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沈從文全集《風子》    P 18


作者:沈從文
頁數:18 / 0
類別:文學

 

沈從文全集《風子》

作者:沈從文
第18,共0。
「為了位置一個與日俱增的經驗,長江大河也正在讓流水淘蝕。這是一種自然的規律。」
「可是一切改變皆使人不歡,秋天來時草木也十分憂鬱。」
「假若草木能有知覺,它在希望或追憶裡,為未來或過去那個春天,它應當是快樂的。」
紳士對於這個對白髮生了一種思索的興味,他願意接續到這一點問題上,思想徘徊逍遙。他承認了年青人的議論,同時又有所否認。他說:「是的,草木應當快樂,因為它有第二個春天可以等待。這一方面我們可仍然看出了人類的悲慘處,因為人類並沒有未來。一個年青人在愛情中常常懸想到未來,便極糊塗的打發了現在。到了老年,明白未來永遠不會來到了,想像的營養,便只好從過去那個倉庫裡支取他的儲蓄。我就是只能取用昨天儲蓄卻不能希望明天的一個人。」


  
年青人在這個儲蓄比喻上,放下另外一個意見。「一個有麵粉同金塊儲蓄的人,永遠不至於為生活艱難所困;一個不缺少人生經驗的人,他那取之不竭的智慧,值得一切人給他一種最大的尊敬。」
「我的朋友,你說得對。從你的言語上,老年人應當得一種知足的慰藉。不過應當有一個轉語,找回我們那個原來的問題。人和草木不能相同,我還有一點意見。就是草木既有過去,也有未來,同時還大都明白現在。陽光同雨露使它向人微笑,它常常是滿意現在,而盡量享受現在。我們在今天這個日子裡,所要談到的,思索的,工作的,就常常只是為了明天或昨天,使我們度過這一個當前。我明天是什麼呢?我問你。」
「我的老友,這是一個平安的休息。」年青人答後他老朋友的詢問,同時記起了東方哲人胡大聖,曾經以一種最東方的感情,對這休息所發的一番明論,便複述出來。「若果一個人在今天還能用他的記憶,思索到他的青春,這人的青春,便於這個人身上依然存在,沒有消失。我的老友,這個格言值得我們深思。我請你相信,在我眼睛裡,你的雄辯,已證明了你的少壯,你的敘述,也行將把你青春恢復轉來。萬里的長江,當每次春水發後,那古舊的河床,洋洋灑灑挾巨流而東下時,它便依然是有力而年青的。我希望讓一道回憶的河流經過你那還不衰弱的心上,在這溫柔的燈光下,我還可以有那種榮幸,重新瞻仰你一度青春的風儀。」
老紳士低低的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又是一個鳳子」。年青人聽到,臉色全變了。年青人顯得十分激動,一點回憶激動了他的血流,卻謹慎的節制到自己的冒失。因為從老紳士神色上看來,這一句話原不是為他而說,與年青人無關係的。
但年青人卻從這句話上,把去年十月來那個黃昏中人,認清楚就是對面的一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