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穆天子傳 第 1 頁


《穆天子傳》出汲塚。晉荀勖校定為六卷,有序。言其事雖不典,其文甚古,頗可觀覽。予考書序,稱穆王享國百年,耄荒。太史公記穆王賓西王母事,與諸傳說所載多合。則此書蓋備記一時之詳,不可厚誣也。春秋之時,諸侯各有國史,多厖雜之言。下逮戰國,王跡熄而 ...
作者:荀勖校定 / 頁數:(1 / 9)

《穆天子傳》出汲塚。晉荀勖校定為六卷,有序。言其事雖不典,其文甚古,頗可觀覽。予考書序,稱穆王享國百年,耄荒。太史公記穆王賓西王母事,與諸傳說所載多合。則此書蓋備記一時之詳,不可厚誣也。春秋之時,諸侯各有國史,多厖雜之言。下逮戰國,王跡熄而聖言湮,處士橫議而異端起,人人家自為說,求其欲不厖,其可得乎?其書紀王與七萃之士,巡行天下,然則徒衛簡而徵求寡矣!非有如秦漢之千騎萬乘空國而出也。王之自數其過,及七萃之規,未聞以為迕也。登群玉山,命邢侯攻玉,而不受其牢,是先王恤民之法,未嘗不行。至遇雨雪,士皆使休,獨王之八駿起騰以先待輒旬日,然後復發去,是非督令致期也。其承成康熙洽這餘,百姓晏然,雖以徐偃王之力行仁義,不足以為倡而搖天下,以知非有暴行虐政。而君子猶以王為獲沒於祗宮為深幸,足以見人心之危之如此也。是豈可效哉!是豈可效哉!存其書者固可以覽其古,徵其事者又安可不考其是非歟?南台都事海岱劉貞庭幹舊藏是書,懼其無傳,暇日稍加讎校訛舛,命金陵學官重刊,與博雅之士共之,諗予題其篇端雲。時至正十年,歲在庚寅,春二月二十七日壬子。知


古文穆天子傳者,太康二年,汲縣不准盜發古塚所得書也。皆竹簡素絲編,以臣勖前所考定古尺,度其簡,長二尺四寸,以墨書,一簡四十字。汲者,戰國時魏地也。案所得《紀年》,蓋魏惠成王子,令王之塚也,于《世本》,蓋襄王也。案《史記》六國年表,自令王二十一年至秦始皇三十四年燔書之歲,八十六年。及至太康二年初得此書,凡五百七十九年。其書言周穆王遊行之事,《春秋左氏傳》曰:「穆王欲肆其心,周行於天下,將皆使有車轍馬跡焉。」此書所載,則其事也。王好巡守,得盜驪騄耳之乘,造父為禦,以觀四荒。北絶流沙,西登崑崙,見西王母,與太史公記同。汲郡收書不謹,多毀落殘缺。雖其言不典,皆是古書,頗可觀覽。謹以二尺黃紙寫上,請事平,以本簡書及所新寫,並付秘書繕寫,藏之中經,副在三閣。謹序。

飲天飲天子蠲〔音涓〕山之上。

戊寅戊寅,天子北征,乃絶漳水〔絶,猶截也。漳水,今在鄴縣〕。

庚辰庚辰,至于□觴天子于盤石之上〔觴者,所以進酒,因雲觴耳〕,天子乃奏廣樂〔《史記》云:趙商子疾,不知人七日,而寤曰,我之帝所甚樂,與百神遊于鈞天,廣樂九奏萬舞,不類三代之樂,其聲動心。廣樂義見此〕,載立不捨〔言在車上立不下也〕,至于鈃山之下〔即鈃山,今在當山石邑縣。鈃,音邢〕。

癸未癸未,雨雪,天子獵于鈃山之西阿〔阿,山陂也〕。於是得絶鈃山之隊〔隊,謂谷中陰阻道也,音遂〕,北循虖沱之陽〔虖沱河,今在雁門鹵城縣陽水北。沲,音橐駝之駝〕。


乙酉乙酉,天子北升于□,天子北征于犬戎〔《國語》曰:穆王將征犬戎,祭公謀父諫,不從,遂征之。得四白狼、四白鹿以歸,自是荒服不至。《紀年》又曰:取其五王以東〕,犬戎胡觴天子于當水之陽,天子乃樂,□賜七萃之士戰〔萃,集也,聚也,亦猶傳有輿。大夫皆聚集有智力者,為王之爪牙也〕。

庚寅庚寅,北風雨雪〔《詩》曰:北風其源,雨雪其霪〕。天子以寒之故,命王屬休〔令王之徒屬休息也〕。

甲午甲午,天子西征,乃絶隃之關隥。〔隥,阪也。疑北謂北陵,西隃西已亥。隃,雁門山也,音俞〕。

已亥已亥,至于焉居愚知之平〔疑皆國名〕。

辛丑辛丑,天子西征,至于崩阝人。〔崩阝,國名。音叵肯切〕。河宗之子孫崩阝柏綮〔伯爵綮名,古伯字多以木〕,且逆天子于智之□先豹皮十,良馬二六〔古者為禮皆有以先之,傳曰:先進乘韋〕,天子使井利受之〔井利,穆王之嬖臣〕。

癸酉癸酉,天子舍于漆澤〔一宿為舍〕,乃西釣于河,以觀□智之□。

甲辰甲辰,天子獵于滲澤,於是得白狐玄狢焉,以祭于河宗〔以將有事于河奇,此獲,故用之。漢武帝郊祀得一角白鹿,以為祥瑞,亦將燎祭之類〕。

丙午丙午,天子飲于河水之阿〔阿,水峰也〕,天子屬六師之人于崩阝邦之南,滲澤之上〔屬猶會也〕。

戊寅戊寅,天子西征,鶩行至于陽紆之山〔鶩猶馳也。紆音嘔〕,河伯無夷之所都居〔無夷,馮夷也。《山海經》雲冰夷〕,是惟河宗氏〔河,四瀆之宗主。河者目以為氏〕。河宗柏夭逆天子燕然之山〔伯夭,字也〕,勞用束帛加璧〔勞,郊勞也。五兩為一束,兩,今之二丈〕。先白□天子使祭阝父受之〔祭阝父,祭阝公謀父,作析招之詩者〕。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