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沈從文全集《散文集》    P 260


作者:沈從文
頁數:260 / 0
類別:文學

 

沈從文全集《散文集》

作者:沈從文
第260,共0。
四人整齊的貼到地上移動的影子,白的鞋,縱聲的笑,精緻的微像有刺的在一種互存客氣中的談話,為給我他日做夢方便起見,我一一的連同月色帶給我的溫柔感觸,都保留到心上了。真像一個誇大的夢!我頗自疑。在另一時,一件極其平常的事,就會將我這幻影撞碎,而我,卻又來從一些破碎不完整的殘片中,找尋我失去的心。我將在一種莫可奈何中極其柔弱的讓回憶的感情來宰割,且預先就見到我有一天會不可自拔的陷進到這夢的破滅的哀愁裡。雖然,這時我卻是對人頗朦朧,說是不需要愛,那是自欺的事,但我真實的對於人,還未能察覺到的內心就是生了沸騰,來固執這愛!在如此清瑩的月光下,白玉雕像樣的laomei前,我竟找不到我是蒙了幸福的處所來。我只覺得寂寞。尤其是這印象太美。我知道,我此後將於一串的未來日子裡,再為月光介紹給我這真實的影子,在對過去的追尋裡,我會苦惱得成一個長期囚於荒島的囚人。
我想,我是永遠在大地上獨行的一個人,沒有家庭,缺少朋友,過去如此,未來還是如此,且,自己是這樣:把我理想中的神,拿來安置在一個或者竟不同道的女人身上,而我在現實中,又即時發現了事實與理想的不協調。我自己看人,且總如同在一個擴大鏡裡,雖然是有時是更其清白,但,謬誤卻隨時隨地顯著暴露了。一根毛髮,在我看來,會發見許多鱗片。其實這東西,在普通觸覺下,無論如何不會刺手;而我對一根毛髮樣的事的打擊,有時竟感到頗深的疼痛。……我有所恐懼,我心忽顫抖,終於我走開了。我怕我會在一種誤會下沉墜,我慢慢的把自己留在月光下孤獨立著了。
我想起我可哀的命運,凡事我竟如此固執,不能抓住眼前的一切,享受剎那的幸福,美的欣賞卻總偏到那種恍惚的夢裡去。
「眼前,豈不是頗足快樂麼?」謝謝朋友的忠告,正因為是眼前,我反而更其淒涼了。這樣月色,這樣情景,同樣的珍重收藏在心裡,倘若是不能遺忘,未必不可作他日溫暖我們既已成灰之心。但從此事看來,人生的渺茫無端,就足使我們一同在這明月下痛哭了!


  
他日,我們的關係,不論變成怎樣,想著時,都使我害怕。變,是一定的。不消說,我是希望它變成如我所期待的那一種,我們當真會成一個朋友。這也是我每一次同女人在一種泛泛的情形中接觸時,就發生的一個希望。我竟不能使我更勇猛點,英雄點,做一個平常男子的事業,盡量的,把心靈迷醉到目下的歡樂中。我只深深的憂愁著:盡力擴張的結果,在他日,我會把我苦惱的份量加重,到逾過我所能擔負的限度以外。我就又立時憐憫我自己起來。在一種歡樂空氣中,我卻不能做一點我應做的事,永遠是向另一個虛空裡追求,且竟先時感到了還未攏身的苦楚!
在朋友面前,我已證明我是一個與英雄相反的人了,我竟想逃。
在真實的談話中,我們可以找出各人人格的質點來。在長期沉默裡,我們可以使靈魂接近。但我都不願去做。我欲從別人方面得到一個新的啟示,把方向更其看得清楚,但我就懷了不安,簡直不想把朋友看得透徹一點。力量於我,可說是全放到收集此時從視覺下可以吸入的印象上面去了。別人的話,我不聽;我的話,卻全不是我所應當說的夾七雜八 的話。
「月亮真美!」
「月亮雖美, laomei,你還更美!」象朋友,短兵直入的誇讚,我卻有我的拘束,想不到應如此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