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沈從文全集《散文集》    P 248


作者:沈從文
頁數:248 / 0
類別:文學

 

沈從文全集《散文集》

作者:沈從文
第248,共0。
芷江縣地主都歡喜酬醇,地當由湘入黔滇川西南孔道,且是掉換船隻轎馬一大站,來往官親必多,上下行過路人帶土儀上熊府送禮事自然也就格外多。七太太管家事,守老太太家風,本為老太太許願吃長素,本地出產筍子菌子已夠一生吃用,要這些有什麼用?因此禮物推來送去勉強收下後,多原封不動,擱在那裡,另外一時卻用來回饋客人,因此壞掉的自然也不少。後院中有一株柚子樹,結實如安江品種,不知為什麼總有點煤油味。
正屋大廳中,除了掛幅沈南蘋畫的仙猿蟠桃大幅,和四條墨竹,一堵壁上還高掛了一排二十支鳥羽銅鑲的長箭,箭中有一支還帶著個多孔骨垛的骻箭頭。這東西雖高懸壁上不動,卻讓人想起劃空而過時那種呼嘯聲。很顯然,這是熊老太爺作游擊參將多年,熊府上遺留下來的唯一象徵了。
這是老屋大略情形,秉三先生的童年,就是在這麼一個家中,三進院落和大小十餘個房間範圍裡消磨的。


  
老房子左側還有所三進兩院新房子,不另立門戶,門院相通。新屋房間已減少,且把前後二院並成一個大院,所以顯得格外敞朗。平整整方石板大空地,養了約三十盆素心蘭和魚子蘭,二十來盆茉莉。兩個固定花台還栽有些山茶同月季。有一口大金魚缸,缸中擱了座二尺來高透瘦石山,上面長了株小小黃楊樹,一點秋海棠,一點虎耳草。七老爺有時在魚缸邊站站,一定也可得到點林泉之樂。(若真的要下鄉去享受享受田野林泉,就恐得用三十名保安隊護圍方能成行。照當時市價,若綁到七老爺的票,大約總得五十支槍才可望贖票的。)正面是大花廳,壁上掛有明朝人畫的四幅墨龍,龍睛凸出,從雲中露爪作攫拿狀,墨氣淋漓,像帶著風雨濕人衣襟神氣。另一邊又掛有趙秉鈞書寫的大八尺屏條六幅,寫唐人詩,作黃涪翁體,相當挺拔瀟灑。院子另一端,臨街是一列半西式樓房,上下兩層,各三大間。上層分隔開用作書房和臥室,還留下幾大箱雜書。下面是客廳,三間打通合而為一,有硬木炕榻,嵌大理石太師椅,半新式醉翁躺椅。空中既掛著蝕花玻璃的舊式宮燈,又懸著一個斗篷罩大煤油燈。一切如舊式人家,加上一點維新事物,所以既不摩登刺目,也不式微蕭索。炕後長條案上,還有一架二尺闊瓷器插屏,上面作壽比南山戲文。一對三尺高彩瓷花瓶,瓶中插了幾支孔雀長尾,翎眼彷彿睜得圓圓的,看著這室中一片寂寞一片灰,並預測著將來變化。還有一個衣帽架,是京式樣子,在北京熊家大客廳中時,或許曾有過督軍巡閱使之類要人的紫貂海龍裘帽擱在上面過。但一搬到這小地方來,顯然就無事可作,連裝點性也不多了。照當地風氣,十冬臘月老紳士多戴大風帽,罩著全個肩部,並不隨時脫下。普通壯年中年地主紳士,多戴青緞烏絨瓜皮小帽,到人家作客時,除非九九消寒遣有涯之生,要用它來拈閹射覆賭小酒食,也並不隨便脫下的。


  
這個客廳中也掛了些字畫,大多是秉三先生為老太太在北京辦壽時收下的頌祝禮物。有章太炎和譚組庵的壽詩,還有其他幾個時下名人的繪畫。當時做壽大有全國性意味,象徵各方面對於這個人維新的期許和欽崇,禮物一定極隆重,但帶回家來的多時賢手筆,可知必經過秉三先生的選擇,示鄉梓以富不如示鄉梓以德。有一幅黎元洪的五言壽聯,是當時大總統的手筆,字大如斗,氣派豪放,聯語僅十個字:有子今人傑宜年世女家將近三十年了,這十個字在我印象中還很鮮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