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東周列國誌 第 1 頁


作者:[明]馮夢龍 校訂:[清]蔡元放 第一回 周宣王聞謡輕殺 杜大夫化厲鳴冤 詞曰: 道德三皇五帝,功名夏後商周; 英雄五霸閙春秋,頃刻興亡過手! 青史幾行名姓,北郊無數荒丘; 前人田地後人收,說甚 ...
作者:馮夢龍 / 頁數:(1 / 355)

作者:[明]馮夢龍 校訂:[清]蔡元放


第一回 周宣王聞謡輕殺 杜大夫化厲鳴冤

詞曰:

道德三皇五帝,功名夏後商周;

英雄五霸閙春秋,頃刻興亡過手!

青史幾行名姓,北郊無數荒丘;

前人田地後人收,說甚龍爭虎鬥。

話說周朝,自武王伐紂,即天子位,成康繼之,那都是守成令主。又有周公、召公、畢公、史佚等一班賢臣輔政,真個文修武偃,物阜民安。自武王八傳至于夷王,覲禮不明,諸侯漸漸強大。到九傳厲王,暴虐無道,為國人所殺。此乃千百年民變之始,又虧周召二公同心協力,立太子靖為王,是為宣王。那一朝天子,卻又英明有道,任用賢臣方叔、召虎、尹吉甫、申伯、仲山甫等,復修文、武、成、康之政,周室赫然中興。有詩為證:

夷厲相仍政不綱,任賢圖治賴宣王。

共和若沒中興主,周歷安能八百長!

卻說宣王雖說勤政,也到不得武王丹書受戒,戶牖置銘;雖說中興,也到不得成康時教化大行,重譯獻雉。至三十九年,姜戎抗命,宣王禦駕親征,敗績于千畝,車徒大損,思為再舉之計,又恐軍數不充,親自料民于太原。——那太原,即今固原州,正是鄰近戎狄之地。料民者,將本地戶口,按籍查閲,觀其人數之多少,車馬粟芻之饒乏,好做準備,徵調出征。——太宰仲山甫進諫不聽。後人有詩云:


犬彘何須辱劍銘?隋珠彈雀總堪傷!

皇威褻盡無能報,在自將民料一場。

再說宣王在太原料民回來,離鎬京不遠,催趲車輦,連夜進城。忽見市上小兒數十為群,拍手作歌,其聲如一。宣王乃停輦而聽之。歌曰:

月將升,日將沒;

糜弧箕胞,幾亡周國。

宣王甚惡其語。使禦者傳令,盡掏眾小兒來問,群兒當時驚散,止拿得長幼二人,跪于輦下。宣王問曰:「此語何人所造?」幼兒戰懼不言;那年長的答曰:「非出吾等所造。三日前,有紅衣小兒,到于市中,教吾等念此四句,不知何故,一時傳遍,滿京城小兒不約而同,不止一處為然也。」宣王問曰:「如今紅衣小兒何在?」答曰:「自教歌之後,不知去向。」宣王嘿然良久,叱去兩兒。即召司市官吩咐傳諭禁止:「若有小兒再歌此詞者,連父兄同罪。」當夜回宮無話。

次日早朝,三公六卿,齊集殿下,拜舞起居畢。宣王將夜來所聞小兒之歌,述于眾臣:「此語如何解說?」大宗伯召虎對曰:「厚,是山桑木名,可以為弓,故曰臣弧。箕,草名,可結之以為箭袋,故曰箕舵。據臣愚見:國家恐有弓矢之變。」太宰仲山甫奏曰:「弓矢,乃國家用武之器。王今料民太原,思欲報犬戎之仇,若兵連不解,必有亡國之患矣!」

宣王口雖不言,點頭道是。又問:「此語傳自紅衣小兒。那紅衣小兒,還是何人?」

太史伯陽父奏曰:「凡街市無根之語,謂之謡言。上天做戒人君,命熒惑星化為小兒,造作謡言,使群兒習之,謂之童謡。小則寓一人之吉凶,大則系國家之興敗。熒變火星,是以色紅。今日亡國之謡;乃天所以做王也。」

宣王曰:「朕今赦姜戎之罪,罷太原之兵,將武庫內所藏弧矢,盡行焚棄,再令國中不許造賣。其禍可息乎?」 

伯陽父答曰:「臣觀天象,其兆已成,似在王宮之內,非關外間弓矢之事,必主後世有女支亂國之禍,況謡言曰:‘月將升,日將沒',日者人君之象,月乃陰類,日沒月升,陰進陽衰,其為女主幹政明矣。」宣王又曰:「朕賴姜後主六宮之政,甚有賢德,其進禦宮嬪,皆出選擇,女禍從何而來耶?」

伯陽父答曰:「謡言『將升‘』將沒’原非目前之事。況‘將'之為言,且然百未必之詞。王今修德以楔之,自然化凶為吉。弧矢不須焚棄。」

宣王聞奏,且信且疑,不樂而罷,起駕回宮。

姜後迎入。坐定,宣王遂將群臣之語,備細述于姜後。

姜後曰:「宮中有一異事,正欲啟奏。」

王問:「有何異事?」

姜後奏曰:「今有先王手內老宮人,年五十餘,自先朝懷孕,到今四十餘年,昨夜方生一女。」 

宣王大驚,問曰:「此女何在?」

姜後曰:「妾思此乃不祥之物,已令人將草蓆包裹,拋棄于二十里外清水河中矣。」



分享與評論