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列女傳    P 5


作者:劉向
頁數:5 / 0
類別:中國古代史

 

作者:劉向 / 第1頁 / 共326頁

 大小:


列女傳

齊田稷子之母也。田稷子相齊,受下吏之貨金百鎰,以遺其母。母曰:「子為相三年矣,祿未嘗多若此也,豈修士大夫之費哉!安所得此?」對曰:「誠受之於下。」其母曰:

“吾聞士修身潔行,不為苟得。竭情盡實,不行詐偽。非義之事,不計於心。非理之利,不入于家。言行若一,情貌相副。今君設官以待子,厚祿以奉子,言行則可以報君。夫為人臣而事其君,猶為人子而事其父也。儘力竭能,忠信不欺,務在效忠,必死奉命,廉潔公正,故遂而無患。今子反是,遠忠矣。夫為人臣不忠,是為人子不孝也。不義之財,非吾有也。

不孝之子,非吾子也。子起。”田稷子慚而出,反其金,自歸罪于宣王,請就誅焉。宣王聞之,大賞其母之義,遂舍稷子之罪,復其相位,而以公金賜母。君子謂,稷母廉而有化。詩曰:「彼君子兮,不素飧兮。」無功而食祿,不為也,況于受金乎!

頌曰:田稷之母,廉潔正直,責子受金,以為不德,忠孝之事,盡財竭力,君子受祿,終不素食。

卷之二 賢明傳



  
周宣姜後

周宣姜後者,齊侯之女也。賢而有德,事非禮不言,行非禮不動。宣王嘗早臥晏起,後夫人不出房。姜後脫簪珥,待罪于永巷,使其傅母通言于王曰:「妾不才,妾之淫心見矣,至使君王失禮而晏朝,以見君王樂色而忘德也。夫苟樂色,必好奢窮欲,亂之所興也。原亂之興,從婢子起。敢請婢子之罪。」王曰:「寡人不德,實自生過,非夫人之罪也。」遂復姜後而勤於政事。早朝晏退,卒成中興之名。君子謂,姜後善於威儀而有德行。夫禮,後夫人禦于君,以燭進。至于君所,滅燭,適房中,脫朝服,衣褻服,然後進禦于君。鷄鳴,樂師擊鼓以告旦,後夫人鳴佩而去。詩曰:「威儀抑抑,德音秩秩。」又曰:「隰桑有阿,其葉有幽,既見君子,德音孔膠。」夫婦人以色親,以德固。姜氏之德行可謂孔膠也。

頌曰:嘉茲姜後,厥德孔賢,由禮動作,匡配周宣,引過推讓,宣王悟焉,夙夜崇道,為中興君。


  

齊桓衛姬

衛姬者,衛侯之女,齊桓公之夫人也。桓公好淫樂,衛姬為之不聽鄭衛之音。桓公用管仲寧戚,行霸道,諸侯皆朝,而衛獨不至。桓公與管仲謀伐衛。罷朝入閨,衛姬望見桓公,脫簪珥,解環珮,下堂再拜,曰:「願請衛之罪。」桓公曰:「吾與衛無故,姬何請耶?」

對曰:「妾聞之:人君有三色,顯然喜樂容貌淫樂者,鐘鼓酒食之色。寂然清靜意氣沉抑者,喪禍之色。忿然充滿手足矜動者,攻伐之色。今妾望君舉趾高,色厲音揚,意在衛也,是以請也。」桓公許諾。明日臨朝,管仲趨進曰:「君之蒞朝也,恭而氣下,言則徐,無伐國之志,是釋衛也。」桓公曰:「善。」乃立衛姬為夫人,號管仲為仲父。曰:「夫人治內,管仲治外。寡人雖愚,足以立於世矣。」君子謂衛姬信而有行。詩曰:「展如之人兮,邦之媛也。」

頌曰:齊桓衛姬,忠款誠信,公好淫樂,姬為修身,望色請罪,桓公加焉,厥使治內,立為夫人。

晉文齊姜

齊姜,齊桓公之宗女,晉文公之夫人也。初文公父獻公,納驪姬,譖殺太子申生。文公號公子重耳,與舅犯奔狄。適齊,齊桓公以宗女妻之,遇之甚善,有馬二十乘,將死於齊,曰:「人生安樂而已,誰知其它。」子犯知文公之安齊也,欲行而患之,與從者謀于桑下,蠶妾在焉。妾告姜氏,姜殺之,而言于公子曰:「從者將以子行,聞者吾已除之矣。公子必從,不可以貳,貳無成命。自子去晉,晉無寧歲。天未亡晉,有晉國者,非子而誰,子其勉之!上帝臨子,貳必有咎。」公子曰:「吾不動,必死於此矣。」姜曰:“不可。周詩曰:

『莘莘征夫,每懷靡及。』夙夜征行,猶恐無及,況欲懷安,將何及矣!人不求及,其能及乎!亂不長世,公子必有晉。”公子不聽。姜與舅犯謀,醉,載之以行,酒醒,公子以戈逐舅犯曰:「若事有濟則可,無所濟,吾食舅氏之肉豈有饜哉!」遂行,過曹宋鄭楚而入秦。

秦穆公乃以兵內之於晉,晉人殺懷公而立公子重耳,是為文公。迎齊姜以為夫人。遂霸天下,為諸侯盟主。君子謂齊姜潔而不瀆,能育君子于善。詩曰:「彼美孟姜,可與寤言。」

此之謂也。

頌曰:齊姜公正,言行不怠,勸勉晉文,反國無疑,公子不聽,姜與犯謀,醉而載之,卒成霸基。

秦穆公姬

穆姬者,秦穆公之夫人,晉獻公之女,太子申生之同母姊,與惠公異母。賢而有義。獻公殺太子申生,逐群公子。惠公號公子夷吾,奔梁。及獻公卒,得因秦立。始即位,穆姬使納群公子曰:「公族者,君之根本。」惠公不用,又背秦賂。晉饑,請粟于秦,秦與之。秦饑,請粟于晉,晉不與。秦遂興兵與晉戰,獲晉君以歸。秦穆公曰:「埽除先人之廟,寡人將以晉君見。」穆姬聞之,乃與太子罃、公子宏,與女簡璧,衰絰履薪以迎。且告穆公曰:

「上天降災,使兩君匪以玉帛相見,乃以興戎。婢子娣姒,不能相教,以辱君命。晉君朝以入,婢子夕以死。惟君其圖之。」公懼,乃舍諸靈台。大夫請以入,公曰:「獲晉君以功歸,今以喪歸,將焉用!遂改館晉君,饋以七牢而遣之。穆姬死,穆姬之弟重耳入秦,秦送之晉,是為晉文公。太子罃思母之恩,而送其舅氏也,作詩曰:“我送舅氏,曰至渭陽,何以贈之?路車乘黃。」君子曰:「慈母生孝子。」詩云:「敬慎威儀,維民之則。」穆姬之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