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容齋隨筆    P 103


作者:洪邁
頁數:103 / 0
類別:古典散文

 

容齋隨筆

作者:洪邁
第103,共0。
秀才之名秀才之名,自宋、魏以後,實為貢舉科目之最,而今人恬于習玩,每聞以此稱之,輒指為輕己。因閲《北史·杜正玄傳》載一事云:「隋開皇十五年,舉秀才,試策高第,曹司以策過左仆射楊素,素怒曰:『周、孔更生, 尚不得為秀才,刺史何忽妄舉此人!』乃以策抵地不視。時海內唯正玄一人應秀才,曹司重以啟素,素志在試退正玄,乃使擬相如《上林賦》、王褒《聖主得賢臣頌》、班固《燕然山銘》、張載《劍閣銘》、《白鸚鵡賦》,曰: 『我不能為君住宿,可至未時令就。』正玄及時並了。素讀數遍,大驚曰: 『誠好秀才!』命曹司錄奏。」蓋其重如此。又正玄弟正藏,次年舉秀才, 時蘇威監選試,擬賈誼《過秦論》、《尚書·湯誓》、《匠人箴》、《連理樹賦》、《幾賦》、《弓銘》,亦應時並就,文無點竄。然則可謂難矣,《唐書·杜正倫傳》云:「隋世重舉秀才,天下不十人,而正倫一門三秀才,皆高第。」乃此也。

魏收作史魏收作元魏一朝史,修史諸人,多被書錄,飾以美言,夙有怨者,多沒其善。每言:「何物小子,敢共魏收作色,舉之則使上天,按之當使人地。」



  
故眾口喧然,稱為「穢史」。諸家子孫,前後投訴,雲遺其家世職位,或雲不見記錄,或雲妄有非毀,至于坐謗史而獲罪編配,因以致死者。其書今存, 視南北八史中,最為冗謬。其自序云:「漢初,魏無知封高良侯,子均,均子恢,恢子彥,彥子歆,歆子悅,悅子子建,子建子收。」無知于收,為七代祖,而世之相去七百餘年。其妄如是,則其述他人世系與夫事業,可知矣! 容齋三筆

第卷




  
(十九則) 兔葵燕麥劉禹錫《再游玄都觀詩序》云:「唯兔葵燕麥,動搖春風耳。」今人多引用之。予讀《北史·邢邵傳》載邵一書云:「國子雖有學官之名,而無教授之實,何異兔絲燕麥,南箕北斗哉?」然則此語由來久矣。《爾雅》曰: 「莃,兔葵。籥(yuè),雀麥。」郭璞注曰:「頗似葵而葉小,狀如藜;雀麥即燕麥,有毛。」《廣志》曰:「菟葵,爚(yuè)之可食。」古歌曰:「田中繭絲,何嘗可絡?道邊燕麥,何嘗可獲?」皆見于《太平禦覽》。《上林賦》:「葴析苞荔,」張揖注曰:「析,似燕麥,音斯。」葉庭珪《海錄碎事》云: 「兔葵,苗如龍芮,花白莖紫。燕麥草似麥,亦曰雀麥。」但未詳出於何書。

北狄俘虜之苦元魏破江陵,盡以所俘士民為奴,無問貴賤,蓋北方夷俗皆然也。自靖康之後,陷于金虜者,帝子王孫,宦門仕族之家,盡沒為奴婢,使供作務。

每人一月支稗子五斗,令自舂為米,得一斗八升,用為猴糧。歲支麻五把, 令緝為裘,此外更無一錢一帛之入。男子不能緝者,則終歲裸體,虜或哀之, 則使執爨(cu4n),雖時負火得暖氣,然才出外取柴,歸再坐火邊,皮肉即脫落,不日輒死。惟喜有手藝,如醫人、綉工之類,尋常只團坐地上,以敗席或蘆藉襯之。遇客至開筵,引能樂者使奏技,酒闌客散,各復其初,依舊環坐刺繡,任其生死,視如草芥。先公在英州,為攝守蔡寯(j)n)言之,蔡書於《甲戌日記》,後其子大器錄以相示,此《松漠記聞》所遺也。

太守刺史贈吏民官漢薛宣為左馮翊,池陽令舉廉吏獄掾王立,未及召,立妻受囚家錢,慚恐自殺。宣移書池陽曰:「其以府決曹椽書立之柩,以顯其魂。」顏師古註云:「以此職追贈也。」後魏并州刺史以部民吳悉達兄弟行著鄉裡,板贈其父渤海太守。此二者皆以太守、刺史而擅贈吏民官職,不以為過,後世不敢然也。

李元亮詩啟建昌縣士人李元亮,山房公擇尚書族子也,抱材尚氣,不以辭色假人。

崇寧中在大學,蔡芽為學錄,元亮惡其人,不以所事前廊之禮事之。蔡擢第魁多士,元亮失意歸鄉。大觀二年冬,復詣學,道過和州。蔡解褐即超用, 才二年,至給事中,出補外,正臨此邦。元亮不肯入謁。蔡自到官,即戒津吏門卒,凡士大夫往來,無問官高卑,必飛報,雖布衣亦然。既知其來,便命駕先造所館。元亮驚喜出迎,謝曰:「所以來,顓為門下之故。方脩蟄見之禮,須明旦扣典客,不意給事先生卑躬下賤如此,前蟄不可復用,當別撰一通,然後敬謁。」蔡退,元亮旋營一啟,旦而往焉,其警策曰:「定館而見長者,古所不然,輕身以先匹夫,今無此事。」蔡摘讀嗟激,留宴連夕, 贈以五十萬錢,且致書延譽于諸公間,遂登三年貢士科。元亮亦工詩,如「人閒知晝永,花落見春深」,「朝雨未休還暮雨,臘寒才過又春寒」,皆佳句也。

元魏改功臣姓氏魏孝文自代遷洛,欲大革胡俗,既自改拓跋為元氏,而諸功臣舊族自代來者,以姓或重複,皆改之。於是拔拔氏為長孫氏,達奚氏為奚氏,乙旃氏為叔孫氏,丘穆陵氏為穆氏,步六孤氏為陸氏,賀賴氏為賀氏,獨孤氏為劉氏,賀樓氏為樓氏,勿忸于氏為于氏,尉遲氏為尉氏,其用夏變夷之意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