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沈從文全集《自傳》    P 12


作者:沈從文
頁數:12 / 0
類別:文學

 

沈從文全集《自傳》

作者:沈從文
第12,共0。
那木匠想了想,好像莫可奈何才讓步的樣子,「借盆子得把戰敗的一隻給我,算作租錢。」
我滿口答應:「那成,那成。」
於是他方離開車盤,很慷慨的借給我一個泥罐子,頃刻之間我就只剩下一隻蟋蟀了。這木匠看看我捉來的蟲還不壞,必向我提議:「我們來比比,你贏了我借你這泥罐一天;你輸了,你把這蟋蟀輸給我,辦法公平不公平?」我正需要那麼一個辦法,連說「公平,公平」,於是這木匠進去了一會兒,拿出一隻蟋蟀來同我的鬥,不消說,三五回合我的自然又敗了。他的蟋蟀照例卻常常是我前一天輸給他的。那木匠看看我有點頹喪,明白我認識那匹小東西,擔心我生氣時一摔,一面趕忙收拾盆罐,一面帶著鼓勵我神氣笑笑的說:
「老弟,老弟,明天再來,明天再來!你應當捉好的來,走遠一點。明天來,明天來!」

我什麼話也不說,微笑著,出了木匠的大門,空手回家了。
這樣一整天在為雨水泡軟的田塍上亂跑,回家時常常全身是泥,家中當然一望而知,於是不必多說,沿老例跪一根香,罰關在空房子裡,不許哭,不許吃飯。等一會兒我自然可以從姐姐方面得到充飢的東西。悄悄的把東西吃下以後,我也疲倦了,因此空房中即或再冷一點,老鼠來去很多,一會兒就睡著,再也不知道如何上床的事了。
即或在家中那麼受折磨,到學校去時又免不了補挨一頓板子,我還是在想逃學時就逃學,決不為經驗所恐嚇。
有時逃學又只是到山上去偷人家園地裡的李子枇杷,主人拿著長長的竹竿大罵著追來時,就飛奔而逃,逃到遠處一面吃那個贓物,一面還唱山歌氣那主人。總而言之,人雖小小的,兩隻腳跑得很快,什麼茨棚裡鑽去也不在乎,要捉我可捉不到,就認為這種事很有趣味。
可是只要我不逃學,在學校裡我是不至於像其他那些人受處罰的。我從不用心唸書,但我從不在應當背誦時節無法對付。許多書總是臨時來讀十遍八遍,背誦時節卻居然琅琅上口,一字不遺。也似乎就由於這份小小聰明,學校把我同一般同學一樣待遇,更使我輕視學校。家中不瞭解我為什麼不想上進,不好好的利用自己聰明用功,我不瞭解家中為什麼只要我讀書,不讓我玩。我自己總以為讀書太容易了點,把認得的字記記那不算什麼希奇。最希奇處應當是另外那些人,在他那分習慣下所做的一切事情。為什麼騾子推磨時得把眼睛遮上?為什麼刀得燒紅時在水裡一淬方能堅硬?為什麼雕佛像的會把木頭雕成人形,所貼的金那麼薄又用什麼方法作成?為什麼小銅匠會在一塊銅板上鑽那麼一個圓眼,刻花時刻得整整齊齊?這些古怪事情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