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晏氏春秋    P 29


作者:晏子
頁數:29 / 0
類別:古典散文

 

晏氏春秋

作者:晏子
第29,共0。
仲尼見景公景公曰先生奚不見寡人宰乎第三

仲尼游齊,見景公。景公曰:「先生奚不見寡人宰乎?」仲尼對曰:「臣聞晏子事三君而得順焉,是有三心,所以不見也。」仲尼出,景公以其言告晏子,晏子對曰:「不然!嬰為三心,三君為一心故,三君皆欲其以之安,是以嬰得順也。嬰聞之,是而非之,非而是之,猶非也。孔丘必據處此一心矣。」



  
仲尼之齊見景公而不見晏子子貢致問第四

仲尼之齊,見景公而不見晏子。子貢曰:「見君不見其從政者,可乎?」仲尼曰:「吾聞晏子事三君而順焉,吾疑其為人。」晏子聞之,曰:「嬰則齊之世民也,不維其行,不識其過,不能自立也。嬰聞之,有幸見愛,無幸見惡,誹譽為類,聲響相應,見行而從之者也。嬰聞之,以一心事三君者,所以順焉;以三心事一君者,不順焉。今未見嬰之行,而非其順也。嬰聞之,君子獨立不慚于影,獨寢不慚于魂。孔子拔樹削跡,不自以為辱;窮陳、蔡,不自以為約;非人不得其故,是猶澤人之非斤斧,山人之非網罟也。出之其口,不知其困也。始吾望儒而貴之,今吾望儒而疑之。」仲尼聞之,曰:「語有之:言發於爾,不可止於遠也;行存於身,不可掩于眾也。吾竊議晏子而不中夫人之過,吾罪幾矣!丘聞君子過人以為友,不及人以為師。今丘失言于夫子,譏之,是吾師也。」因宰我而謝焉,然仲尼見之。

景公出田顧問晏子若人之眾有孔子乎第五

景公出田,寒,故以為渾,猶顧而問晏子曰:「若人之眾,則有孔子焉乎?」晏子對曰:「有孔子,焉則無有?若舜焉則嬰不識。」公曰:「孔子之不逮舜為間矣,曷為『有孔子,焉則無有?若舜焉則嬰不識』!」晏子對曰:「是乃孔子之所以不逮舜。孔子行一節者也,處民之中,其過之識,況乎處君之中乎!舜者民處之中,則自齊乎士;處君子之中,則齊乎君子;上與聖人,則固聖人之材也。此乃孔子之所以不逮舜也。」

仲尼相魯景公患之晏子對以勿憂第六



  
仲尼相魯,景公患之,謂晏子曰:「鄰國有聖人,敵國之憂也。今孔子相魯若何?」晏子對曰:「君其勿憂。彼魯君,弱主也;孔子,聖相也。君不如陰重孔子,設以相齊,孔子強諫而不聽,必驕魯而有齊,君勿納也。夫絶于魯,無主于齊,孔子困矣。」居期年,孔子去魯之齊,景公不納,故困于陳、蔡之間。此上五章皆毀詆孔子,而此章復稱為聖相,設相齊國,孔子似非乎仲之所宜,故着于此篇。

景公問有臣有兄弟而強足恃乎晏子對不足恃第七

景公問晏子曰:「有臣而強,足恃乎?」晏子對曰:「不足恃。」「有兄弟而強,足恃乎?」晏子對曰:「不足恃。」公忿然作色曰:「吾今有恃乎?」晏子對曰:「有臣而強,無甚如湯;有兄弟而強,無甚如桀。湯有弒其君,桀有亡其兄,豈以人為足恃哉,可以無亡也!」此章與「景公問臣並兄弟之強而晏子對以湯桀無以垂訓」,故着于此篇。

景公游牛山少樂請晏子一願第八

景公游于牛山,少樂,公曰:「請晏子一願。」晏子對曰:「不,嬰何願?」公曰:「晏子一願。」對曰:「臣願有君而見畏,有妻而見歸,有子而可遺。」公曰:「善乎!晏子之願;載一願。」晏子對曰:「臣願有君而明,有妻而材,家不貧,有良鄰。有君而明,日順嬰之行,有妻而材,則使嬰不忘;家不貧,則不慍朋友所識;有良鄰,則日見君子:嬰之願也。」公曰:「善乎!晏子之願也。」晏子對曰:「臣願有君而可輔,有妻而可去,有子而可怒。」公曰:「善乎!晏子之願也。」此章載晏子之願如此,無以垂訓,故着于此篇。

景公為大鐘晏子與仲尼柏常騫知將毀第九

景公為大鐘,將懸之。晏子、仲尼、柏常騫三人朝,俱曰:「鐘將毀。」沖之,果毀。公召三子者而問之。晏子對曰:「鐘大,不祀先君而以燕,非禮,是以曰鐘將毀。」仲尼曰:「鐘大而懸下,沖之其氣下回而下薄,是以曰鐘將毀。」柏常騫曰:「今庚申,雷日也,音莫勝於雷,是以曰鐘將毀也。」此章與「景公為泰呂成將燕饗晏子諫」章旨同而尤近怪,故着于此篇。

田無宇非晏子有老妻晏子對以去老謂之亂第十

田無宇見晏子獨立於閨內,有婦人出於室者,髪斑白,衣緇布之衣而無裡裘。田無宇譏之曰:「出於室為何者也?」晏子曰:「嬰之家也。」無宇曰:「位為中卿,田七十萬,何以老為妻?」對曰:「嬰聞之,去老者,謂之亂,納少者,謂之淫。且夫見色而忘義,處富貴而失倫,謂之逆道。嬰可以有淫亂之行,不顧于倫,逆古之道乎?」此章與「景公以晏子妻老欲納愛女」旨同而事異,田無宇雖至凡品,亦未應以是誚。晏子沒,非晏子者將納其說,見棄妻乎?無以垂訓,故着于此篇。

工女欲入身于晏子晏子辭不受第十一

有工女托于晏子之家焉者,曰:「婢妾,東廓之野人也。願得入身,比數于下陳焉。」晏子曰:「乃今日而後自知吾不肖也!古之為政者,士農工商異居,男女有別而不通,故士無邪行,女無淫事。今仆托國主民,而女欲奔仆,仆必色見而行無廉也。」遂不見。此章與「犯傷槐之令者女求入晏子家」事同而辭略,且無因而至,故着于此篇。

景公欲誅羽人晏子以為法不宜殺第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