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沈從文全集《風子》    P 4


作者:沈從文
頁數:4 / 0
類別:文學

 

沈從文全集《風子》

作者:沈從文
第4,共0。
他所住的地方,在一個坡上。青島上的房子,原來就多位置在坡上的。那是一個孤獨的房子,但離一堆整齊的建築,××區立大學的校址,距離卻並不很遠。房子不大,位置極為適當。從外面看去,具備了青島住宅區避暑游息別墅的一切條件。整齊的草坪,寬闊的走廊,可以接受充足陽光的窗戶,以及其附近的無刺槐樹林,同加拿大白楊林,皆配置得十分美麗。從內面看來,則稍稍顯得簡單樸素了一點。房東是一個單身男子,除了六月時從北方接回那個在女子大學唸書的唯一女兒,同住兩個月外,沒有其他親眷,也沒有其他朋友。到後不知如何,把樓下六個房間全租給了××大學的教授們住下,因此一來,便彷彿成為一個寄宿舍了。他的住處同房東在樓上一層,東家一個年老僕人,照料到他飲食同一切,和照料他的主人一樣的極有條理。作客人的又十分清簡,無人往來,故主客十分相安。從他住處的窗戶望出去,可以眺望到遠遠的海,每日無時不在那裡變化顏色。一些散佈在斜坡下不甚整齊的樹林,冬天以來,落盡了葉子,矗著一片銀色的樹枝,在太陽下皆十分謐靜安詳。連同那個每日皆不缺少華洋紳士打高爾夫球的草坪一角,與無數參差不等排列在山下的紅瓦白牆小房子,收入到這個人窗戶時,便儼然一幅優美的圖畫。
自從住處成為××大學宿舍後,那房子裡便稍稍熱鬧了一點。在甬道上或樓梯邊,常常有炒菜的油氣,同煤爐的磺黃氣,還有咖啡氣味,有煙卷氣味。若照房東的僕人,自己先申明到他是「尊重他官能的感覺」的言語,「說得全不是謊話」,那麼,甬道上另外還有一種氣味,便應當是從那些胖大一點的教授們身體上留下來的。這裡原住得有六個教授,一切的氣味,不必說,自然是從那些編了號的房中溢出,才停頓到甬道上的。這些人似乎因為具有一種極高的知識,各人還都知道注意安靜。冬天來時,各人無事,大致皆各關著房門,蹲守到自己房中火爐邊,默思人生最艱深的問題,安靜沉著如貓兒。在冬天,從甬通出去那個公共大門銅扭上頭,被不知誰某,貼上了一個小小字條,很工整的寫著:「請您駕把門帶上」的,那樣客氣的字句,於是大家都極小心的,進出時不忘卻把門帶上。因此一來,住到樓上的他,初初從外面進門時,在那甬道間,為了一種包含了各樣味道的熱氣,不免略略感覺到一點頭昏。

但冬天不久就過去了。種種情形,已被春天所消滅,同時他漸漸的也覺得習慣了。故本來預備在春天搬一個家,到後來,反而以為同這些哲人知人住在一個大房子裡,別人對於他不著意,為很有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