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華陽國誌 第 2 頁


巴郡譙靖善仕成、哀之世,為諫大夫,數進忠言。後違避王莽,又不事公孫述。述怒,遣使賚藥酒以懼之。靖善笑曰:「吾不省藥乎!」其子瑛納錢八百萬得免。國人作詩曰:「肅肅清節士,執德固貞。違惡以授命,沒世遺令聲。」 巴郡陳紀山為漢司隷校尉,嚴明 ...
作者:常璩 / 頁數:(2 / 64)

巴郡譙靖善仕成、哀之世,為諫大夫,數進忠言。後違避王莽,又不事公孫述。述怒,遣使賚藥酒以懼之。靖善笑曰:「吾不省藥乎!」其子瑛納錢八百萬得免。國人作詩曰:「肅肅清節士,執德固貞。違惡以授命,沒世遺令聲。」


巴郡陳紀山為漢司隷校尉,嚴明正直。西虜獻眩王庭,試之,分公卿以為嬉,紀山獨不視。京師稱之。巴人歌曰:「築室載直梁,國人以貞真。邪娛不揚目,枉行不動身。奸軌闢乎遠,理義協乎民。」

巴郡嚴王思為揚州刺史,惠愛在民。每當遷官,吏民塞路攀轅,詔遂留之。居官十八年卒,百姓若喪考妣。義送者賚錢百萬,欲以贍王思家。其子徐州刺史不受。送吏義崇不忍持還,乃散以為食,食行客。巴郡太守汝南應季先善而美之,乃作詩曰:「乘彼西漢,潭潭其淵。君子愷悌,作民二親。沒世遺愛,式鏡後人。」

漢安帝時,巴郡太守連失道,國人風之曰:「明明上天,下土是觀。帝選元後,求定民安。孰可不念?禍福由人。願君奉詔,惟德日親。」

永初中,廣漢、漢中羌反,虐及巴郡。有馬妙祈妻義、王元憒妻姬、趙蔓君妻華,夙喪夫,執共姜之節,守一醮之禮,號曰「三貞」。遭亂兵迫匿,懼見拘辱,三人同時自沉于西漢水而沒死。有黃鳥鳴其亡處,徘徊焉。國人傷之,乃作詩曰:「關關黃鳥,爰集於樹。窈窕淑女,是綉是黼。惟彼綉黼,其心匪石。嗟爾臨川,邈不可獲。」


永建中,泰山吳資元約為郡守,屢獲豐年。民歌之曰:「習習晨風動,澍雨潤乎苗。我後恤時務,我民以優饒。」及資遷去,民人思慕,又曰:「望遠忽不見,惆悵嘗徘徊。恩澤實難忘,悠悠心永懷。」

孝桓帝時,河南李盛仲和為郡守,貪財重賦。國人刺之曰:「狗吠何喧喧,有吏來在門。披衣出門應,府記欲得錢。語窮乞請期,吏怒反見尤。旋步顧家中,家中無可與。思往從鄰貸,鄰人已言匱。錢錢何難得,令我獨憔悴。」

漢末政衰,牧守自擅,民人思治,作詩曰:「混混濁沼魚,習習激清流。溫溫亂國民,業業仰前修。」

其德操仁義、文學政干若洛下閎、任文公、馮鴻卿、龐宣孟、玄文和、趙溫柔、龔升侯、楊文義等播名立事、言行表世者,不勝次載者也。

孝安帝永初二年,涼州羌反,入漢中,殺太守董炳,擾動巴中。中郎將尹就討之,不克,益州諸郡皆起兵禦之。三府舉廣漢王堂為巴郡太守。撥亂致治,進賢達士,貢孝子嚴永、隱士黃錯、名儒陳髦、俊士張,皆至大位。益州刺史張喬表其尤異,徙右扶風,民為立祠。

孝桓帝以并州刺史泰山但望字伯闔為巴郡太守,勤恤民隱。郡文學掾宕渠趙芬、掾弘農馮尤、墊江龔榮、王祈、李溫、臨江嚴就、胡良、文愷、安漢陳禧、閬中黃閶、江州毋成、陽譽、喬就、張紹、牟成、平直等詣望自訟曰:「郡境廣遠,千里給吏,兼將人從,冬往夏還,夏單冬復。惟逾時之役,懷怨曠之思。其婚喪吉凶,不得相見解緩補綻。下至薪菜之物,無不躬買于市。富者財得自供,貧者無以自久。是以清儉夭枉不聞。加以水陸艱難,山有猛獸,思迫期會,隕身江河,投死虎口。咨嗟之嘆,歷世所苦。天之應感,乃遭明府,欲為更新。童兒匹婦,歡喜相賀,將去遠就近,釋危蒙安。縣無數十,民無遠邇,恩加未生,澤及來世,巍巍之功,勒于金石。乞以文書付計掾史。人鬼同符,必獲嘉報,芬等幸甚。」望深納之。

郡戶曹史枳白望曰:「芬等前後百餘人歷政訟訴,未蒙感寤。明府運機布政,稽當皇極,為民庶請命救患,德合天地,澤潤河海。開闢以來,今遇慈父。經曰:『奕奕梁山,惟禹甸之;有倬其道,韓侯受命。』比隆等盛,于斯為美。」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