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沈從文全集《風子》 第 1 頁


作者:沈從文 序 三月的北京,連翹花黃得如金子,清晨在濕露中向人微笑。春假剛還開始,園遊會,男女交誼會,藝術同志遠行團,……一切一切由於大學校年青大學生,同那種不缺少童心的男女教授們組織的集會,聚集了無數青年男女,互相用無限熱情 ...
作者:沈從文 / 頁數:(1 / 60)

作者:沈從文


三月的北京,連翹花黃得如金子,清晨在濕露中向人微笑。春假剛還開始,園遊會,男女交誼會,藝術同志遠行團,……一切一切由於大學校年青大學生,同那種不缺少童心的男女教授們組織的集會,聚集了無數青年男女,互相用無限熱情消磨到這有限春光。多少年輕男子,都莫不在一種與時俱來的機會上,於沉醉狂歡情形中,享受到身邊年青女子小嘴長臂的溫柔。同一時節,青年男子××,懷了與世長辭的心情,一個人離開了北京,上了××每早向南遠遠開去的火車。恰如龍朱故事所說:民族中積習,常折磨到天才與英雄;不是在事業上粉骨碎身,便應在愛情上退位落伍。這年輕男子,純潔如美玉,俊拔如白鶴,為了那種對於女人方面的失意,尊重別人,犧牲自己,保持到一個有教育的男子的本分,便毫無言語,守著沉默,離開了××學校同北京。這年青人為龍朱的同鄉,原來生長的地方,同後來轉變的生活,形成了他的性格,那種性格,在智慧某一方面,培養了一種特殊處,在生活某一方面,便自然而然造成了一點悲劇。為了免避這悲劇折磨到自己,毀滅了自己,且為了另一人的安靜與幸福設想,他用敗北的意義而逃遁,向山東的海邊走去。

《鳳子》題記
近年來一般新的文學理論,自從把文學作品的目的,解釋成為「向社會即日兌現」的工具後,一個忠誠於自己信仰的作者,若還不缺少勇氣,想把他的文字,來替他所見到的這個民族較高的智慧,完美的品德,以及其特殊社會組織,試作一種善意的記錄,作品便常常不免成為一種罪惡的標誌。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