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列女傳 第 9 頁


曹大夫僖負覊之妻也。晉公子重耳亡,過曹,恭公不禮焉。聞其駢脅,近其舍,伺其將浴,設微薄而觀之。負覊之妻言于夫曰:「吾觀晉公子,其從者三人皆國相也。以此三人者,皆善戮力以輔人,必得晉國。若得反國,必霸諸侯而討無禮,曹必為首。若曹有難,子必不免 ...
作者:劉向 / 頁數:(9 / 27)

曹大夫僖負覊之妻也。晉公子重耳亡,過曹,恭公不禮焉。聞其駢脅,近其舍,伺其將浴,設微薄而觀之。負覊之妻言于夫曰:「吾觀晉公子,其從者三人皆國相也。以此三人者,皆善戮力以輔人,必得晉國。若得反國,必霸諸侯而討無禮,曹必為首。若曹有難,子必不免,子胡不早自貳焉?且吾聞之:『不知其子者,視其父;不知其君者,視其所使。』今其從者皆卿相之仆也,則其君必霸王之主也。若加禮焉,必能報施矣。若有罪焉,必能討過。子不早圖,禍至不久矣。負覊乃遺之壺■,加璧其上,公子受■反璧。及公子反國,伐曹,乃表負覊之閭,令兵士無敢入。士民之扶老攜弱而赴其閭者,門外成市。君子謂僖氏之妻能遠識。詩云:“既明且哲,以保其身。」此之謂也。


頌曰:僖氏之妻,厥智孔白,見晉公子,知其興作,使夫饋■,且以自托,文伐曹國,卒獨見釋。

孫叔敖母

楚令尹孫叔敖之母也。叔敖為嬰兒之時,出遊,見兩頭蛇,殺而埋之。歸見其母而泣焉,母問其故,對曰:「吾聞見兩頭蛇者死,今者出遊見之。」其母曰:「蛇今安在?」對曰:「吾恐他人復見之,殺而埋之矣。」其母曰:「汝不死矣。夫有陰德者,陽報之。德勝不祥,仁除百禍。天之處高而聽卑。書不雲乎:『皇天無親,惟德是輔。』爾嘿矣,必興于楚。」及叔敖長,為令尹。君子謂叔敖之母知道德之次。詩云:「母氏聖善。」此之謂也。

頌曰:叔敖之母,深知天道,叔敖見蛇,兩頭岐首,殺而埋之,泣恐不及,母曰陰德,不死必壽。

晉伯宗妻

晉大夫伯宗之妻也。伯宗賢,而好以直辯凌人。每朝,其妻常戒之曰:「盜憎主人,民愛其上。有愛好人者,必有憎妒人者。夫子好直言,枉者惡之,禍必及身矣。」伯宗不聽,朝而以喜色歸。其妻曰:「子貌有喜色,何也?」伯宗曰:「吾言于朝,諸大夫皆謂我知似陽子。」妻曰:「實谷不華,至言不飾,今陽子華而不實,言而無謀,是以禍及其身,子何喜焉!」伯宗曰:「吾欲飲諸大夫酒,而與之語,爾試聽之。」其妻曰:「諾。」於是為大會,與諸大夫飲。既飲,而問妻曰:「何若?」對曰:「諸大夫莫子若也,然而民之不能戴其上久矣,難必及子。子之性固不可易也,且國家多貳,其危可立待也。子何不預結賢大夫,以托州犁焉。」伯宗曰:「諾。」乃得畢羊而交之。及欒不忌之難,三郄害伯宗,譖而殺之。畢羊乃送州犁于荊,遂得免焉。君子謂伯宗之妻知天道。詩云:「多將熇熇,不可救藥。」伯宗之謂也。


頌曰:伯宗凌人,妻知且亡,數諫伯宗,厚許畢羊,屬以州犁,以免咎殃,伯宗遇禍,州犁奔荊。

衛靈夫人

衛靈公之夫人也。靈公與夫人夜坐,聞車聲轔轔,至闕而止,過闕復有聲。公問夫人曰:「知此謂誰?」夫人曰:「此必蘧伯玉也。」公曰:「何以知之?」夫人曰:“妾聞:

禮下公門式路馬,所以廣敬也。夫忠臣與孝子,不為昭昭信節,不為冥冥墮行。蘧伯玉,衛之賢大夫也。仁而有智,敬於事上。此其人必不以闇昧廢禮,是以知之。”公使視之,果伯玉也。公反之,以戲夫人曰:「非也。」夫人酌觴再拜賀公,公曰:「子何以賀寡人?」夫人曰:「始妾獨以衛為有蘧伯玉爾,今衛復有與之齊者,是君有二賢臣也。國多賢臣,國之福也。妾是以賀。」公驚曰:「善哉!」遂語夫人其實焉。君子謂衛夫人明於知人道。夫可欺而不可罔者,其明智乎!詩云:「我聞其聲,不見其人。」此之謂也。

頌曰:衛靈夜坐,夫人與存,有車轔轔,中止闕門,夫人知之,必伯玉焉,維知識賢,問之信然。

齊靈仲子

齊靈仲子者,宋侯之女,齊靈公之夫人也。初,靈公娶于魯聲姬,生子光,以為太子。

夫人仲子,與其娣戎子,皆嬖于公。仲子生子牙,戎子請以牙為太子代光,公許之。仲子曰:「不可。夫廢常,不祥;聞諸侯之難,失謀。夫光之立也,列于諸侯矣。今無故而廢之,是專絀諸侯,而以難犯不祥也。君心悔之。」「在我而已。」仲子曰:「妾非讓也,誠禍之萌也。」以死爭之,公終不聽,遂逐太子光,而立牙為太子,高厚為傅。靈公疾,高厚微迎光。及公薨,崔杼立光而殺高厚。以不用仲子之言,禍至于此。君子謂仲子明於事理。

詩云:「聽用我謀,庶無大悔。」仲子之謂也。

頌曰:齊靈仲子,仁智顯明,靈公立牙,廢姬子光,仲子強諫,棄適不祥,公既不聽,果有禍殃。

魯臧孫母

臧孫母者,魯大夫臧文仲之母也。文仲將為魯使至齊,其母送之曰:“汝刻而無恩,好盡人力,窮人以威,魯國不容子矣,而使子之齊。凡奸將作,必于變動。害子者,其于斯發事乎!汝其戒之。魯與齊通壁,壁鄰之國也。魯之寵臣多怨汝者,又皆通於齊高子、國子。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