日問公曰:「今昔聞鴞聲乎?」公曰:「一鳴而不復聞。」使人往視之,鴞當陛,布翌,伏地而死。公曰:「子之道若此其明,亦能益寡人之壽乎?」對曰:「能。」公曰:「能益幾何?」對曰:「天子九,諸侯七,大夫五。」公曰:「子亦有徵兆之見乎?」對曰:「得壽,地且動。」公喜,令百官趨具騫之所求。

柏常騫出,遭晏子于途,拜馬前,騫辭曰:「為禳君鴞而殺之,君謂騫曰:『子之道若此其明也,亦能益寡人壽乎?』騫曰:『能。』今且大祭,為君請壽,故將往,以聞。」

晏子曰:「嘻!亦善能為君請壽也。雖然,吾聞之,維以政與德而順乎神,為可以益壽,今徒祭,可以益壽乎?以則福兆有見乎?」對曰:「得壽,地將動。」晏子曰:「騫,昔吾見維星絶,樞星散,地其動,汝以是乎?」柏常騫俯有間,抑而對曰:「然。」晏子曰:「為之無益,不為無損也。汝薄斂,毋費民,且無令君知之。」

景公成柏寢而師開言室夕晏子辨其所以然第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