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容齋隨筆    P 132


作者:洪邁
頁數:132 / 0
類別:古典散文

 

容齋隨筆

作者:洪邁
第132,共0。
武公平戎有功,故周平王命之為公。”予按一時列國,雖子男之微,未有不稱公者,安得平王獨命衛武之事?周慧季鬲曰:「慧與惠通,《春秋》有惠伯、惠叔,虢姜敦有惠仲,而此鬲名之為惠季,豈非惠為氏,而伯仲叔季者乃其序邪?」予按惠伯、惠叔,正與莊伯、戴伯、平仲、敬仲、武叔、穆叔、成季相類,皆上為謚而下為字,烏得以為氏哉?齊侯鑄鐘銘云:「咸有九州, 處禹之都。」釋之曰:「齊之封域,有臨淄、東萊、北海、高密、,膠東、泰山、樂安、濟南;平原,蓋九州也。」予按銘語正謂禹九州耳,今所指言郡名,周世未有,豈得便以為州乎?宋公韻鐘銘曰:「宋公成之■鐘。」釋之曰:「宋自微子有國二十世,而有共公固成,又一世而有平公成,又七世而有剔公成,未知孰是?」予按宋共公名,《史記》以為瑕,《春秋》以為固,初無曰「固成」者。且父既名「成」,而其子複名之可乎?剔成君為弟偃所逐,亦非名「成」也。周雲雷磬曰:「《春秋》魯饑,臧文仲以玉馨告糴于齊。」按經所書,但云「臧孫辰告糴于齊」。《左傳》:亦無玉磬之說。

漢定陶鼎曰:「漢初有天下,以定:陶之地封彭越為梁王,越既叛命,乃以封高祖之子恢,是為定陶共王。」予按恢正封梁王,後徙趙。所謂定陶共王者,元帝之子、哀帝之父名康者也。



  
碌碌七字今人用碌碌字,本出《老子》云:「不欲碌碌如玉,落落如石。」孫愐《唐韻》引此句及王弼別本以為■■,然又為錄錄、娽娽、鹿鹿、陸陸、祿祿凡七字。《史記》「毛遂云:『公等錄錄,因人成事。』」《唐韻》以為娽娽。《漢書·蕭何贊》云:「錄錄未有奇節。」顏師古註:「錄錄猶鹿鹿、言在凡庶之中也。」《馬援傳》:「今更共陸陸。」《莊子·漁父篇》:「祿祿而受變于俗。」後生或不盡知。

占測天星國朝星官歷翁之伎,殊愧漢、唐,故其占測荒茫,幾于可笑。偶讀《四朝史·天文志》云:“元祐八年十月戊申,星出東壁西,慢流至羽林軍沒。



  
主擢用文士,賢臣在位。”“紹聖元年二月丙午,星出壁東,慢流入濁沒。

主天下文章士登用,賢臣在位。”“元符元年六月癸巳,星出室,至壁東沒。

主文士入國,賢臣用。”「二年二月癸卯,星出靈台,北行至軒轅沒。主賢臣在位,天子有子孫之喜。」按是時宣仁上仙,國是丕變,一時正人以次竄斥,章子厚在相位,蔡卞輔之,所謂四星之占,豈不可笑也!子孫之說,蓋陰諂劉後雲。

政和宮室自漢以來,宮室土木之盛,如漢武之甘泉、建章,陳後主之臨春、結綺, 隋楊帝之洛陽、江都,唐明皇之華清、連昌,已載史策。國朝祥符中,奸臣導諛,為玉情昭應、會靈、祥源諸宮,議者固以崇侈勞費為戒,然未有若政和蔡京所為也。京既固位,竊國政,招大璫童貫;楊戩、賈詳、藍從熙、何訴五人,分任其事。於是始作延福宮,有穆清、成平、會寧、睿謨、凝和、崑玉、群玉七殿,東邊有蕙馥、報瓊、蟠桃、春錦、疊瓊、芬芳、麗玉、寒香、拂雲、偃蓋,翠葆、鉛英、雲錦、蘭薰、摘金十五閣,西邊有繁英、雪香、披芳、鉛華、瓊華、文綺、絳萼、穠華、綠綺、瑤碧、清音、秋香、叢玉、扶玉、絳雲、亦十五閣。又疊石為山,建明春閣、其高十一丈,宴春閣廣十二丈、鑿圓池為海,橫四百尺,縱二百六十六尺。鶴莊、鹿砦、孔翠諸柵,蹄尾以數千計。五人者各自為制度、不相沿襲,爭以華靡相誇勝,故名” 延福五位”。其後復營萬歲山、艮岳山,周十餘里,最高一峰九十尺:亭堂樓館不可彈記。徽宗初亦喜之,已而悟其過,有厭惡語,由是力役稍息。靖康遭變,詔取山禽水鳥十餘萬投諸注渠,拆屋為薪,翦石為炮,伐竹為笓籬, 大鹿數千頭,悉殺之以陷衛士。

僧官試卿唐代宗以胡僧不空為鴻臚卿、開府儀同三司,予已論之矣。自其後習以為常,至本朝尚爾。元豐三年,詳定官制所言,譯經僧官,有授試光祿鴻臚卿、少卿者,請自今試卿者,改賜三藏大法師,試少卿者,賜三藏法師。詔試卿改賜六字法師,少卿四字,並冠以譯經三藏。久之復罷。

大觀算學大觀中,置算學如庫序之制,三年三月,詔以文宣王為先師,兗、鄒、荊三國公配饗,十哲從祀,而列自昔著名算數之人,繪像于兩廊,加賜五等之爵。於是中書舍人張邦昌定其名,風後、大橈、隷首、容成、箕子、商高、常仆、鬼臾區、巫咸九人封公,史蘇、卜徒父、卜偃、梓慎、卜楚丘、史趙、史墨、裨灶、榮方、甘德、石申、鮮于妄人、耿壽昌、夏侯勝、京房,翼奉、李尋、張衡、周興、單颺、樊英、郭璞、何承天、宋景業、蕭吉、臨孝恭、張曾元、王樸二十八人封伯,鄧平、劉洪、管輅、趙達、祖沖之、殷紹、信都芳、許遵、耿詢、劉焯、劉炫、傅仁均、王孝通、瞿曇羅、李淳風、王希明、李鼎祚、邊岡、郎f 、襄楷二十人封子,司馬季主、洛下閎、嚴君平、劉徽、姜岌、張立建、夏侯陽、甄鸞、盧太翼九人封男。考其所條具,固有于傳記無聞者,而高下等差,殊為乖謬。如司馬季主、嚴君平止於男爵,鮮于妄人、洛下閎同定《太初曆》,而妄人封伯,下閎封男,尤可笑也。十一月又改以黃帝為先師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