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沈從文全集《自傳》    P 85


作者:沈從文
頁數:85 / 0
類別:文學

 

沈從文全集《自傳》

作者:沈從文
第85,共0。
無論什麼人的無論什麼東西,只教你偷得著,儘管偷罷!偷到了,不被發覺,那麼就可以把這你偷自他、他搶自第三人的,在現在社會裡稱為贓物,在將來進步了的社會裡,當然是要分歸你有的東西,拿到當鋪——我雖然不能為你介紹職業,但是像這樣的當鋪卻可以為你介紹幾家——裡去換錢用。萬一發覺了呢?也沒有什麼。第一你坐坐監牢,房錢總可以不付了。第二監獄裡的飯,雖然沒有今天中午我請你的那家館子裡的那麼好,但是飯錢可以不付的。第三或者什麼什麼司令,以軍法從事,把你梟首示眾的時候,那麼你的無勇氣的自殺,總算是他來代你執行了,也是你的一件快心的事情,因為這樣的活在世上,實在是沒有什麼意思。
我寫到這裡,覺得沒有話再可以和你說了,最後我且來告訴你一種實習的方法罷!
你若要實行上舉的第二下策,最好是從親近的熟人方面做起。譬如你那位同鄉的親戚老H家裡,你可以先去試一試看。因為他的那些堆積在那裡的財富,不過是方法手段不同罷了,實際上也是和你一樣的偷來搶來的。你若再懾於他的慈和的笑裡的尖刀,不敢去向他先試,那麼不妨上我這裡來作個破題兒試試。我晚上臥房的門常是不關,進去很便。不過有一個缺點,就是我這裡沒有什麼值錢的物事。但是我有幾本舊書,卻很可以賣幾個錢。你若來時,最好是預先通知我一下,我好多服一劑催眠藥,早些睡下,因為近來身體不好,晚上老要失眠,怕與你的行動不便。還有一句話——你若來時,心腸應該要練得硬一點,不要因為是我的書的原因,致使你沒有偷成,就放聲大哭起來——
原載19241116日《晨報副刊》

第二部分 北平初期通信第23節 沈從文:致唯剛先生
副刊記者轉唯剛先生:
本來我沒有看每日新聞的資格,因為沒有這三分錢。今天,一個朋友因見到五四紀念號先生一篇大作,這裡提到的大作,是林宰平教授以唯剛筆名寫的《大學與學生》,發表於192553日《晨報副刊》。有關於我的話,所以拿來給我瞧。拜讀之餘,覺得自己實在無聊,簡直不是一個人,惶恐惶恐。
可惜我並不是個大學生(連中學生也不是)。但先生所聽說的總有所本。我雖不是學生,但當先生說「聽說是個學生」時,卻很自慰。想我雖不曾踹過中學大門,分不清洋鬼子字母究竟是有幾多(只敢說個大概多少),如今居然有人以為我是大學生!
寫文章不是讀書人專利,大概先生樂於首肯。或者是因文章中略有一點學生做文的氣息,而先生就隨手舉出來,那也罷了——然我不曾讀過書卻是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