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沈從文全集《風子》    P 17


作者:沈從文
頁數:17 / 0
類別:文學

 

沈從文全集《風子》

作者:沈從文
第17,共0。
誰有能力來否認,身在那種大樹面前,不感覺到自己的卑小與猥俗?我並不稱揚栗樹,以為那勝過杉樹。我想起的是那栗樹上所結的無數帶刺圓球。八月九月,明黃的日頭,疏疏地潑了一林陽光,在一切沉靜裡,山頭伐樹人的歌聲,懶散的唱著,調節到他斧斤的次數。就是那種枝葉倔強樸野的栗樹,帶刺的球體自動繼續爆炸,半圓形的硬殼果實,烏金色的光澤,落地時微小的聲音,這是一種聖境!自然在成熟一切,在創造一切,伐樹人的歌聲,即在讚美這自然意義中,長久不歇。這境界二十年來沒有被時間拭去,可是,我今年已五十五歲了,就記到這個,多明朗的一個印象!「
「時間使樹木長大,江河更改,天地變色,少壯如獅子的人為塵為土,這個我們不能不承認。不過有多少事情,在其他方面極易消失的,在我們記憶上,卻永遠年青。譬如一個女人,不盡只能在鍾情於她的男子心中永遠年青,且留到詩人的詩歌上面以後,這女人在一組文字上,也永遠有青春的光輝,如一朵花,如一片霞,照耀人的眼目……」老年紳士聽到這個議論,因為正提到他心中所思量到的一個問題,似乎稍稍受了一點寒氣,望到他年青朋友,把那個斑白的端整的頭搖動不已,帶點抗議性質說道:「這是一件事實,我的朋友。只是這一句話不是你年青人說的。這是為老年而有所鍾情的人一個說明。你是一個年青人,你不適宜於說這句話。」
年青人承認了這一點,顯露出謙虛和坦白微笑,解釋到這句話的來源。「這是從一本書上記下的。這話或者我將來還有用處,等到將來看去。至於現在,假若這句話適用於事實,我想像在我面前的老友,一定就有一點事情,行將同我說到。」
紳士瞥望到天花板,好像找尋一種幫助,「可惜得很,當我年青一點兒的時節,天並不吝惜給我一些機會,安置我到一種神奇故事裡去。不過郭景純那一枝生花妙筆,並沒有借給過我,詩人的才氣於我無分。一些不可忘卻的印象,如今只能埋葬在那麼一個敝舊的軀殼裡,再過不久,這敝舊軀殼,便又將埋葬到黃土裡了。」

「若我有幸福可以從老友口中聽到這個故事,這故事行將同樣的純潔的保留到這一個年青一點的心上,重新放出一種光輝。」
「我願意把它安置到一個年青人心上去,我願意作這件事。而且沒有比你更適當的一個人,使我極方便的說到這件事。不過杉樹的葉子因對生而顯得完美,我擔心我的言語,不能如一首有韻的詩那麼整齊。」
「對生的皂角未必比松樹還美。松樹的葉子,生來就十分紊亂,缺少秩序。」
「這松樹老了,已經為歲月人事把心蝕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